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风的话,现场所有的人全都是一愣。

    “林风,不要胡闹。”唐嫣急忙提醒道,因为她明白,林风一旦真的将徐虎给打了,那么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不说别的。

    徐虎到时候,恐怕会讹诈林风一个天文数字。

    甚至可能让林风一辈子都出不来。

    徐虎这种人可是非常可怕的,他就是一个小人,得罪他这种人,那就不要给他机会,一旦给他机会了,那就可能最后身败名裂。

    “怎么?不敢了?”徐虎十分不屑的看向林风:“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什么了不起的存在呢,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哦?”林风微微一笑:“那我打了?”

    “打吧!”

    徐虎站在那里,摆出了一副你随便打的样子,他认为林风根本就不敢打他,而且就算是打了,最多也就是皮外伤,然后他就可以利用皮外伤大做文章。

    这样的话,他就会让林风赔偿很多的钱,到时候自己不但可以拿回那五十万,而且还可以拿的更多。

    此时一想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就是特么是一个天才。

    自己这脑子,天生就是一个商人啊。

    林风的身体侧移了一下,没有人看到他的这个举动,都认为他只是正常移动而已。

    砰!

    咔吧!

    啊!

    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现场所有的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这道惨叫声是从徐虎的口中喊出来的,这惨叫,恐怕真的是比杀猪的时候猪的叫声还惨。

    断了!

    大家都清晰的看到,徐虎的腿真的断了。

    这就让所有人全都蒙了。

    人的腿应该是非常坚硬的才对啊,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呢?

    就算是使用木棍去打的话,恐怕也是需要非常大的力气吧。

    没有人只知道林风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现在的徐虎就是在地面上不断的翻滚着,痛苦的惨叫不断的喊出。

    他的脸上全都是鼻涕和泪水的混合物。

    他刚开始认为,最多也就是皮外伤,他自然可以忍住的,可是现在看来,这可不是什么皮外伤啊,而是真正的痛苦,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疼死我了。”徐虎急忙喊道:“打120啊,打120啊。”

    “先等等!”

    营姐从后面走了上来,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错过呢?

    她之前一直都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直接告倒林风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林风,你公然出手打断了徐虎的腿,你要么拿五百万出来,要么就在里面待一辈子吧。”

    五百万!

    营姐绝对是狮子大开口啊。

    “你疯了是不是?大不了五十万让他还给你们,你还真的敢要五百万。”唐嫣愤怒的说道。

    “哦?怎么了?徐虎是公司的干部,他的工资本身就是非常高的,而且他在公司的价值也很高,他为公司做了那么多的事,肯定是要升职加薪的,不说别的,误工费,那就是很庞大的一笔。”营姐直接说道。

    在公司的价值很高?

    为公司做过很多的事情?

    听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全都是觉得营姐的脸太大了。

    徐虎自从来到公司以来,什么事都没做过,只不过是成为了公司的蛀虫而已。

    现在营姐居然说这些,不过唐嫣也明白,现在不是辩论这些的时候:“刚才徐虎是先打了林风的,现在林风打了徐虎,大不了就将钱还回去。”

    “不,徐虎打林风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这是合同,而且现在林风也好了,所以这两件事情已经不能混为一谈了。”营姐现在的手里可是有着林风的很多把柄的。

    不说别的。

    单单是徐虎现在躺在地上这件事,那就不是好办的。

    “哦,原来是我好了就没事啊。”林风说完直接蹲了下去。

    “你要干什么?”徐虎的脸上全都是惊恐的神色。

    “徐虎,你不要怕,我到时要看看他还敢对你怎么样?如果你再有一点事的话,我就要然他赔一千万。”营姐直接说道。

    徐虎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虽然他很害怕林风,但他还是咬了咬牙。

    咔吧!

    所有人全都听到了骨头的声音。

    众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难道林风又打断徐虎的骨头了?

    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恩?”可是就在这时,徐虎突然一愣,虽然腿上非常的痛,但他好像感觉自己的腿可以动了。

    他急忙站了起来。

    真的站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连营姐也蒙了:“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他的腿好了是吧,那你还怎么说?”林风看向营姐问道。

    “不可能的,他的腿明明是断了的。”营姐不解的问道。

    “哦,你说腿断啊。”林风微微一笑。

    咔吧!

    啊!

    熟悉的场面出现了,又是骨头断了的声音,又是杀猪般的惨叫。

    “这。。。”

    咔吧!

    接上了!

    咔吧!

    啊!

    断了!

    ......

    如此几个来回之后,徐虎已经彻底的崩溃了,每次断和接上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体会了一次生死,现在他也是彻底的说不出来话了,他感觉自己的裤子已经湿了。

    “哎呀,这真是没下手地方了,算了,先这样吧。”林风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寂静!

    现场的人全都像是看怪物的一样的看着林风。

    “忘了介绍一下自己了,我是一名兽医,以前在乡下专门给猫狗治病的,我连骡子的腿都能接上,他连骡子都不如,那自然是小意思了。”林风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林风的话,所有人全都是一脸的黑线。

    “对了,你不是要讹我吗?你打算拿什么借口啊?”林风问道。

    “我们都看到你行凶了!”营姐急忙说道。

    “那又如何?他身上没有伤,就算是你们看到我打他了,警察最多就当个民事纠纷,罚款五百好了,这五百我还是拿得起的。”林风十分随意的说道。

    “不,你折磨他了,而且这里有监控录像,一定录制下你对他那么残忍的手段了。”营姐直接喊道,她认为就算是徐虎的身上没伤,她也可以告林风。

    “是吗?求证据。”林风微微一笑,脸上全都是玩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