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断了三根手指,现在跑路或者挣扎都不可能,用笔插脑子的行为很可能让对方再次把自己打晕,什么也改变不了。这种形式下,自己后腰的标记被发现,几乎已经成为事实。

说着农夫已经上来挑起衣服,黎簇瞬间挣扎了几下,忽然灵光一现,他用力一摆手,把一边的夜钓灯拍进了湖里。

夜钓灯很重,瞬间就沉了下去,虽然光线还亮着,水也不算太深,但是地下全是淤泥,水很浑浊,一下也看不清楚掉哪儿去了。只在水面上有一片奇怪的很淡的光晕。

“你要看我给你看,你别自己动手。”黎簇一看这情况,心中就一安,对农夫说道。

农夫打起了自己的手电,黎簇就立即把衣服撩了起来,农夫用手电贴近照了照,真没有任何的东西。

“那你刚才看什么呢?”农夫问道:“鬼鬼祟祟的,肯定有问题。”他拍了拍黎簇的身上,从他口袋里搜出了那本作业本,翻开。

作业本上面大量都是乱涂乱画,农夫翻到了黎簇最新记录的部分。

因为黎簇本身字就写的非常不好,加上看后腰的角度很别扭,他抄的非常潦草,农夫就问他:“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些什么?”

“三角函数。”黎簇回答他:“我在想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数学啊,我看看自己还能不能记得。”

“那你藏什么?”

“我记不太起来,而且我感觉到,我现在的处境,还在琢磨这些有些丢脸。”

农夫看着黎簇,又把黎簇的本子看了一遍:“真的?你不要觉得我读的书少就骗我。”

黎簇看着农夫,看着他迷茫的眼神,和自己考试时候是何其的相似,不由黑线了一下,原来,这帮人并不是都是高材生,这农夫的状态,一看就是和自己一样档次的吊车尾。

“你把本子带走,找人看看。”黎簇道:“肯定有人知道这些知识。”

农夫把本子还给了黎簇,“不用了,你继续钓吧。”

农夫转身离开的瞬间,黎簇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他努力让自己松了一口气的所有动作都凝固住,他知道只要自己肩膀一放松,自己的所有肢体语言都会变得很明显,他担心对方正在等待这一刻的出现。

农夫没有回头,黎簇缓缓的把身上的戒备放下,他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嘴唇在发抖,膝盖开始发软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农夫停了下来,转过了头来。

“你看着我干嘛?”农夫又走了回来,“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你真的没有藏什么东西?”

黎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摇了摇头,农夫就靠近他,说道:“但是你看上去很紧张。有必要那么紧张吗?我看你当众拉屎的时候都还是很淡定的。”

黎簇咬了咬下唇,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可能让自己的嘴唇停止抖动,干脆就放任,他知道这个时候说谎的诀窍就是突出情绪:“我是有点害怕,灯掉下去了。”

黎簇指了指湖水:“我灯掉下去了,钓鱼钓不了了。这东西是你们老大借给我的。我这个样子,我也下不去。他折断了我三根手指,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这件事情。”

“听说当时是你占上风。”农夫就道。

黎簇道:“当时和现在不一样。要不你帮帮忙吧,否则我只能告诉他,是你弄下去的。”

农夫脸色变了变,“啧”了一声,跳入了湖中的淤泥里,把灯给黎簇捞了上来,甩甩干净就丢给他。灯还亮着,他对黎簇道:“早点回去,我就在那边看着你,钓完了叫我。”

黎簇点头,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看了看那盏灯,这一次他没有回头看农夫离开,而是直接架好浮漂灯,把鱼竿甩了出去。

农夫拖着一身泥巴回到一边他刚刚呆的地方,看到首领和商人都一袭黑衣躲在黑暗里面。

农夫拍了拍身上的水珠,就对首领做了一个不太乐观的手势。“这小子被污染了。”

“没关系,在这个地方,他污染不污染对我们危害不大,而且污染他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死了。”首领说道:“不能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发觉的事情,设计一下,由我们给他下指令,让他按照我们的想法行动。”

“冒充是吴邪的指令吗?”农夫问道。

首领点头:“对,不过我们不知道吴邪设置了哪些体系,在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为了方便,我们设置一个吴邪的代言人,直接和他联系。”

“谁比较合适。”

“汪小媛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想接近他?”首领问道:“问明白没有?”

