“哎!”风青子叹了一口气:“你随便吧。”

    显然他已经放弃了。

    此时的千鸣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而且他认为自己现在已经是半圣级别了,那只要不对上中原五大高手那个级别的人,他就一定能赢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实力提升了。

    所以他脾气也就更加的暴了。

    现在他也是满腔的热血。

    再加上儿子死亡的消息。

    让他体内的气息也更加的狂暴了。

    林风一脸笑意的看着千鸣。

    砰!

    千鸣的右手一挥,三米外的树枝直接粉碎。

    “半圣,难怪了。”风青子此时也明白为什么千鸣这么想要动手了,显然是他的实力提升了,所以他内心也是渴望展现自己实力的。

    所以才会被怒火蒙蔽双眼。

    “哇,好厉害,以后砍树都不用斧头了,直接用手就好了。”林风十分夸张的说道。

    “很快,你的下场就会和那棵树一样。”千鸣面无表情的说道。

    哎呀呀!

    林风非常夸张的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地上:“吓的我东西都掉到地上了。”

    “找死!”千鸣看到林风居然敢调戏他,脸上的愤怒之色更重了。

    随后他直接一拳打出。

    内力外放!

    隔空打物。

    千鸣仿佛是非常急于表现的,所以他一上来就是隔空打物,内力外放。

    一拳直接砸向了林风的面门。

    看到他的举动,风青子不停的摇头。

    半圣只是刚刚可以掌握内力外放,可是现在千鸣就急于表现,上来就是直接使用,如果碰到一个实力差不多的人,那对手就可以轻松的躲闪开,正常来说,半圣的内力外放,一般就是用来偷袭的,只有那样才能发挥出内力外放最大的作用。

    可是千鸣居然上来直接使用。

    这一点就是非常不明智的。

    踏!

    林风的脚步在地面上一踏,轻松的闪过的千鸣的攻击。

    千鸣显然是有点太看得起内力外放了。

    所以此时林风躲过内力外放的时候,他也是一愣。

    但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个板砖直接拍在了他的后脑之上。

    砰!

    千鸣的身体直接倒地。

    “老爷!!”那几名手下也是急忙上前。

    ko!!

    林风一笑。

    解决了。

    额!

    风青子和林琳琳也是一愣,这也太简单了吧,千鸣毕竟是半圣啊,可是现在这么轻松的就被林风给解决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他们显然也全都是一愣。

    “继续喝酒。”林风直接走了回去。

    “怎么可能?”千鸣的脸上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此时他虽然站起来了,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后脑非常的痛,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可是千鸣啊,东狂的儿子,可是现在他居然被一个臭小子给击败了。

    还是瞬间击败,这种事情他无法忍受。

    去死!

    千鸣看着林风的背影,随后一拳打了出去。

    偷袭!

    背后偷袭。

    此时他的脸上全都是恶毒的神色。

    他现在已经不管什么江湖道义之类的东西了,他就是要杀了林风,这样才能洗刷他的耻辱,才能为他的儿子报仇。

    这一下击中,那一切就全都结束了。

    就在他这招内力外放马上要打中了林风的后背时,林风瞬间回头,他回头的时候,也是同样一拳打出。

    砰!!

    内力外放撞在了一起。

    千鸣的内力外放瞬间粉碎,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力量直接冲击在了千鸣的身上,而千鸣也是被直接冲飞。

    轰!

    由于他站着的位置原本就是下坡,长城七十度的斜坡。

    林风的这一拳也是直接将他砸出了上百米远!!

    他整个人也是直接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风青子的身体几个大跳,直接落在了千鸣的身边,随后他的眉头一皱:“还好没死。”

    “老爷!!”那几个手下也全都跑了过来。

    “将你们家老爷抬走吧,等他醒了告诉他,好好查清楚了再来想着报仇,就算是要报仇,最起码也要有证据。”风青子虽然和林风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认为林风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所以他认为,一定是千鸣弄错了。

    随后风青子的身体一个闪烁,直接飞身上来。

    动作非常的快。

    七十度的上坡,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如履平地,轻松的回到了林风的身边:“他可是东狂千雪月那家伙的儿子。”

    “我知道!!”林风说道。

    “你打了他,而且他的儿子死亡多多少少肯定和你有关,那千雪月就一定会来的,他这个人的称号就是东狂,平时也是非常的狂,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是一定会赶过来的。”风青子提醒道。

    “哦,距离月圆之日还有几天,他应该能赶到。”林风非常随意的说道。

    “那个老家伙不会管是不是你做的,他毕竟是东狂,你打了他儿子,打了他那么多手下,他是一定要找回面子的。”风青子看到林风的表情太平淡了,他也是再次提醒道。

    ”哦,那就连他一起打好了。“林风依然是非常的平静。

    ”疯子啊!!“风青子喝了一大口酒:“对了,你刚才为什么不解释解释?我相信人肯定不是你杀的。”

    林风也喝了一口酒:“我懒得解释,我没必要去和一个瞎子争论。”

    东狂可是中原五大高手之一。

    而且他年轻的时候做过很多的壮举。

    原本他最近是在度假的,但是他接到了几个消息。

    刚开始是他家族的人被打了,然后是他孙子死了,之后又接到了他儿子也被打了的消息,虽然中间还有一些详细的信息,但他只是扫了一眼,因为他看到的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有人敢对他的家人下手,那他就已经没有必要去说什么了。

    不管他孙子是怎么死的,到底是不是林风杀的,他的儿子和家人肯定都是被林风打的。

    所以这个场子是一定要找回来的。

    “父亲,我给您丢脸了。”千鸣看着自己父亲千雪月说道。

    千雪月摸了摸千鸣的脑袋:“傻小子,儿子被打了,老爹出头是天经地义的,放出风去,明天午夜十二点,长城之上,我会去替千家找回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