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这位就是冷公子了。”一名小警察上前说道。

    “冷公子,您的名字真是如雷贯耳啊。”那名队长也是上前献媚。

    冷公子。

    那简单来说就是两个字:有钱!

    是绝对的有钱那种。

    土豪! 据说他的父亲是在国外做大生意的。

    “六子,事情办好的话,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还有这个哥们,相信你也听六子提过我吧,我这个人没有别的优点,就是钱多,这辈子也花不完,正好想找一些靠得住的哥们替我花一花。”冷公子直接说道。

    听到这里的时候,六子和那名队长的脸上全都是一喜。

    虽然冷公子没有明说,但他们两个都明白,这次的事情办好了以后,冷公子绝对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在这个世界上,钱是万能的。

    “冷公子,一会儿你们跟着我就好了,我一定会帮你把事办好的。”那名队长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可以说是经验十足啊。

    老司机!

    “嗯,记住了,进去之后,不管他们在干什么,都要给他们扣上一个卖银的帽子,然后给我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个男的。”冷公子已经想好了,他给寒儿扣上这个帽子之后,寒儿肯定不敢声张。

    到时候他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来胁迫寒儿跟他在一起。

    一想到以后寒儿会在他的胯下蠕动,他就非常的兴奋,甚至他现在已经开始幻想自己以后的美好生活了。

    “公子,这种事情我们队长是最拿手的,您就瞧好吧。”六子上前说道。

    听到六子的话,冷公子点了点头。

    他认为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只要他有钱,他想怎么弄别人,就可以怎么弄。

    来到楼上之后,那名队长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房卡,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给我踹!!”

    “额!”其他跟过来的几名警察都是一愣。

    他们都不明白队长是什么意思。

    明明有房卡,为什么要踹啊。

    “愣着干什么,给我踹开。”那名队长认为,要做,就要做的非常有气势。

    如果直接用房卡进去的话,那就没意思了,但是如果踹进去的话,那也可以说是气势十足,让冷公子看了也会觉得非常有面子。

    砰!砰!砰!

    他们一人一脚开始踹了起来。

    但门实在是太牢固了。

    “靠!”那名队长推了推那几个人:“算了,我来。”

    呼!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对于他来说,踹门也是一门技术课,他对这门技术课课时非常了解的:“都给我学着点,踹门,一定要选好点,用自己最大的力气。”

    其他的几人也都是非常认真的听着。

    他们可都知道他们队长的来历的。

    据说他们的队长三岁就上华山练武,五岁习得百家武学,七岁胸口碎大石,十八岁考的警校。

    如果非要问他那十一年去了哪里。

    那只能说:养伤。

    据说他的一记飞踹,别说是门了,就连大树上也能留个脚印。

    这次他就是要在冷公子面前表现一下。

    退了几米之后,他一个助跑,随后飞踹。

    动作犹如行云流水。

    潇洒至极!

    “给我开!”那名队长大喝一声。

    所有人全都是期待的看着他这一脚。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滴!

    就在这时,门开了。

    门就这样被人打开了。

    我勒个去!

    那名队长整个人飞进房中,一脚直接踹在了门口衣帽间的镜子上了。

    哗啦啦!

    镜子粉碎。

    那名队长的腿也是直接挂在了上面。

    鲜血从他的腿上留下。

    吸!

    所有人全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他们都能想象到队长裆部的疼痛啊,因为他的大腿根正挂在那里。

    “你们要干什么?”寒儿直接问道。

    她平时在警队的时候,都是故意将自己画的特别丑,所以一般人就算是认识她的,此时也绝对看不出来。

    “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卖银嫖…”

    “先把我拉下来啊。”那名队长急忙喊道。

    呼!

    轻风吹过。

    风从他坏掉的裤子那里吹过去,他顿时有一种风吹*凉的感觉。

    其他的警察急忙上前去扶他。

    “队长,您没事吧。”六子急忙关心的问道。

    那名队长看了一眼门外的冷公子,随后站直了身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我课时五岁就习得百家武学,七岁就…咳咳,好汉不提当年勇。”

    “队长,里面果然有情况。”六子急忙说道。

    “好,抓了一个现形是吧,居然敢在我的管辖内卖银嫖昌真是自己找死啊,这次的事情必须严查。”那名队长说道。

    “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只是在这里谈生意。”

    寒儿的面色一冷,她可是嫉恶如仇的人,怎么可能受得了别人的冤枉。

    “我注意什么?你们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在这个房间里还能干什么?谈生意都谈到床上了是吗?拍下来,拍下来,这就是证据。”那名队长直接说道,他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他的经验非常足。

    证据!

    他想到的第一点就是证据。

    先把有力的证据保存,这样他就有办法让对方百口莫辩,就算对方没有做什么,他也能说出来。

    “就是那个男的对吧,居然敢在我的地盘卖银嫖昌不给你点教训的话,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那名队长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

    冷公子可是让他好好教训教训林风的。

    此时他自然是要动手了。

    这个时候动手,那对方是不可能有任何证据的,如果对方告他,他就可以说对方拒捕。

    “给我铐上!”那名队长手里拿着电棍直接走上前去。

    小六自然明白队长要做什么了,也是直接上前去铐林风了:“搞定了队长。”

    “搞定什么?你铐自己干什么?”那名队长不解的看向小六。

    “什么?”小六一抬手,发现手铐居然真的在自己手上。

    “算了,靠边,他居然敢拒捕,那就必须收拾了。”那名队长直接给林风扣上了拒捕的帽子。

    随后他手中的电棍就要打向林风。

    “我劝你现在收手!”林风轻描淡写的说道。

    “就凭你,也敢威胁我?”那名队长十分不屑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我不收手又如何?”

    说完他手中的电棍直接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