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簇觉得自己很傻,这一次自己不算莽撞,自己做的这些出格的事情,还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希望自己能获得某些主动,但是他发现,他获得的只是这些人不会再直接否定他的意见,这些人开始用敷衍、拖延和空头支票来欺骗他。

他想起了以前父母吵架,父母之间的那些欺骗,也是因为他母亲的性格过于倔强,为了赢,她可以不讲任何的道理,以至于无法沟通,他的父亲精力耗尽,开始逃避和母亲的正面冲突,使用欺骗和谎言来应付她。然而父亲的欺骗又是不成熟的,他们吵得更加厉害,一直到最后,父亲开始靠喝酒和彻夜不归来逃避追问。

看来他似乎遗传了她母亲的一些性格,公主病吗?这是以前杨好笑话过他的,自己昨晚半梦半醒,怎么会梦到这个?

他老娘很漂亮,从小就觉得世界上的一切,只要自己想要,总有人会送来给自己。事实也确实如此。

自己没有老娘那样的条件,却有同样的公主病,那是如何的一种悲哀。

但是他气泄了下来,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仗有很多种打法,自己实在太嫩。

自己在别人眼里现在肯定是个疯子了,自己以伤害自己,或者告诉别人自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是失控型人格的常胜战术宣告失败。其实之前自己也不算是胜利,那是因为自己在老师面前没有持续对峙的价值,老师一看自己是这种货色,就直接放弃他了。

这一次他太重要了,对方无法放弃自己。

他安静了下来,继续上课,这个摄像头让他很不舒服,当天的晚上,他开始用纸笔小心翼翼的推算后面的密码。

还有十三个字,黎簇一一把他们解开。

“防水黑光笔,你的身体,左后腰。”

黎簇惊了惊,立即摸去,左后腰上什么都没有。

但是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什么是黑光笔,他看过很多本这样的小说,这是只有在紫外线下才能看到笔迹的一种特种笔,通常用来做隐形标记。很多西方国家用特种墨水标记一些缓刑的犯人。

难道吴邪用防水的黑光笔在自己的后腰上写了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被我洗掉吗?

自己需要黑光灯,或者验钞机也行,任何能放射出紫外线的灯泡,或者除虫的那种灯。

去哪儿搞?

自己在这种局面上,提出任何的要求都是古怪的,而且黑光灯这种东西,也不是日常可以得到的,虽然他知道日光灯本身就是紫外线,但是这一点紫外线还不足以让黑光笔发光。

怎么弄?他急躁起来,随即想到了首领今天早上说的话。

他努力压下了急切的欲望,慢慢地爬上轮椅,背过去的时候,他把解析密码的纸吞掉,然后非常困难的出门。

今天晚上他肯定是睡不着,不如吹吹凉风,想想应该怎么来做,来获得紫外线。

有几个想法,一个是号称自己有伪钞,但是这个行为太古怪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没有伪钞。第二是号称自己有肺结核,不过这样,就算医生真的相信自己有肺结核,强制消毒的时候,自己身上的写的东西也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他脑子里所知道的,日常需要紫外线的还有黑光灯,他说蚊子太多了,虫子太多了,要几个黑光灯捕杀虫子?

这也说不过去,那只剩下两种了,一种是养热带鱼时候用的紫外灯,一种是钓鱼时候用的浮漂灯。

黎簇家养热带鱼,他老爹是发烧友,不过自己突然提出在病房里养鱼,不知道是否能得到满足。

好在自己已经形成了神经病的气场,自己突发奇想的各种事情,恐怕人家只会以为他发作了。

这个可以作为备选方案,首选方案是钓鱼的浮漂灯。

紫光不等于紫外光,但是这些紫光灯的光谱里都有大量紫外光的部分。

他有了大概的计划,一边听到动静,他看到首领从旁边的屋子走了出来,显然摄像头看到黎簇离开了,他来检查状况。

“你又想干什么?”首领问道。

“你喜欢钓鱼是吧?我睡不着。”黎簇说道:“我想你说的话,你说的很对,我以后不会用伤害自己来要挟什么,如果我配合,你们也会像之前一样善待我,对吧?”

首领点头,黎簇说道:“我睡不着,我想钓鱼,你能借我点钓鱼的器具吗?”

首领看着他,“你不会想跳湖自杀吧?”

“我颅骨缺损,断了一条腿和三根手指,身上几百次溃烂,这样我都没死,我觉得我再去寻死就太傲娇了。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首领看着他的眼睛,黎簇眨巴眨巴眼睛,做了一个PLS的眼神。

“手竿还是什么?什么饵,要打窝子吗?”首领叹了口气,就问道。

黎簇道:“手竿,我就随便钓钓,给我只夜钓灯和一个鱼篓就可以了。”

十五分钟后,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湖边,显然首领并不放心,黎簇坐在轮椅上,卡死了煞车,首领站着,手竿甩入湖里。

黎簇用了另外一只手,鱼竿对于他来说有点不顺手,他看着紫色的夜钓灯找出浮漂的位置,心中痒得要死。恨不得立即脱掉衣服裤子。

但是他忍住了,他专心的钓着鱼,很快钓上来两条黄辣丁。他要等待,等待一切都顺理成章,才会去拿自己真正的目的。

顺理成章,而不需要自己开头。

从那天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野钓三到四个小时,他每次都非常谦逊的去问首领借钓鱼的用具。

他专心认真的听讲,同时犹如上课一样,吃完晚饭,必然会借钓具。

首领每次都从自己住的地方,将钓具带过来给他,一直持续了一周的时间,第八天,黎簇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套崭新的钓具。

他笑了笑,看了看自己折断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学的很快。当人第一次尝到耐心带给自己的回报的时候,对于等待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评论
  • yuu:

    沙发?

