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齐少的脚下一滑,直接来了一个狗吃翔,口鼻之中全都是鲜血。

    门牙也是只剩下一半了。

    “齐少!你没事吧!”吴总急忙上前,他可不敢得罪这个齐少啊,这个齐少可是号称海市四少的人,他的来头非常大,而且本事也是非常大的,得罪他的人,那在任何圈子都混不下去的。

    砰!

    就在这时,他的脚下也是一滑,直接将刚要站起来的齐少再次砸倒在地上了。

    噗!

    一条血线从齐少的脸上出现。

    看着林风抱着北小暖向外面走去的时候,齐少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已经很久没有人,让他能够有这种愤怒的感觉了。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齐少愤怒的喊道,但是现在他的脸上全是鲜血,嘴里也全都是鲜血。

    一张嘴,血和粉碎的牙齿也全都是往外面喷。

    原本他的牙只是碎掉了一半而已,但是现在已经全都粉碎了。

    “齐少!”吴总急忙喊道。

    “齐你麻痹,你特么快点给我滚起来。”齐少骂了一句,吴总一米八十多,二百多斤,这么大一个家伙砸在了他的身上,那可是非常恐怖的力量啊。

    哦!

    吴总急忙想要站起来。

    齐少也是想要站起来。

    砰!

    吴总的脚下再次一滑,又一次的砸在了齐少的身上。

    额!

    齐少的眼球突出,脸上憋的通红,他现在是真的快要崩溃了,又砸了一次。

    他感觉自己已经被砸的大小便失禁了。

    一时间,房间之内全都是翔的味道。

    “什么东西这么臭!”吴总愤怒的喊道。

    “我*****齐少的口中发出了凄惨的嘶吼声。

    ……

    与此同时,林风的手一直放在北小暖的身后,北小暖的脸色也是一点点开始缓和,意识也是一点点的恢复:“谢谢你!”

    “说什么呢?告诉你一千块,钱不能少。”林风非常严肃的说道。

    额!

    北小暖也是一脸的黑线:“先带我找一个粥铺吧,我很难受。”

    半个小时后!

    北小暖已经彻底的好了,她也是再次对林风表示感谢,而且给了林风一千块钱:“林风,你是做什么的?”

    “化妆品,舒氏集团。”林风说道。

    “舒氏集团,那不是前段时间出事情的那个公司吗?”北小暖问道。

    “对,就是那个。”林风说道。

    “别去公司上班了,当我的保镖吧,我发现有你在,我好像总能化险为夷。”北小暖就有这种感觉,他和林风在一起的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好像都能完美的度过,虽然她以前不信命。

    但是现在她信了。

    因为事实真的是这样,今天她也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她明白,当时报警也是来不及的,而且齐少的能量非常的大,就算是报警了,恐怕也没有用处,所以她就无意之中想到了林风,想到了自己包里那张褶皱的纸张,随后打了过去,他没想到林风真的来了。

    “当然不行了,舒氏集团的老板对我非常好的,不过我可以兼职啊,有困难你就找我,我可以过来。”林风说道。

    “能随叫随到吗?”北小暖问道。

    “不能!”林风非常痛快的说道。

    “额!!”北小暖一脸的黑线。

    医院之中。

    “齐少,你没事吧。”吴总上前卑躬屈膝的问道。

    啪!

    齐少直接给了吴总一巴掌:“不是你的话,我还没事,是你特么把我砸成这样的。”

    一说话。

    嘴里全都冒风。

    “md!”齐少的脸上全都是愤怒的神情:“我可是海市四少之一,已经多久没有人敢让我如此愤怒了,很好,很好!!”

    “齐少,我真不是故意的。”吴总非常委屈的说道。

    “废话,你要是故意的,现在你早就被我扔到海里去喂鱼去了。”齐少说完,又是给了吴总一巴掌,他现在看吴总也是非常的不爽,因为吴总砸的他那几下让他当时真的是想去死啊,最后甚至将他砸的大小便失禁了。

    “齐少,我错了。”吴总再次上前。

    “哼!”齐少哼了一声:“给你一个机会,明天我要见到北小暖。”

    “额!齐少,这个恐怕有点困难啊。”吴总一愣,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北小暖肯定会记恨他的,甚至要和他的公司解约的,现在让他去安排北小暖,北小暖自然是不肯的。

    “我是让你告诉我她在哪,我要去找他。”齐少现在是看到吴总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吴总急忙说道。

    “我李齐想要得到手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的。”齐少的脸上全都是愤怒的神情。

    林风回到住处的时候,都已经是后半夜了。

    当他开门的时候,顿时一愣!

    门口挂着一个假发和一个面具,而且还有彩灯。

    正常人后半夜进来的时候看到这样的场面,那肯定是要被吓到的,严重的都会过去。

    可是林风看了一眼,也只能无奈的摇头:“这么简单的恶作剧!”

    他直接将那个假发面具和彩灯放在了女子的门口。

    半个小时后!

    啊!

    一道惨叫声从门外传来。

    “我杀了你!!”女子直接冲进了林风的房间,此时她的脸上全都是愤怒的神情。

    那个恶作剧是她用来吓林风的。

    可是她没想到林风居然放在了她的门口。

    刚才起夜,她正迷迷糊糊的,突然看到这个场面,吓得她简直就是魂飞魄散啊。

    林风躺在那里,一脸笑意的看着女子。

    “来吧,像个男人一样,单挑。”女子对着林风挥了挥手。

    她是一名散打老师!

    林风刚来的时候,她就讨厌林风,想要将林风挤兑走。

    可是现在她已经懒得用那些小手段了。

    “我警告你,别招惹我。”林风正在那里想事情,想最近发生的事情。

    他发现,最近真的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啊。

    他渐渐的发现了自己母亲的消息,发现了霓凰的消息。

    “哼!不出来是吧,那好。”女子看向林风,随后一脚踹出,刚才她是真的被吓到了,所以她要好好的收拾收拾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