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绘shock

南派三叔 作品

刊载于《漫绘shock惊叹号》第七期

文/南派三叔

我封笔的消息在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评论上万,但是我已经懒得去思考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
就像久病缠身的人,有人开出了一个病愈的条件,往往无所谓这个条件是否苛刻或者是否等价。
总之,就是这样了。

对于我来说,完美的人生中,写作应该是一个爱好。
我可以是个医生、警察或者工程师,做着“朝九晚五”的工作,闲暇时写写东西;我甚至可以是一个清洁工或者流浪汉,每天打扫或乞讨,得空时写写东西。
现在却是反过来的,闲暇时“乞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东西。
我想,写作这种爱好,上帝最初设置的时候就不是这么来规划的。

所以,我决定停下来。没有阴谋论,没有太多的理由,只是停下来了。

停下来的那一刻,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在那一刻,一些迷雾消散了,眼前一些你本来看不清楚的东西出现了。
比如说这本杂志,终于我身上没有了那么多的身份之后,主编这个职位变得对我格外重要起来。
因为我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
很奇怪,人很少会有这种感觉。你不能让某些东西在你生命里占太多的比重,否则真的什么都会看不见。

说实话,决定不算是深思熟虑,但是肯定是酝酿良久。
2008年的时候,我就有过这样的想法,结果竟然还是苦撑了5年的时间。我的韧性和拖延症也让自己吃惊,也不能否认是高额稿费蒙了我的眼睛。

关于以后要做什么?
这本杂志应该会是我的本职工作了,我会将几乎全部的我愿意使用的精力投入进去(听起来很没诚意)。

光环会随着时间消散,我也希望尝试更加有差异性或者远离文字创造的工作,我甚至一度恐惧创造这个概念。
我希望做体力活,在车间里挥汗如雨,混着油污的黑色汗水从我肚脐边的肌肉(假设那个时候已经有了的话)滴落下来。但是我尝试过的那一次,两天之后我就开始高烧,写作让我的身体很脆弱,我需要一些时间慢慢调整。至少,我得先习惯把坐在椅子上的时间减少一半。

关于写作的后续问题。
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随意弃坑的作者,既然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必然希望自己能留个有始有终的名头。我会公布这种决定,肯定是在我很多事情已经完成的情况下。
但是,我不愿意在网络上多说这些东西了。很多时候,我喜欢更加私密的交流方式,比如说,在这本杂志里,在一个熏暖的午后,窗前的老写字台,就我和你在纸上。

很感谢这段时光,这并不是告别的季节,我还是会用各种奇怪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蹿下跳,想来动静也不会太小。
我们要告别的不是南派三叔,他仍旧在这里,活着而且贱着,这只是我告别我的一段时光而已,即使我认为它早已远去。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我希望以后的自己不会被这句歌词应验,但是现在我更愿意享受当下的悠闲和对于不可回头的未来的憧憬。
让我们一起说BYE BYE,我站在你们身后,看着那段时光在那个时间光辉灿烂的样子。

南派三叔
2013.4.1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评论
  • 愚人节:

    在这天发表这个事。。。虽然感觉惋惜得紧,不过还是期待未完成的作品能有结局,希望你能尽早痊愈,书写超越笔记的作品。

  • 王帅龙:

    你可以自由得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