  • 该:

    哈哈。板凳?

  • mm:

    明天什么时候更新?

  • 巴巴:

    汪小媛越来越重要,难道真是张家的反渗透?

  • 汪小媛:

    我其实是 汪小援

  • 几十万网友:

    坑坑坑!怎么这么多坑!!如果这真的是网站自动更新的话,麻烦站长大人把剩下的都拿出来好么?实在等不及了!

  • 筘筘:

    我不相信黎簇无缘无故半夜看到汪小媛半夜只是幻想,想起吴邪和胖子第一次到墨脱在喇嘛庙,被张海杏用六角铃铛迷幻来确认吴邪是否有麒麟血很像,这次应是方法一样,只是主角换了而已。

  • 哈哈:

    筘筘,你很聪明。嗯,他们非常想知道黎簇的目的。

  • 路人甲:

    嗯,那评语说的不错:对人信任度低。黎簇这孩子幸好没说出来,差点漏了

  • 没耐心的某人:

    更新好慢啊,能不能快点

    • 哦?:

      对比前几天,今天好像多了

  • 筘筘:

    我只说有可能,因为如果真是用铃铛试探黎簇就不会没等对话说完就掰他的手换药,也所以也有可能是真实发生

  • 司良边:

    TAT

  • 坑爹高三党:

    下周五高考啊!快加油啊…更新吧…让我们高三孩子看完后安心去学习吧!苏哥…

    • 果果:

      一个是现实中的高中生,一个是小说中的鸭梨,快高考还追小说,佩服!预祝你们有好成绩!

      • 路人丙:

        高考作文题材以追求梦想为题材,题目我们这些前辈都帮你们想好了,就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盗墓笔记

  • 鱼:

    我们被钓了好多走了……还来啊?

  • pls:

    pls是什么啊,楼下知否?

    • 果果:

      please

      • 说声谢谢给你听:

        希望你能喜欢

  • 更新:

    大姨妈一个月才一次,我一天一次不错了

  • 邪粉:

    没想到今天更得这么早~好开心!!!早早看完碎觉,明天考试!

  • 昊天:

    吴老狗…快出来

  • 等待:

    沙发和板凳,吗意思?

  • 天真:

    鸭梨啊,我在你jj上刻了般若波罗蜜金刚无敌经啊,有空看看,记得用黑光灯哦

  • 高三党:

    睡前看更新果然没错

  • 窝子:

    谁要做我?哈哈

  • 啦啦啦啦啦:

    为了保证高三党的睡眠,要每天十点准时更哦

  • 梁湾:

    我还在沙子下面呢!你们都忘记我了吗?!

  • 胖子:

    我都多久没出来了!还让不让人活!天真这小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小哥就更神秘了!完全失踪!让我怎么过?

  • 齐羽:

    我是哪个???

  • 匿名:
  • 高三党:

    什么叫攒RP

  • 匿名:
  • 哈哈哈:

    我是怎么了 觉得首领那么可爱哈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他笑了笑,看了看自己折断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学的很快。当人第一次尝到耐心带给自己的回报的时候,对于等待就没有那么痛苦了。】好励志,看南派三叔的文学到了不少东西

  • 321:

    都说我变了,说我没有心,看看,天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小哥也不出来,胖子也失踪,小花也生死不明,我能不变么,我的心是心疼我家天真,小哥,小胖,小花的。他们都不在,我要心干嘛!

  • 雾幻-水星:

    黎簇把那长长的乱码背下来了??!!

  • Kylin,:

    没人注意到这一章黎簇和首领略萌吗→_→”首领看着他的眼睛,黎簇眨巴眨巴眼睛,做了一个PLS的眼神。“手竿还是什么?什么饵,要打窝子吗?”首领叹了口气,就问道。”

  • 哈气取暖的冬日:

    精神病气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 栗梓孟:

    真服了黎簇。。

  • 首领*黎簇:

    同感!

  • 首领*黎簇:

    简直萌了!

  • 黑衣人首领:

    我其实不想对你那么残忍,只因为大家都看着。希望我的苦心你都能懂。我的梨梨。

  • 峰♚金:

    首领看着他的眼睛,黎簇眨巴眨巴眼睛,做了一个PLS的眼神。“手竿还是什么?什么饵,要打窝子吗?”首领叹了口气,就问道。23333333333333攻最后还是宠溺地答应了受

  • 哈哈:

    写得就是渣,要不别写,写就认真点

  • 洗澡工:

    难道吴邪用防水的黑光笔在自己的后腰上写了什么?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被我洗掉吗?

    你天天给人家天真洗澡的?

  • 打_打个大西瓜:

    英文普利丝

  • 路过的酱油党:

    pls是please的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