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笑来了!

    呼!

    在这一刻,周围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

    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

    中原三杰之首。

    他的实力可不是吹出来的。

    以前他只是中原三杰之一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无数人心中的偶像了,现在他变得更强了,直接超越了另外两个中原三杰,一举成为了三杰之首,而且其他两个人都是非常的服气。

    他们都知道刀见笑已经是绝世天才了。

    此时,刀见笑居然来了。

    轰!

    两人同时后退而去!

    猴子和三师兄全都看向了中间的刀见笑。

    “你是...你是中原三杰之首的刀见笑!!”猴子顿时一愣,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啊,他的偶像,偶像中的偶像啊。

    “恩!”刀见笑微微的点头。

    “你干什么?”三师兄的脸上都是不悦的神情,不过他当然也不敢发火了。

    毕竟刀见笑现在的身份比他要高的多。

    “救你一命而已。”刀见笑看着三师兄说道。

    “恩?”三师兄的眉头一皱。

    随后刀见笑对着周围的人微微拱手:“我宣布,之前打人的那几个人,将被扔出泰山派的地盘,不给救治,死活全看他们自己的命,至于泰山派的三师兄和这几名弟子将全部逐出师门,终生不再召回。”

    哗!

    周围的人全都张大了嘴巴。

    逐出师门。

    这一刻,大家都懵了。

    没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刀见笑的这句话是彻底的拉了仇恨了。

    “刀见笑,你什么意思?你真当自己是掌门了是不是?”三师兄也是面色一冷。

    刀见笑没有说话。

    “我加入泰山派十几年了,你现在说将我逐出师门,凭什么?”三师兄再次问道:“而且我是在为泰山派办事,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去接你,你就要将我逐出师门吗?”

    刀见笑依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出了一块令牌。

    副掌门令牌!

    吸!

    看到这里的时候,现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师兄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在这一刻,他明白自己完了。

    如果说,之前刀见笑还没有将他逐出师门的权利,那么现在他有了。

    而且这个权利还不小。

    “之前的那几个人仗势欺人,被一个女子摆布,这样的人给我们泰山派抹黑,不配当我们泰山派的弟子,而且也不配让我们泰山派救治,至于你,带着弟子,根本就不调查是怎么回事,甚至你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故意来找人家麻烦,无非就是为了躲开我而已,为了一己私欲,你居然直接打着泰山派的名号招摇撞骗,所以你们都要被逐出师门。”刀见笑直接说道。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也是默默的点头。

    他们之前还认为刀见笑可能是仗势欺人,认为自己有本事,就排除异己,可是当他们听到刀见笑的话,就开始敬佩刀见笑了。

    因为刀见笑这么做,泰山派不但不会丢面子,而且只会让大家更加的佩服。

    特别是那些散修,他们简直就是开始崇拜刀见笑了。

    林风坐在树枝上,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刀见笑来了之后,他就明白,事情应该是结束了。

    只要刀见笑不是傻子,那就绝对不会和他为敌,现在刀见笑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给他看的。

    要不然,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三师兄犯错了,也不至于被逐出师门的。

    此时的三师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反驳的机会了。

    他的脸上全都是怨恨的神色,不过他不敢怨恨刀见笑。

    因为现在他已经不是泰山派的弟子了,如果他得罪刀见笑的话,那刀见笑是真的有可能会杀了他的。

    所以他将一切罪过全都怪在了林风和猴子的身上。

    “好,我们走!”三师兄咬了咬牙,直接带着那几名手下离开了。

    此时那几名手下更加的蒙圈,他们只能跟着三师兄走了,因为他们不走,那恐怕就彻底的没有机会了。

    一步地,一步天啊。

    之前他们还是泰山派的弟子。

    高高在上。

    可是现在,他们就变得一无所有了。

    刀见笑看了一眼林风,他没敢说什么,他不敢跟林风打招呼,因为他怕暴露林风的身份,那样的话,可能会坏了林风的大事,所以他也是默默的选择了一棵树坐下,并没有进去。

    他坐在这里的目的非常简单,一是为了防止有泰山派的弟子不开眼;二也是为了看看林风有没有什么麻烦,如果有的话,他可以帮忙化解,也算是交好了林风。

    林风这样的强大存在,只能交好。

    不能得罪。

    “林风,你看到了吗?那是中原三杰之首,刀见笑,偶像一样的存在啊,我要是能够过去要个签名就好了。”猴子兴奋的说道。

    “别干说,想要就去要好了。”林风十分随意的说道。

    “怎么可能,咱们可是得罪了泰山派的人,虽然他也处置了泰山派的那几个人,可毕竟人家才是一家的,他不为难咱们就算不错了。”猴子摇了摇头。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林风问道。

    “额!”猴子一愣。

    “你去过了,就有机会,你不去,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大不了挨顿揍呗。”林风说道。

    “好!”猴子咬了咬牙,随后直接走向了刀见笑。

    刀见笑看到猴子的时候,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也是落了下来。

    他可不敢摆谱。

    猴子可是跟林风一起的。

    虽然猴子的本事一般,但有林风那么大的靠山在那里呢。

    “刀先生,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吗?”猴子十分尴尬的说道,要不是林风在那里给他鼓起加油的话,他是绝对不敢上来要签名的。

    “签名?”刀见笑看了一眼猴子,又看了一眼林风。

    “我知道这很不好,但我是真的崇拜您。”猴子说道。

    “好,当然好,签哪里?”刀见笑急忙问道。

    “哪里都可以。”猴子急忙找笔,但是没有找到。

    刀见笑微微一笑,他直接咬破了手指,随后在猴子的身上签名。

    这可是大面子啊。

    就在猴子最兴奋的时候。

    他突然发现,林风从树上落下来了。

    与此同时,周围突然有人喊道:“东狂的孙子千寻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