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

    冥山老祖和林风两人四目相对。

    猴子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棒子,警惕的看着冥山老祖,虽然他知道对方的强大,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他敢动林风,自己就会直接攻击。

    现场所有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这一刻大家都明白了。

    冥山老祖是真的愤怒了。

    “我说你就是一个臭傻13!!”林风说道。

    “你说什么?”冥山老祖说完直接抓向了林风的衣服领子。

    砰!

    就在这时,林风的身体直接倒向了座位。

    在别人的角度看到,林风是被冥山老祖打了一拳,但实际上,冥山老祖并没有碰到林风,还有不到一厘米的时候,林风就自己倒下了。

    “你干什么!!”猴子也没发现林风是自己倒下的,他看到林风倒下,手中的棍子也是直接打了出去。

    在这一刻,他已经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了,只要对方伤害林风,他就一定会出手。

    嗖!

    冥神老祖的身体向后面一退,轻松的躲开了猴子的这一棍。

    打人了!

    真的有人在绿草云阁打人了。

    冲动!

    就连那些老家伙们都认为冥山老祖简直就是太冲动了,正常来说,他根本就不应该做这种事情啊,他可是冥山老祖,就算是被一个小子给嘲讽了,出去之后杀了对方就好了。

    可是现在,他居然直接在绿草云阁里面动手了。

    虽然平时绿草云阁不管他们吵架,但是如果他们动手了,那绿草云阁就不能不管了。

    如果真的彻底不管的话,那么以后还有什么会来绿草云阁参加拍卖会。

    就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了。

    猴子刚想要冲上去拼命,但是林风去偷偷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猴子这才反应过来,他可是一个非常机灵的人,此时他也明白林风要干什么了:“冥山老祖,你居然敢在绿草云阁里面公然动手打人,你是真的将绿草云阁当成空气了吗?我们散修的命在绿草云阁里面就不是命了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散修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参加拍卖会了?”

    恩?

    听到猴子的话,冥山老祖的眉头一皱,他明白,猴子这就是在挑事,但他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有打到林风:“我没有打他。”

    “放屁,大家都看到你动手打人了。”猴子直接喊道。

    “你骂谁呢?”冥山老祖目光一冷。

    “来吧,打我吧,反正你这么霸道,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你不敢打的人,那你就打我吧,打了一个是打,打了两个也是打,反正也没有人替我们散修做主,我们散修以后还参加什么拍卖会,在家里老实的待着不要出来就好了。”猴子大声的喊道。

    这一次,绿草云阁再也不能不出面了。

    嗖!嗖!

    两道身影从两边飞了出来,如果他们再不出来的话,那猴子简直就是要在他们的头上加无数的罪名了,那样的话,以后的散修恐怕就真的没有人敢来绿草云阁了。

    虽然在中原武林散修的地位很低,但散修的数量是非常高的,而且就算是拍卖会,如果不让散修参加的话,那这里的人就会少了三分之二。

    而且那些大家族大势力彼此之间都给面子,最后拍卖会就会完全被他们掌控了。

    绿草云阁的名声也会毁,以后没有人敢来这里买东西了。

    “我没有打他,是他自己倒的。”冥山老祖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两个人也是面色冰冷:“任何人不可以在这里动手,我们都看到你打人了,那么现在处理的方法有几个,第一,你必须缴纳一亿的罚款;”

    “什么?”冥山老祖没想到自己一下居然打出去了一个亿,而且他根本就没有打到林风。

    “这只是第一,请不要打断我,我们绿草云阁的规矩很简单:第二是,看对方的情况而定,如果对方死了,你就必须赔命,如果对方受伤,那你就要赔偿对方所有的医药费;第三,你需要道歉加上赔偿对方的精神损失费。”绿草云阁的人直接说道。

    吸!

    听到绿草云阁的规矩,大家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少听到有人闹事了。

    因为他们根本就闹不起啊。

    第一点就已经可以要人命了。

    一亿!

    有多少人能拿得出一亿呢?

    如果不拿出来,那绿草云阁也是会直接杀人的,第二点更是,如果对方死了,那你就需要赔命,而且受伤了也要赔偿医药费。

    最后一点还要道歉和精神损失费。

    道歉这种事情,冥山老祖怎么可能做到。

    他恨林风简直就是入骨的,让他道歉,他还不气死啊。

    但是大家也都明白,正是因为这几点,所以绿草云阁才能更好的保护大家的安全。

    “你们疯了!”冥山老祖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是非常的惊讶,他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些要求。

    “如果您觉得可以和我们绿草云阁拼命的话,那么以上的三点就全都无效,只要你能从这里活着出去,我们绿草云阁认栽,替你赔偿。”其中一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冥山老祖。

    虽然冥山老祖是一个大人物。

    但绿草云阁代表着强权,根本就不给面子。

    他们在这里,可不是看面子的,否则以后绿草云阁就真的没有办法开了。

    冥山老祖咬了咬牙,他知道绿草云阁的强悍,能够从这里走出去的,恐怕也就只有中原五大高手了,他自认为自己是没有那个本事的:“我真的没有打他,不信你们可以去检查他的身体,绝对没有任何受伤的地方。”

    其中一人直接落在了林风的身边,随后淡淡的说道:“骨头断了十三根,身上有明显被打过的痕迹,而且受了内伤。”

    “什么?”冥山老祖的脸上全都是怨恨,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打林风,这一切都是林风自己伪造出来的。

    “我们不想耽误拍卖会继续,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自己打出去,另外一个就是那三条要求全部答应。”那个绿草云阁的高手直接说道。

    冥山老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