“因为他哥哥的下落吧。四年前在墨脱的那件事情。”农夫道,“人应该是可信的,自家人。”

“和她好好谈谈,让她去接触黎簇,告诉她,只要让黎簇相信她是吴邪派来的,我们就会允许她去查她哥哥的事情。”首领道。

农夫指了指黎簇:“这小子现在应该想测量这里的经纬度。怎么办?”

“他送不出去,这个地方比他想的大的多。不过,吴邪还有很多棋子在活动,想想这是个机会。”首领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对农夫道:“看好他,这小子不是很可控的。现在这样安静的状态,我更担心。”

农夫点头,首领和商人就快步离开了,农夫盘算了一下首领刚才说的几句话,就冷笑了几声,觉得吴邪在很多地方有力竭的表现,看来他无法在这么大的计划里,在所有环节保持同一个水准。

虽然吴邪的攻击让他们最开始猝不及防,但是现在,线索清晰之后,他们这边的反击效果已经十分的明显了。

他弄了弄身上的淤泥,拍了拍小虫子,抬头看黎簇,他看了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他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看,忽然就发现,黎簇已经不在他的轮椅上了。

“狗日的!”他跳了起来,四周看了看,根本看不到黎簇的影子。他立即冲了过去,冲到了黎簇的轮椅边上。一边掏出了手机,冷汗狂冒了下来。

评论
  • 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沙发床!

  • 无语:

    发表比不了评论

  • 高潮:

    该我上场了

  • 筘筘:

    看样子汪小媛的哥哥是冒充吴邪的张海客??嗯,首领写的评语写得不错,善于欺骗,思维敏捷,对于局面往往能快速正确的判断。最准确的这句有自毁倾向。才聊了几句时间人都不见了

    • 三叔:

      高三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可以安心的考试了,沙海应该已经完结了。

      • ?:

        这是为了照顾高三党吗,三叔真贴心!

  • 消失:

    和小花的消失是一样的吗?!

  • 筘筘:

    “他送不出去,这个地方比他想的大的多。”首领刚说完这话,哈哈,连消息都不用送了,人直接出去了,哈哈

  • 哈哈:

    “他送不出去,这个地方比他想的大的多。”首领刚说完这话,哈哈,连消息都不用送了,人直接出去了,哈哈

    • 筘筘:

      哈哈,你为什么复制我的话

      • 夜钓灯:

        这就没拉?

  • 汪小菲:

    汪小媛他哥是我

  • 兰花指:

    飞飞,别闹了 虽然我老打你 但我毕竟是爱你的 =3=

  • 易:

    为什么我觉得小媛他哥是那个蓝袍藏人

  • 麻痹:

    卧槽,没人关注一下吗!!!小三爷死了!!!!

    • 瓶邪邪瓶:

      只是坠崖而已吧,吴邪死了这盘棋谁来下小哥的床谁来暖……

    • 张丽屏:

      吴邪怎么可能死了 之前他不是还去埋雷管了么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首领和鸭梨好有爱,好和谐……

  • 金蝉脱壳计算经纬度:

    这不是金蝉脱壳的衍生情节嘛。计算经纬度

  • 小哥:

    我靠,居然冒充我家小邪邪?作死。

  • 栗梓孟:

    张海客都不姓汪..奇了怪了?我家天真那么逗是你们模仿不来的

  • 天真无邪:

    小三爷死了?!那闷油瓶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 忘川:

    吴邪到底做了什么,黎簇刚刚得到经纬度就不见了,

  • 黑蝶:

    农夫看着黎簇,又把黎簇的本子看了一遍:”真的?不要觉得我书读的少就骗我”(>﹏<)哈哈,被这句萌到了!

  • 麒麟劫。:

    擦 这也就是小哥出不来,要是能出来绝壁把这群人弄到连渣渣都不剩。

  • 聂雨:

    看这小说,一个头,两个大,有时往后看了十几页了,又要翻回去顺理思路!哈哈 !

  • ty:

    好好奇到底是怎么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