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信息。”中年人对着黎簇,重复了一遍最后的话,中年人显得非常疲倦,强打着精神坐在这里。眼神中,充斥着绝望和希望交织的光芒。

黎簇觉得在沙漠中的第一个晚上,大雨之前出现的吴邪,眼神也是这个样子。

“首先,三叔希望你能原谅。”中年人沉默了一会,说道:“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我没法后悔。因为那是避免你进入到另外一种更加难过的境地。”中年人顿了顿:“你也无法苛责我,你如果能阅读到这些消息,证明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上。”

“我不能说,你出生在这个家庭,是不幸还是幸运的,如果你生在2000年之前,你所需要担心的问题,只是食物和温暖的避居地,如果天下太平,那一切都是好的,你会相信神灵的存在,从而不恐惧死亡。你知道这是愚昧的,但是愚昧本身对于人类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比起你现在对于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想寻找到答案的这种痛苦,当年让你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也是我们想过的选择。”

“当然,如果是那样的选择,你的父亲也许最初就不会选择生下你,我们在最绝望的时候,想过如果在我们这一代,如果一起在盛年的时候死亡,那么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惧,至少不会再在我们的生命里出现了。当然,最终我们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们仍旧有着人类最为基础的弱点。”

“在我给你的这段最后的消息里,我不会告诉你,你之前所经历着的一切真相,因为你终究会知道,不仅是知道自己经历一切的意义,也会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这是姓吴的宿命,也是我们家族三代人挣脱不了梦魇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无论如何洗白,能洗掉的只有世俗的压迫,我们洗不掉最终的结局。”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我们所对抗的那种如影随形的恐惧是什么,那不是你之前所见到的,任何一种可怕的怪物,那种东西很温和,但是无法抗拒,恐惧是在于,同时它又无法改变。一般人,叫这种力量为——命运。”

“你能看到命运吗?你不能,但是你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吗?它无时无刻不在你的身边,命运是不可抗拒的,无数偶然所组成的巨大洪流,它几乎在你任何的决定里出现。”

“之前,当我们无所适从的时候,只是觉得我们的敌人非常隐蔽,但是他们的进攻还是进攻,防守还是防守。谁也没有思考过,也许这些本身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有基于对方进攻还是防守的应对因素,都在被另一种更加可怕的力量所控制。”

中年人说道这里,脸上露出了难以言明的表情,他抬头道:“大侄子,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曾几何时,有没有觉得,这一切的痛苦和失败,是因为是上天不想帮你?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那种老天在和你作对的感觉,尤为明显?”

黎簇皱起眉毛,他有点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他想让对方解释一下,但是对方并不理会他,继续说道:“你没有理解错误,我的意思就是,我们的命运,是被人操纵的。”

“我操。”黎簇心说,牛逼,这老头比吴邪还疯。

中年人继续道:“很多非常非常细微的事情,我们甚至都不会察觉,但是对于我们决策的影响,是致命的。”说着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那是一瓶药,看上去是一种西药。“这是水沉淀消毒药片,放在水里可以将有一定毒性的水消毒变得可以饮用,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到一个溶洞,这个溶洞里的水,必须经过这种药片的消毒,才可以饮用。也就是说,这一瓶药片的数量,决定了我可以往这个溶洞里走多久,但是,我们购买这瓶药片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每瓶都去数,里面药片的数量是多少?”

黎簇已经听不懂了,他大致猜测,中年人是想举个例子,来证明在他们的命运确实是被人操控的。

“普通人不会,我也不会,但是当我去数这瓶药片的时候,我发现,药片的数量要比瓶子上标示的,多了40片,按照一般的消耗量,我可以往这个洞穴内部多深入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个洞穴底部,按照记载,也确实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才可能到达。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中年人道:“有人希望我可以到达这个洞穴的底部。从我买这瓶药开始,那个药店里就有人知道这片沙漠中有这么一个山谷,山谷中有这么一个山洞,进入山洞需要多少时间。”

