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漫漫刀割一样的长夜里,吴邪绝望的望着窗外,孤冷的房间里不管是窗外的月光还是雨声,都不能给他任何一丝希望。

他觉得他的人生是一面环形的城墙,自己被困在城墙之内,愤怒的敲击着城墙的内壁,觉得这一切不过如此,自己的愤怒在于,他要看到城墙之外的一切,觉得自己被这道石头拦在了真相之外。城墙之外,就是清晰的事实真相。

于是他努力的爬了出去,当他仇恨着爬上城墙,探出头的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

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不是外沿一道又一道的城墙,继续的封闭,或者是地狱一样的熔炉。

而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苛求的真相,而是毫无意义的一片灰雾,带着无穷而无法推导的可能性。

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他绝望的恐惧着,自己正在对抗的一切,无法探究,庞大而无形。就如前沿科学里的物理学家所看到的宇宙,了解到了“了解本身的不可能”。

在大海中寻找一颗特定的水分子。你只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需要神明,绝望冲击之后,他往往会需要神明,他需要一个救世主。需要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神力来告诉他一个答案,一个坚实有力的确定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个想法,他在冥想和期望这个神明出现,而理智又让他绝望的醒悟,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这团迷雾,就是这个巨大的神明,它既然隐藏在这片迷雾之中无处不在,自然不会将其消去,只为了一个小老板的好奇心。

但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吴邪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可怕的方法,这种方法,也许是唯一一种,可以让迷雾散去的方法。

对于自己的奴役者,这团迷雾永远是无所不在,他们攫取贡品,平衡一切,这个世界是这种关系存在的基础,在经济学上,它们希望一切都是平衡和缺少变化的。

只有当世界趋于不可控的情况下,隐藏的控制力才会真正干预到这个世界之中去。

所以,神话故事中,所有的恶魔从来不会直接攻击神的国度,他们会首先开始毁灭人间,战争,瘟疫,屠杀,洪水……

他现在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局面,这片控制着一切的迷雾,干预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对于这团迷雾来说,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对手,对手,也找不到它们的所在。

如果找不到牧羊人,就只好攻击他们的羊。

谁是他们的羊?

我们就是他们的羊。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吴邪计划的第一步,他要自己创造出了一个恶魔,让它来攻击自己。

他们都有自己的弱点,而且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这个恶魔,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恶魔会做下致命的陷阱,这些羊们会抵抗,会用尽一切能力和这个恶魔抵抗,但是终将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被引入这个陷阱。

可惜,恶魔的陷阱对于迷雾中的注视者来说,还是幼稚而可笑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这个陷阱。

他们会摧毁吗?

不会,他们的目的是那个恶魔,这一切的毁灭,都没有关系。他们要毁掉的,是那个恶魔。

重建一个世界太容易,这些羔羊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已。

让恶魔夺去这个世界,只要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现身,有关恶魔的一切,会瞬间被调查清楚,恶魔会瞬间被抹掉。

迷雾中的杀手会潜伏在陷阱之内,等待恶魔来收获战利品。

可是恶魔同样不会出现。

因为恶魔根本不存在。

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一些荒诞而毫无效率的计谋,更多的旁枝末节,更多的突发事件。这是第一层,足够让对方迷惑,让对方思考和应对的一个层面。

当然,这不是吴邪的目的。

整个计划缓缓的蔓延和完善,环节一环扣一环,吴邪忽然意识到了,当自己看到了敌人的身影,看似毫无反击的能力,然而,事实上,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的祖辈和长辈做过很多次的努力,他们的传奇性,残忍和做事的魄力远超过自己,他们所有的战果,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真实状态。

两代人只看到了一个影子,自己无论从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企及,可是,这一代人有自己的优点。

这一代人没有那么多牵挂和禁忌。

那么,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足以迷惑所有人的恶魔呢?

