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绘shock

南派三叔 作品

刊载于《漫绘shock惊叹号》第四期
文 / 南派三叔

《沙海》是个回眸一笑百感交集的故事。

很少有人会糊里糊涂开始写一篇小说,但是我往往就是那样,等自己反应过来,连载已经开始,覆水难收了。

为什么要写《沙海》?我觉得是因为苦于题材的封闭性。我不是那种有一个桥段就可以絮絮叨叨地写一整篇小说、顺便塑造一些人物的风格的人,但是现在市面上的素材,似乎连絮絮叨叨的写法都不够用了。

仔细看好莱坞大片,故事情节都是千篇一律的,各种换瓶子换概念,也混了那么多年。我欣赏好莱坞带来的视觉感受,我更想回到刚刚开始创作的时候。读者是饥渴的,作者拥有源源不断可以使用的各种概念。但是显然不可能了,即使我已经有了成功的人物,没有新的情节支撑,写出来的东西,自己也不会满意。
于是某一天,我脑子里出现了“沙海”这个概念。我想尝试一下“新的一代”和“明星一代”的博弈,也想看看,在这样的故事体系里,没有过多篇幅描写的那几个人,是否能真正大放异彩。
于是我开始写作一个全新概念的故事,我甚至是在尝试创作,东一笔,西一笔,写着写着,我竟然慢慢high了。
最后它终于开始连载。黑眼镜、解家少爷开始各种活跃,不再是主人公一个人的视角。

我尝到了第三人称写作的快感,那种突破第一人称的快感。
所以这篇专栏是一个特别的专栏,请允许我为自己的新作打个小小的广告。

这是关于沙漠中一个机密工程的故事,故事发生在巴丹吉林沙漠中一个有着很多传说的诡秘之地,建国后竟然有工程队伍根据三千年前的设计图在哪里建造奇怪建筑。为何这些建筑要修建在沙漠的腹地?为何进入建筑的人都发生各种各样精神异常的情况?当年小哥失忆治疗时,在医院中被所有人错过的线索和这个地方又有什么关系?
黑水城外沙漠深处,古潼京的滚滚黄沙之下,这就是2013年盗墓系列第一本——《沙海》所要展现的事件发生地。

我并没有对《沙海》抱有某种执念,这里放上沙海的一段片段,希望大家能从其中,了解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黎簇花了15分钟,把所有的来龙去脉全部和这些人说了。15分钟,他的脑子转得如闪电一样快,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磕巴就被对方喷上一脸辣椒水泄愤。
听完之后,那个人只问了一句话:“那只手机呢?”
黎簇指了指他的包,有人把包递给他,他把手机拿了出来。
那人打开手机,翻动了一下,叹了口气。“他为什么?”
黎簇“嗯”了一声,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年前人对他道:“你已经把所有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了?”
黎簇点头,他就把手机还给了黎簇:“这个手机对面的人,还有可能会打过来。如果他打过来了,你打这个电话通知我。”对方递来了一张名片。
“哦。”
“一个电话,一万块钱。”年轻人继续说道,“我看到通话记录,立即付现金。”
“哦。”黎簇继续点头。
年轻人拍了拍他,起身眼看就要走,黎簇立即道:“那个,老大,那些东西怎么办,你们找人把那些东西都搬走吧,我是无辜的,别牵扯到我和我朋友。”
年轻人就道:“既然在这个计划里,他把东西寄给了你,肯定有他的用意,你留着或者自己处理吧。”
说着,他没停步,带着人瞬间就离开了,只剩下了黎簇和梁湾两个人,那只“断手”也放在桌子上。
梁湾还在那儿哭,黎簇看了看,桌子上还有半瓶牛奶,就端了过去,问道:“你要不要再洗洗?”
梁湾抬头,眼睛肿得像金鱼的水泡一样,摇头道:“你走开。”
“姐姐,他们是黑社会,你何必搞成这样呢?”黎簇说着,“现在安全了,我们先去医院吧。”
“你完全不懂!”梁湾又趴了下去,大哭起来,“他竟然完全不认识我了,还喷我辣椒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黎簇皱起眉头,品味了一下她刚才的话,觉得非常诡异,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湾还是哭,他劝了几下,实在没办法,就由着她去了。然后坐在一边,看对方给他的名片。
他以为会是一张特质的名片,没想到,却是一张再正常不过的名片。
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解雨臣。
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
董事长

“名字真娘炮。”他自言自语道。心说这小白脸,既然还是个董事长,肯定是个富二代。
翻过名片,他看到在名片的背后,又写了一个地址。
这个地址用一个箭头指着,旁边有几个英文,意思是:不要相信我,到这里去。
黎簇皱起眉头,挠了挠头发,又看了看梁湾,再看了看名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好了,话不多说了,请期待《沙海》的到来,今年过年,可以当成新年礼物送人哦。PS:作为情人节礼物也可以。

评论
  • 读者一枚:

    三叔,明星一代不管多少笔墨都会大放异彩啊,因为追到沙海的都是从盗墓一路追过来的啊!明星一代早已在心底扎根,新生代的故事也许同样精彩,但是我们更关心明星一代的故事和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