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手!

    李少大喝一声。

    在他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林风的身体也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所有人全都是一愣。

    啊!

    惨叫声传来。

    一只只手掌掉落在地!

    那些拿着武器的人手全都掉了。

    “这。。。”李玉的脸上也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她亲眼见证了什么叫做奇迹,什么叫做恐怖,什么叫做绝望。

    转眼间,那些人连惨叫都没有完成就晕过去了。

    李少惊恐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人,此时他感觉自己就仿佛是在做梦一样,面前的一切真的是让他无法相信啊,简直就是跟看电影一样:“不可能的。”

    “我说过,你们做了一个最蠢的决定,你猜猜我接下来会怎么处置你呢?”林风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少。

    李少的身体也是不断的后退。

    恐惧!

    无边的恐惧从他的心底升起。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完全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你究竟是什么人?”李少一边摇头,一边向后退。

    “这样吧,你做一个植物人如何?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植物人,可以听到别人说话,可以知道一切,但就是动不了,说不了话的那种,用你的余生来忏悔吧。”林风的嘴角微微一斜。

    “恶魔,你就是一个恶魔。”李少的身后已经撞到墙壁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一点你说的还真没错,我就是一个恶魔。”林风说道,他不但是一个恶魔,而且还是一个恶魔头子,他来自恶魔岛。

    李少的身体瘫软在了地上。

    这一刻,他变成了白痴。

    植物人的那种白痴。

    “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李玉急忙跑了上来,她刚刚才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会怎么处置你,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你,也不会像对待你弟弟那样对待你,因为这里还需要你来打扫呢,而且你的归宿是监狱。”林风淡淡的说道。

    这里的场面确实需要人来打扫。

    他相信李玉会处理好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李玉愤怒的喊道。

    “一个你得罪不起的人。”林风说完直接向外面走去:“从今天开始,你的脸会渐渐出现皱纹,你的胸会渐渐变小,你的腰会一点点的变粗,你的臀|部会变得松散,你的下半身会变得非常松弛,简单点来说,你会开始衰老,而且是看得见的衰老。”

    “什么?”李玉急忙去看自己的脸。

    如果是林风刚开始这么说,她肯定不会相信,可此时看到这里的情况以后,她就完全相信林风的话了。

    而且当她拿出镜子的时候,她真的看到了眼角的皱纹。

    天塌了!

    这一刻,她感觉天都塌了。

    她弟弟死了,她很难过,但是最让她崩溃的还是她在变老。

    这种事情是她最无法接受的。

    她急忙拿出了一个电话:“我失败了,救救我,她对我下了诅咒,我会变老,我会快速的变老,快救救我。”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为你卖命,现在证据都在他的手中。”

    “不要抛弃我,我出事的话,你们也跑不了。”

    电话挂断了。

    李玉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她被抛弃了。

    她最信任的靠山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抛弃了她。

    “不,我不甘心,我不要就这么死。”李玉大声喊道,随后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黑少,对,就是黑少,他非常的神秘,据说背景很大,如果我找他的话,那说不定有机会。”

    李玉知道黑少是什么人,她也听说过黑少对女人的手段,但是现在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事了。

    她不想变老。

    她要活。

    她早就知道黑少垂涎她的美色了,只不过当时因为她的靠山也不小,所以黑少没有惹麻烦,现在她要自己送上门去,她拿出了自己弟弟的手机,随后她拨通了手机的号码。

    “喂!”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冷漠的声音。

    “黑少,是我,李玉!!”

    “哦?”黑少的声音显然是精神了不少。

    “黑少,能请您帮个忙吗?”

    “你在海市这么厉害,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黑少问道。

    “黑少开玩笑了,黑少,您在哪里,我去找您。”

    “确定了要过来?”黑少问道。

    “恩!”

    “那就就穿上我喜欢的,再过来。”黑少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之后,李玉咬了咬牙,她不能再耽搁了,她打了一个电话,让手下的人来处理这里的情况,随后直接向着黑少哪里赶去。

    李少倒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海市传开了。

    李少变成了植物人。

    大事件!

    这件事情对于海市的那些公子哥们,绝对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他们不知道李少是怎么出事的,但是他们明白,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这个好机会他们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老大,不好了,你前几天打的那个跆拳道部的教练找人了,据说他的哥哥是思密达国跆拳道第一高手,他现在已经到海市了,说一定会亲手打残你的。”

    “好!!”林风挂断了电话。

    对于思密达国的人,他可没有什么好感。

    特别是他们一张嘴什么都是他们的。

    而且他们还一直认为,天下武学全都是出自于思密达国。

    文静刚刚挂断电话没多久。

    那个思密达国的跆拳道第一人就带人将他们散打部的门给堵住了:“我叫金小萨,告诉打伤我弟弟的那个人,半个小时内到跆拳道部的门口,血债就要血来还。”

    “你别太嚣张了,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思密达国。”文静气愤的说道。

    “哼,你们华夏的功夫也不过如此而已,半个小时内,我会将你们学校内所有武术部全都扫平,半个小时候,就是你们了,如果他不到,我就拆了你们散打部。”金小萨十分嚣张的说道。

    随后他转身离开了。

    半个小时!

    他果然做到了。

    半个小时,将学校内所有的武术部全都打了一个遍,而且他下手非常的狠。

    当他来到散打部的门前时,看到了一道身影:“就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