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

    听到这里的时候,风青子和林琳琳全都是一脸的黑线。

    “你啊,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怕吗?”风青子看向林风问道。

    “怕?”林风微微一笑:“我怕的很多。”

    他怕失去自己的亲人,兄弟,朋友,女人。

    但是就不怕死!!

    黑少!

    李天机!

    这两个人已经被他画上了死亡的符号,所以这两个人不管逃到哪里,他都必须杀。

    而且霓凰的消息也已经确定了。

    就在新世界。

    所以他一定要去新世界找霓凰。

    他等这么久,发动了当年的那场战争,就是为了霓凰,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霓凰的消息,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着急呢。

    “那你还去。”风青子不解的看向林风。

    “你说长城上的石头坚硬吗?”林风看向风青子问道。

    “额!”风青子一愣,不明白林风要问这样的问题。

    “你看,这根草是怎么长出来的?”林风微微一笑。

    新世界三大势力百翠宫内。

    “飞飞,还有几天你就要出嫁了,这几天好好休息啊。”百翠宫的宫主看着对面的女子说道。

    “恩!!”对面的女子脸上全都是迷茫之色。

    “你放心,师傅是不会亏待你的,我给你嫁的人是新世界最大的天才。”百翠宫宫主的脸上都是笑容。

    那个女子的脸上依然是迷茫,眼神空洞,她仿佛是在想什么,但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那你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百翠宫的宫主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另外一名百翠宫的长老上前:“师姐,我已经检查过了,她还是失忆的状态,虽然前几天突然爆发出了不小的力量,但那只是潜意识里面的力量,她并没有恢复记忆。”

    “恩,联姻马上就开始了,千万不能出任何的差错,传令下去,任何人不许靠近她,谁要是敢在刺激她,杀无赦。”百翠宫的宫主说道。

    “师姐,她到时候真的会听你的吧。”那名长老还是有些担忧的。

    “放心吧,她会成为我除掉神机营最重要的一颗棋子,只是可惜了,不能挖出她身上的秘密了,否则还能获得更多的好处啊。”百翠宫宫主惋惜的说道。

    “是啊,她失忆之前绝对是一个高手,否则也不可能瞬间爆发出那么强的力量,小媛可是后天巅峰啊,可是连她一下都接不住。”那名长老说道。

    “算了,不用想那些了,反正等她嫁过去了,她就成为我放在神机营内最大的一个定时炸弹了,到时候在天洞内如果发生重大宝物需要平分的时候,她这个定时炸弹就会爆炸,李神机肯定不会想到他的儿媳妇对他偷袭,咱们也就可以独吞最大的宝物了。”百翠宫的宫主非常兴奋的说道。

    “黑马帮那里有小七,神机营里面有飞飞,看来这次天洞里面,咱们才是真正的主角了。”那名长老非常兴奋的说道。

    “恩!!”百翠宫的宫主点了点头:“*香每天点上三根,最近这几天,千万不要让人碰到他的项链,明白吗?”

    “是!”那名长老恭敬的说道。

    ......

    长城最高峰之处。

    林风他们三个此时还在那里吃着,林琳琳不怎么吃,他只是在看着林风和风青子在那里聊天。

    随着他们聊天的时间越长。

    他们就发现,林风就是一个疯子。

    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看你小子是疯了。”风青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恩?”就在这时,林风突然抬头,目光看向了远方。

    “怎么了?”风青子不解的问道。

    “有人来了。”林风说道。

    “哦?什么人?”风青子的目光也是向远方看去,但他什么都没看到,现在漆黑一片,虽然他的视力要比别人好一点,但可视范围也就只有几十米吧。

    在那里看了大概十分钟后,他果然看到了人,此时他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林风:“刚才距离那么远,你究竟是怎么看到的?”

    林风没有说话,而是微微一笑:“来了一个找麻烦的啊。”

    “额!!”当风青子看到来人的时候,他显然也是一愣:“怎么是他!!”

    “你认识?”林风问道。

    “认识!!”风青子点了点头。

    “那就让他滚吧。”林风说道。

    “哎!”风青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对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老爷,根据那些人介绍的情况,应该那个人就是了。”

    “恩!”千鸣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走向了林风,当他看到风青子的时候,显然一愣:“风叔叔,您怎么在这里?”

    “千鸣,不管你来干什么的,还是走吧。”风青子劝解道。

    “风叔叔,我儿子死了,我家里的下人也死了几个,阴阳双侠也在病床上躺着呢,你让我说什么?你让我怎么办?”千鸣问道。

    “这...”

    林风没有说话,也没有辩解,而是就这样千鸣。

    “你杀了千寻月?”风青子看向林风问道。

    “没有!”林风说道,他懒得回答千鸣,因为他根本就不屑于去和千鸣这样的人辩解,但是风青子人还是不错的,所以林风才会回答。

    “哼,你休想狡辩,今天我就要杀了你,替我儿子报仇。”千鸣重重的哼了一声。

    听到他的话,林风微微一笑:“日照香炉生紫烟,我说你咋不上天?”

    额!

    原本风青子以为林风要辩解的,但是听到林风的话,他算是明白了,林风从来就没有解释过的意思,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林风只跟他说了两个字,但他也相信林风绝对没有杀千寻月。

    “千鸣,你有调查清楚吗?不要乱来,还有,你通知你父亲了吗?”风青子急忙说道,他是为了千鸣好,因为他知道林风的实力。

    林风可是能够和南杀夜广对战的人物,虽然当时并没有获胜,但他也没有输,所以这样的人物,不是千鸣可以对付的。

    “风叔叔,如果他不是你的亲人,那今天他就必须死。”千鸣对自己也是非常自信,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半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