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

那一晚他开始了整个布局的第一步,彻夜未眠,夜西湖冷清而寒气逼人,他看着堤对面的宝石山,开始冷静下来。

他时而否定自己,时而又希望逼迫自己做下去,如今他已经站在藏区某条盘山公路的山脊上。否定和退缩已经完全不可能。而自己的计划,也早已复杂得就算自己的思考,也需要10分钟的整理。

短短的时间,为何自己心里已经变得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了。

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王盟还在担心梁湾的事情。

吴邪朝向他行礼的藏人点头,然后招呼他上车。

世界上最稳妥的方法是,是一个人不管选择A还是选择B,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定向选择题是最难的。

“你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去吗?”王盟发动汽车之后问道。

吴邪点头。

“可是路不是断了吗?”王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大量的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高原。

评论
  • 吴邪:

    没有牵挂和禁忌,有什么通通使出来吧

  • 筘筘:

    我看着越来越为无邪小哥他们感到悲凉,扛起这一切真的很不易

  • 梁湾:

    臭吴邪 哼

  • 无邪的女朋友:

    小天真,不是说好了10点整的嘛?快到点了啦,伦家都等不及了啦…

    • 闷油瓶:

      ………………
      吴、邪、

    • 邪瓶:

      呵呵傻逼

    • 邪瓶:

      呵呵傻逼,真会给自己加戏

  • 读者:

    我越来越看不懂南派三叔在说什么了

  • 晕:

    我看的晕乎乎的。

  • .:

    确实好多不懂啊..疑问会在结束时候解开吧【但愿如此

  • 藏海花:

    不看我,你们看得懂个毛线……

    • 筘筘:

      青铜门里吴邪肯定知道了些什么和经历的什么才让他决定反击它,他恨它,他和身边的人都要活,不能在躲避,而且不能都是小哥一个人都战斗

  • 用心:

    看不懂的都是对故事情节了解不深的,很显然吴邪他们在对抗它,继续上两代人没有完成的事,不过他用的方式跟之前不一样而已

    • 小明:

  • 枕头:

    以前那部故事结局的时候把迷题交代清楚了的?你们比我还没有睡醒吧。

  • 爱德华:

    乌龟你个混蛋!

  • 某只:

    吴邪加油。

  • 小哥快到碗里来:

    。。。有点混乱。,,

  • 混乱:

    其实如果是沙海和藏海花两边一起更新 就好了 别光在沙海里一下无邪一些鸭梨 这样看起来真心的混乱

  • 黎簇:

    简单来说,调虎离山。无邪,你做的很好,快成功简单,张爸爸了……

  • 梁湾:

    什么鸡巴淡。。。

  • 胖爷:

    胖爷我难道真的要成为打酱油的啦 我不要酱油帝,胖爷我在深山隐居十年,该是我上场的时候了,天真你又调皮了 喇叭唱喜洋洋 要不要在找几个喇叭陪你跳骑马舞啊

  • 撸过:

    噗。。喜羊羊主题歌。。天真你真有童心。。

  • S:

    天真变了……

  • 三叔,:

    其实,现在的盗墓不是我写的了。。

  • 盗墓:

    好吧我现在越来越多话了。。

  • 读者:

    这一章真可以忽略,最近的几章太多无意义地描述了,真心失望。三叔还能别再践踏各位忠实读者的支持和等待么。。。

  • 非也非也:

    不描述我们怎么知道这片沙漠下有什么?你不想知道不代表别人不想知道。相反,我很喜欢这些古墓里的详细描述

  • 吴邪:

    我去!塌肩膀的!你TMD的又出来了!你不死了吗!

  • 非也非也:

    这些独白可以看到人物的内心想法,我也喜欢看,这就是小说和电视的区别

  • 咦:

    快70章了 是不是就要有结果了 闷油瓶真不出来了 盗八说 他一点食物也没带就进去了 不用吃了 10年挨得过吗 还是 青铜门里面是另一个世界

  • 我···:

    啊啊啊啊 无邪究竟在藏海花里发生了什么啊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大量的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高原。
    小哥,你的天真好可怜!!

  • 二叔:

    你们是都不看新闻吗?三叔都住精神病医院了,他怎么更新,这一看就是同人小说

    • 等等:

      你tm看的才是同人小说

  • 路人乙:

    我的思维彻底混乱了。

  • 张小哥:

    吴邪你在墨脱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好了护你天真呢。。。

  • 藏海花:

    其实应该先把我给完结了 再来看沙海啊好吗三苏

  • 吴邪:

    怎么了小哥?