“如果我走到这个山洞的中断就折返,我不会得到我要的结果,但是也许我会活下来,但是如果我到达了洞穴的底部,我也许就会死在里面。我们往往觉得一切的选择在于我们自己,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也许上天并不想我到达底部,让我走到这个洞最深处的,是另外一个上天,这个上天希望我毫无察觉而且认命的死亡。”

黎簇摸了摸下巴,中年人道:“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命运是在你不经意之间起作用,所有计划性,顺理成章的做一些事情的人,是无法逃脱的,比如说,这瓶药片我肯定会带,因为这是我的经验之谈,在我的经验中,有无数必须要做的事情,所有这些事情,都是我的弱点。我会仔细的检查所有的一切,我意识到有一种命运在暗算我,所以我会检查所有的一切,但是这种检查永远无法涉及到所有的层面,而我又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去进行一件事情。”

“这只是我的一个例子,证明为什么我一定会失败,事实上,你绝对不会发现,你的药瓶里多了40片药,因为他们真实的手段,更加的隐蔽,你只能感觉到异样,无法发现任何的真实的线索,所以我们是必败的,但凡有任何的逻辑所主导的事情,一定是失败的,我们拥有的经验和知识,是我们最大的弱点。也许你不相信,但是,你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你终有一天会感觉到这种异样,你身边无孔不入的异样。”

黎簇心说,这老头确实疯了。

中年人顿了顿,说道:“放弃你的经验,你的知识,你的逻辑,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计划,因为当你顺应着这个计划走下去的时候,一切已经陷入到对方的控制之中了,三叔做的一切,只有在你无法理解的前提下,才有价值。”

评论
  • 黎簇:

    娘疯疯一个,爹疯疯一窝…

  • 药片:

    三叔?谁是三叔?三胖子?吴三省?怎么鸭梨有三叔?

    • 吴三省:

      废话,当然是我啦!难道你没看过盗墓?!不过也有可能是我表弟解连环~~

    • 真相君:

      那是三叔通过鸭梨对无邪说的话哎

  • 读者:

    我觉得越来越复杂了!不会又是个天坑吧??

  • ????:

    我只想说三叔越来越牛X了。完全混乱

  • 小哥快到碗里来:

    完全看不懂。。好有哲学头脑〒_〒。。。

  • 等待:

    近期这几章看下来没有多少精彩部分,老是写些有的没的局面分析,,,,难道江郎才尽,,,,,三叔你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呀!!!!!!我可是每天都守着pad等更新,,,,,快快进入状态呀三爷,,,,,,,

  • 药片:

    我多40片就可以成一章了啊…看来我真是非常重要滴!

  • 药片:

    我多个40片就可以成一章~看来我要比我想象中的重要~!

  • 宅腐禁婆:

    (╯‵□′)╯︵┻━┻对于上升到跟讨论世界本源似地哲学问题,偶感到森森无语。。死了一片脑细胞。。

  • 吐槽:

    三叔你是怎么了,虽然你在治病,但也不要像哲学家一样,还是快把小哥和天真还给我们吧

  • 匿名:
  • 路人甲:

    突然发现鸭梨好有背景 他是这个人的大侄子 他爸爸还是他妈妈的难道是无家人- –
    鸭梨=压力 黎簇 从最开始 就是一无所知的 无辜的 一直到肢解的尸体 他才开始思考开始反抗 这个人这么说 无非是不想让他思考 个人 臆测

    • 吴邪:

      我才是三叔的侄子!

      • 读者:

        你们这么搞真的有点烦

    • 三叔:

      这是我通过鸭梨对我大侄子吴邪说的啊啊啊啊!!!!

  • 解连环:

    哇去!大侄子你到底知不知道→_→

  • 命运:

    我不是完全不可反抗的

  • 三叔:

    我都封笔一个月了,之前写了个大纲,后边是人代写的,凑合着看吧!

  • 胖子:

    別扯那雞巴蛋湊字數

  • To→三叔:

    真的疯了吗?

