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风小小之后,拓跋云狂喜到了极点!

    当下他便认为,风小小回心转意,离开了林风,来找自己!

    “快!小小来了,快推我过去!”当下,拓跋云对着佣人急切的说道。

    当佣人推着拓跋云,来到风小小身前,拓跋云脸上,泛出浓浓的亢奋笑意:

    “小小,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我就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不值得你这样!只有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拓跋云一连说了一大堆!

    看着风小小倾城倾国的俏脸,看着那妖娆有致的身材,他心中砰砰直跳!

    只要把这个女人搞上床,自己才能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想想拓跋云都感觉兴奋!

    只是,风小小的俏脸,仿佛一汪古井,冷淡至极:

    “让开!”

    什么?

    拓跋云一怔,而后赶紧说道:

    “小小,你怎么了?这是我们拓跋家族啊,你不是来找我的吗?走,跟我去卧室谈!”

    说着,拓跋云便欲去抓风小小的玉手!

    拓跋云已经急不可耐,但是他出手虽快,却一把抓了个空!

    与此同时,一道冰寒的声音,让拓跋云打了一个寒颤!

    “最后一遍,让开!”

    嗯?

    拓跋云眉头一皱,不知为何,他发现风小小看向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蝼蚁一般,瞬间让他心中暴怒至极!

    “风小小,你装什么清纯!你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搞的吗?我告诉你,我今天不但要上了你,我还要找人砍死那个混蛋!”

    说着,拓跋云脸上狰狞,越发浓郁起来:

    “我要把那个混蛋的双手双脚,全部剁掉!让他知道,得罪我拓跋云的凄惨下场!!!”

    拓跋云声音凶戾至极!

    但是听到这话,风小小的俏脸,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

    这还不止,拓跋云看着风小小,脸上泛出浓浓的邪笑:

    “嘿!进了我的门,你就是我的人!今天,看我怎么给那个混蛋戴绿帽子!”

    说完,拓跋云一挥手:

    “给我上,把这个女人抓起来,送到我的卧室去!今天本少,要玩死她!!!”

    “是!少爷!”

    旁边的几名保镖听到这话,没有丝毫犹豫,便向着风小小扑去!

    刷刷刷!

    这几名保镖,每一个矫健至极,出手凌厉狠辣!

    此刻扑上,仿佛苍鹰搏兔,快到极点!

    然而,就在这几名保镖,距离风小小只有一尺之远时,一个个浑身一颤,仿佛被子弹击中一般。

    ‘噗通’‘噗通’!

    从半空之中,坠落下来!

    不仅如此,拓跋云看到,这几名保镖一个个脸上神色已经完全僵住。

    犹如见了鬼一般的神色,充斥着惊恐!

    全部,毙命!

    除此之外,这几名保镖的尸体之上,眨眼之间,浮现一道道墨黑色的纹络!

    而后,在拓跋云震撼的目光之中,他们的尸体缓缓融化!

    嗤啦!嗤啦!

    仿佛被烤焦的烂肉,发出一道道恶臭。

    几秒之内,便全部化为一滩滩血水!

    轰!

    这一幕,让拓跋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脸上浮现浓浓的不可思议:

    “风……风小小,这……这是你做的?”

    拓跋云无法想象,这个高冷的女神,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匪夷所思的武力!

    尤其是对方的手段之狠,让拓跋云几乎吓尿了裤子!

    “风……风小小,你……你不要乱来!这是我……我们拓跋家族,你要是敢伤我,我父亲拓跋山,定会将你斩杀,为我报仇!!!”

    拓跋云一边说着,一边径直后退,脸上的恐惧,简直浓郁到了极点。

    而风小小依旧俏脸清冷,仿佛一个死神,看着手中的玩物:

    “拓跋山?一个狗奴才而已!”

    一抹不屑浮现在风小小脸上!

    而这一句话,让拓跋云勃然大怒!

    自己父亲可是英国超级富豪,商业遍布全球,更被英国皇室,授予‘爵士’!

    现在,竟然在风小小嘴里,成了奴才,这让他如何不怒!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拓跋云惊骇的看得,自己父亲拓跋山满头大汗的从内堂跑了出来!

    之后,‘噗通’一声,跪在风小小身前,满脸谦恭的喊道:

    “老奴拓跋山,拜见王!”

    什么!

    眼前的一幕,仿佛一颗炸雷,在拓跋云的脑袋炸响!

    他死死盯着自己父亲,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在他眼里,自己父亲可是全球上流大佬,和英国贵族,平起平坐!

    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这个高大的父亲,竟然会跪在风小小面前,自称为奴!

    “父……父亲,你为什么要给这个女人跪下?为什么?”

    拓跋云此刻几乎对着自己父亲拓跋山,嘶吼出来!

    而听到这话,拓跋山的额头,大汗淋漓,赶紧对着拓跋云怒声斥道:

    “孽障,竟然敢对王不敬!你在找死!”

    王?

    这一个字,让拓跋云浑身一颤!

    这……这怎么可能!

    风小小,怎么可能是王!

    而此刻,风小小压根没有在意拓跋云的惊骇,她一张俏脸,清冷至极,美眸死死盯着拓跋山,寒意涌动:

    “拓跋山,你教导的好儿子!他说我,我可以饶过他!但是他,不该想杀我喜欢的人!”

    什么!

    这一句话,让拓跋山的后背瞬间打湿,那冷汗,仿佛打开了水龙头一般!

    似乎在他眼里,风小小不是人,而是掌控生死的主宰!

    “王,犬子冒犯了您,愿意接受处罚!请王,明示!”

    拓跋云匍匐在风小小脚下,浑身颤抖仿若筛糠!

    而听到这话,风小小眼眸之中,杀机一闪!

    接下来的话语,仿佛传自地狱的死亡之音!

    “他要砍掉我喜欢人的双手双脚,那么,你也砍掉你儿子的双手双脚吧!”

    什么!!!

    风小小的这一句话,让拓跋云浑身一颤!

    紧接着,在他震撼的目光之中,自己的父亲拓跋山却是缓缓站了起来!

    而后,拓跋山掏出了一把砍刀!

    这一幕,让拓跋云亡魂具冒:

    “父……父亲!你干什么!你疯了吗?竟然真听那个女人的!我……可是你的儿子啊!!!”

    拓跋云无法相信,最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因为风小小一句话,要彻底废掉自己!

    只是,拓跋山面色凶狠至极,看向拓跋云的目光,仿佛再看一只待宰的猪狗,没有丝毫感情波动:

    “云儿,别怪我!你得罪了王,你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拓跋山手起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