    • 小哥:

      你怎么可以背着我找女人!!小心我回去让你跪键盘!!

  • 柯南:

    很明显无邪天真的性格没有改变,感受一下文章,能品味出来,这也是三叔布下的一个局,站在里面的是大家

    • 和二次元谈恋爱:

      柯南,你什么时候恢复新一的身份。。

    • 齐晴:

      柯南你懂好多

  • 天真:

    吴邪加油

  • 三少江南三叔:

    这是江南写的吧

    • 天真:

      煞笔

  • 阿诺:

    吴邪什么时候被恨意蒙蔽了心灵了呢,为什么爆发出来的是比幕后人更可怕的阴谋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 吐槽:

    盗墓笔记特么怎么变成了侦探小说了昂,棺材呢,粽子呢,明器呢!嚓!

  • 黑眼睛最酷了: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一直以来都是敌人在暗处操纵和暗算,我们在明处身不由己,现在吴邪要用障眼法使自己退到暗处,逼敌人站到明处。

    • 长手指:

      准确点说就是,让无邪自己创造的敌人跟真正的敌人互掐,从而让自己占据主导地位。

      • 槑:

        看你一句就明白上面的一章。。

  • 夏尔:

    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 长手指:

      瓶子就是的,这一系列事件专门培养种人啊!

  • 长手指:

    那就多看几遍呗,反正我一遍就看懂了,

  • 长手指:

    丫的,谁说是同人的,沙海小说都出版了,署名南派三叔,正宗的好不?!

    • じ夜ぷ未完待续:

      不是三叔写的,虽然署名是,可是写作风格变太多

  • 夏尔:

    培养了很多好像和世界没有任何关系的人

  • 小波:

    好奇怪,怎么有点变味了。晕晕晕

  • 周扬清:

    臭梁湾哼

  • Superficia:

    总觉得某个头像重复了太多次了。。

  • 我只是一个颖子:

    应该先把藏海花看完吗 虽说这本书我看懂了 却一点也不明白缘由 敌人是谁 吴邪在哪里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要反击

  • 毛淑楠:

     ,。。。。。。

  • 321:

    因为天真知道了一切,前面黑瞎子不是说了么,他就是那个知道了所有密秘的人

  • mumu爱布丁:

    嗯哼~作者明显看了很多日漫啊~野望都出来了~路飞の野望~

  • mumu爱布丁:

    塌肩膀的不是杀了云彩么……看起来是要给云彩报仇的节奏啊~嘻嘻

  • じ夜ぷ未完待续:

    三叔的盗墓笔记被毁了,吴邪如果让三叔续写,不会这么恐怖。现在的吴邪,计谋上小哥也自叹不如了吧。……用我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 自 嘲 ╮:

    我觉得三叔是留给我们一个幻想,让我们想想藏海花铁三角的经历,然后再打翻

  • zhouleyu:

    我觉得三叔是留给我们一个幻想,让我们想想

  • 额:

    感觉不是三叔的笔锋

  • 我:

    越来越没有盗墓笔记的味儿了,到底是谁在写呀

  • 醉清晨:

    2015 8.17小哥出关 QQ群115855959 欢迎瓶邪进群

  • 忆语:

    天真是为了小哥么,表示晕晕乎乎的。

  • 丁一涵:

    天真还是天真呢,连喜羊羊都哼出来了

  • 橘子:

    2333话说天真你好欢脱啊

  • 小三爷加油啊:

    是啊,无邪一定是恨到无论如何都无法在忍下去的地步,才会设计出这样的局,真的辛苦了

  • 呓呓:

    喜,羊,羊,,,,,,,,,,,,,,,,,

  • 叫我校花:

    臭梁湾 哼

  • 酱油:

    小哥才是最累的

  • 赞成:

    赞成

  • 呵呵:

    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 野望你妹:

    我也开始觉得不是三叔写的了。居然用野望这个词!尼玛作者是个动漫宅啊!中国人都说野心好么?三叔不可能对于词汇的运用能力这么差吧?

  • 吾王起灵:

    看的好晕有木有啊,三苏你到底是在写什么,晕啊

  • 美羊羊:

    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