  • 费洛蒙:

    。。。鸭梨肯定是吸收了我,才会看到三叔的,三叔这段信息是留给天真的。

  • 三叔:

    我是粽子 真的 我不敢写小哥啊 我怕这不好 他来找我收供奉

  • 三叔:

    我是粽子 真的 我不敢写小哥啊 我怕写不好 他来找我收供奉

  • 筘筘:

    中年人果然是三爷,黑瞎子所说的一个帮了他很多的前辈就是吴三省。他也说这个前辈为此还牺牲了

  • 筘筘:

    汪汪家族的人怪不得使劲铲除张家,哇,能操纵和改变命运,就可以掌控这个世界,无所不能啊,比当皇帝还具诱惑力!

  • 读者:

    唉,越来越看不懂了!

  • 王盟:

    是老板疯了吗?现在这个年头,打个工还有生命危险。
    还是我疯了?
    不管谁疯了,结局都是读者被绕疯了

  • 辞职:

    王萌,你要我?我不给!

  • 梨簇:

    这是费洛蒙

  • 三叔:

    我才是真三叔,那个出轨的三叔现在完全傻逼了。挖一个一个的坑,就是埋不了,迟早把自己给埋了

  • 三叔:

    我们都在它的控制之下。只是因为我察觉了那些隐秘的影子,那些不能说的秘密。所以,我进入了医院。

  • 黎簇:

    丫的听完我好难受

  • 天真同志:

    这个章节都是混乱的?

  • 易:

    噗~

  • 天真:

  • 黑眼镜最酷:

    黎族吸收了蛇的费洛蒙(那群长手指的人拿蛇咬他脖子后),正在读取那条蛇所带的信息,是吴三省带给吴邪的信息,吴三省看不到黎族,但是黎族看得到那些。。。你们这些人看书都不懂得前后联系的么!!

    • 神之谷,浩史之风:

      的确

  • 吴玉:

    这是伴x遗传还是伴y啊

    • 夏尔:

      吴玉- –

  • 夏尔:

    很有哲理性的话啊

  • 夏尔:

    三叔好样的,让吴邪自己闯出自己 的路,走自己的路就不会别人的计划所牵扯与控制。

  • 你妹:

    难怪作者会入院了,沙海写的简直是乱七八糟

    • JJJ:

      乱七八糟吗?那是你没有看懂。有本事你自己写写看,你能否写出这种文章。

  • Superficia:

    黎簇不会真要把这些告诉那些人吧

  • 天真:

    煞笔

  • 苏万:

    侄疯疯一个,叔疯疯一窝!

  • 冰魄蓝莲:

    他妈的都是疯子

  • 蓝沫:

    三苏你终于粗来了

  • 残月:

    吴邪的局

  • 求安ing:

    好样的

  • 吴邪:

    小哥,你不会出现了吗? ,我很想你

  • 粗心:

    我看懂了居然

  • 药片:

    读取的是吴邪的记忆还是三叔的?哎呀越来越复杂了

    • 旧梦旧时光:

      好复杂啊,我初二学生都看得懂,自己又不仔细看又不会理解意思。

  • 栗梓孟:

    我好像懂了..鸭梨读取了三叔在蛇的荷尔蒙还是什么忘了留给我家吴邪的话..

  • 王千千:

    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吧!很显然那是三叔通过蛇要对天真说的话。可是这个蛇被张家的人抓住了,他们想通过黎簇解读三叔留下的话,所以是黎簇听到了。

  • 王千千:

    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吧!很显然那是三叔通过蛇要对天真说的话。可是这个蛇被张家的人抓住了,他们想通过黎簇解读三叔留下的话,所以是黎簇听到了。

  • 呓呓:

    你说的是哪个三叔,姓吴的那个还是姓南的

  • 酱油:

    是天真三叔

  • 呵呵:

    我只想知道,这个三叔是解连环还是吴三省?

  • 旧梦旧时光:

    傻逼,自己不仔细看。

  • en:

    这是三叔对无邪曾经说过的话,被无邪故意传递给蛇然后给黎触然后让这些人知道,大概意思就是不管做什么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这些信息是无邪故意放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