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的事情,告一段落,林风第二天,便踏上了返回华夏的飞机!

    只是他却不知道,在东京荒野之处,有着一块硕大的石碑!

    石碑之上,写着血色的字迹——血魔禁地!

    两名青年,站在血魔禁地之前!

    “三哥,你真的决定进入血魔禁地吗?”

    沈万腾的面色泛着浓浓的复杂和担忧:

    “我可是听说,这里面是死地,这数百年间,有无数人想要进去寻宝,但是只有天聋地哑侥幸活了下来!其余强者,无一生还!你……”

    沈万腾担忧至极!

    他可是知道,天聋地哑能够侥幸生还,是因为根本没有进入血魔禁地的深处!

    否则,这二人也必死无疑!

    但是眼下,古凡嗣真毫无战力,还要进入血魔禁地的极深处,这简直和找死,没有什么不同!

    听到这话,古凡嗣真的面色泛出浓浓的坚定:

    “老四,我这次必须拼死一搏!不为自己,只为老大!”

    说着,古凡嗣真的面色,泛出深深的感慨,长长叹息一句:

    “唉……我们太弱了,在那些强者眼里,我们仿若蝼蚁,不堪一击!我欠老大的太多太多,我不能一辈子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我要保护他,而非他保护我!所以,我必须变强!”

    古凡嗣真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目光之中,泛着野兽一般的疯狂:

    “我渴望,有朝一日和老大并肩作战!为他生,为他死!陪他血战天下,笑傲世间!所以,血魔禁地,是我唯一的希望!”

    听到这话,沈万腾一阵沉默!

    古凡嗣真说的,何曾不是他想的!

    只是,沈万腾选择为林风创造一个商业帝国,而古凡嗣真想要成为武道至尊!

    当下,沈万腾深深看了一眼古凡嗣真,而后给了他一个熊抱:

    “三哥!我和老大,等你归来!”

    说到这里,沈万腾的虎目有些湿红!

    而古凡嗣真狠狠捶了沈万腾一拳,这才转身,踏足血魔禁地:

    “告诉老大,我古凡嗣真出来那日,才有资格成为他真正的兄弟!”

    坚定的话语落下,古凡嗣真的身形,消失在血魔禁地之内!

    一丝丝阴冷渗人的气息,从血魔禁地弥漫出来,让沈万腾只感觉头皮发麻!

    他深深看了一眼古凡嗣真消失的地方,郑重的说道:

    “三哥!保重!”

    说完,沈万腾转身离去!

    他还有很多很多要做!

    只为那个人!

    怕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到,三年之后,兄弟二人,一个成为全球最大商业帝国的超级巨鳄,一个成了威震全球的古凡神王!

    他们,是林风制霸全球真正意义上的左膀右臂!

    ……

    通往江市的航班之上,林风上了飞机,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虽然他一战降服了幽冥神者,但是自身的消耗极大。

    睡梦之中,林风梦到自己在吃馒头!

    又大,又软,又酥滑!

    “这个馒头真好吃,老板,再来一笼……”

    林风一边嘀嘀咕咕说着梦话,手里的馒头又抓紧了一些!

    只是紧接着,林风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在他抓紧馒头的时候,竟然有一道‘嘤咛’声传来!

    嗯?

    林风当下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只是,这一看之下,整个人一脸懵逼!

    因为他手里哪里是馒头,分明是一位空姐的胸!

    这名空姐手里拿着一个毛毯,显然是看林风睡着了,想要帮他盖上,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突然袭胸!

    当下,空姐的俏脸之上,绯红的几乎快滴出血来,又羞又怒,恶狠狠的瞪着林风!

    林风一愣之后,顿时惊叫出声:

    “你……你干什么!流氓!你耍流氓!”

    噗!

    林风这一句话,让那名空姐差点吐血!

    你麻麻的,你抓着我的胸,竟然喊我耍流氓!

    这个该死的魂淡!

    “你……你……”空姐被气得胸前一起一伏!

    “你什么你!”

    林风满脸幽怨的看着这名空姐,仿佛自己刚刚被非礼了一般:

    “你不但对我耍流氓,你竟然用你的胸,把我手掌都砸骨折了!哎呀,我的手疼,疼死了……妈啊,我的五姑娘啊,没了你,我怎么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左手右手慢动作重复!”

    我了割草!

    看着林风疼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空姐额头的黑线,顿时浮现出来!

    尼玛,这魂淡要是去演电影,绝壁能拿小金人!

    “臭……流氓!”

    空姐俏脸嫣红的几乎滴出血来,此刻恨恨的瞪了林风一眼,而后扭着屁股,离开了此地!

    看着空姐被制服包裹的浑圆臀部,那修长白皙的双腿,妖娆妩媚的身段,林风的小心肝微微一颤:

    “艾玛,弹性十足,柔软舒滑,奶香怡人!好凶,好胸!”

    说着,林风嘴角浮现一抹贱哒哒的弧度。

    只是,就在这时,前方头等舱传来的一声惊呼,却是瞬间吸引了林风的注意!

    他转目看去,顿时发现刚才那个俏空姐正满脸惊慌的向人道着歉!

    “对……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这名小空姐急的满头大汗!

    而听到她的道歉声,头等舱的一个秃头中年人顿时叫了起来: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把果汁洒到我裤子上的!”

    说着,这名秃头中年人站起身来,指着自己胯间的果汁渍,厉声喝道:

    “你看看,你给我泼成什么样了?我还怎么穿!”

    “先生抱歉,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空姐急的差点哭了出来。

    她现在还是实习空姐,如果遭到客人投诉,那么她空姐的前程就完了!

    而看着这名空姐慌张的模样,那名秃头中年人,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淫邪的弧度:

    “嘿嘿……你说不是故意的,也行!那你帮我舔干净!”

    说着,这名秃头中年人径直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里面湿漉漉的内裤,指了指,满脸淫笑的说道:

    “来!舔吧!给老子舔的干干净净!”

    什么!

    看到这名秃头中年人只穿着一件内裤的丑态,那名空姐的俏脸瞬间浮现浓浓的愠怒!

    只是,接下来,这名秃头中年人的一句话,让她俏脸惨白一片:

    “嘿嘿……你若是敢不舔,我现在就投诉你!而且我和各大航空公司高层都认识!只要打一个招呼,从此没人敢用你!你是舔,还是不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