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穴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底部的石滩,中间高四周低,四周在水下,中间在水上。所有小碎石头,都是黑色的。冲刷得像黑色的围棋一样。

水在这里非常平缓,能感觉到水流往这些软石下渗透,这应该是滤水体系的一部分。

这些水是从哪儿来的,是雨水,还是本来就在这个废墟地下的水?如果是雨水的话,为何现在自己还活着。

不是应该已经被腐蚀干净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苍白,出现了无数的溃烂点,他意识到不对,不是自己没有被腐蚀,而是自己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了。

难道刚才自己的脖子被摔烂了。

他努力扭动身子,一脱离水,重力立即让他的膝盖剧痛无比。让他立即惨叫起来。

但是疼痛也让黎簇瞬间脱离那种混沌的状态,他大吼了几声,爬上了干燥的石滩顶部。

他仰卧着,看到了从洞顶上垂下的犹如瀑布一样的植物根须。洞壁上也是,大量的植物根须贴着洞壁蔓延下来。磷光从水面下透上来,整个洞穴被一种魔幻一样的绿光笼罩着。

他看了看身上的皮肤,腐蚀得非常厉害,即使治好了,自己估计也是一个类似于严重烧伤的人。但是这里这些水的腐蚀性已经减弱了,可能混合了一些地下水。否则自己应该已经变成白骨了。

他没有继续考虑下去,而是开始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去看自己的伤口。

到现在还没死,那就基本上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就别做无用的事情。

他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已经完全变形,剧痛丝毫没有任何的减弱。

“我需要一个专业的医生。”他想着,有一瞬间,他会忽然想到学校,想到自己在自己的座位上写作业,看隔壁班的女生穿着白裙子从窗口走过。

单纯安全而且只需要烦恼老师的怒吼的日子,当时觉得无比的厌恶,现在想想,还真是简单。

自己怎么会混到这种地步。

背包里只剩下一些食物,其他就只有一条绳子和一些攀爬的小工具,他默默的算了一下,让这条腿废掉,自己只剩下一条健全的腿,整个复原时间估计需要三个月吧,在这里撑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就能以残疾人的身份重新跳入水里,找地方出去。

他必须得求救,否则,这种死法太痛苦了。

但是他想不出求救的方法,他坐在那里,一边呻吟,用大部分的精力忍受痛苦,一边用剩下的精力思考。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四周的光线,一些之前看不到的东西,在绿光中慢慢显出了轮廓。

他看到在那些植物的根须中,隐藏着很多的浮雕和雕像,因为和这些藤蔓几乎已经融为一体,很难察觉。

距离还是较远,看不清楚细节,但是其中的雕像,体积很大,他看到了其中一座雕像,被藤蔓缠绕,但是画面还是相当的熟悉。

“哦,SHIT!”他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这个地方,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会惊讶或者犹豫,这是他以为。佛像,不认识的地方性文明的邪神,或者是其他的外来宗教。

但是他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个人的雕像,出现在这个地方。他惊呆了,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

80年代开始修建的这个沙漠地下建筑,奇怪的建筑结构,无数的信息在他脑子里胡乱窜来窜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这里所有的一切,是这么个用途。”黎簇明白了,他懂了,他觉得好笑,但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随即涌上一股悲哀:“我不能死,我得把我能看到的东西带出去。”

他抬头看了看垂下的那些根须,从背包里取出绳子和勾爪,做了个绳套。尝试够到那些根须,把绳套绑上去。

根须离他有三四个人的距离,他抛了几下,绕上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根。

他挥动了一下手臂,他无论动哪个地方,都是浑身的剧痛。

他躺倒在地,精疲力尽,吃了几口干粮,就着喉咙里的血咽下去。他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他的腰间,他没解开,他也不是睡着了,事实上,他终于晕了过去。

在另一边,梁湾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这是一个3区靠近核心的地方,她一路毫无目的的乱走,等她冷静下来,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方。

这个房间是她一路过来,看到的唯一一个“房间”,其他的入口全部通往的是另一条管道。

房间里有废弃的桌椅,造型很呆板,但是用料相当的考究。让她决定在这里休息,这个房间有一个通风口,有一股暖风从这个通风口涌进来。

在阴冷的管道内,这股暖风让这个房间很有安全感。

在房间的尽头,也有一个水池,这个水池是封闭的,从边上墙壁上的很多挂衣钩和木头长立柜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洗澡的地方。在墙壁上还有怀疑是之前装莲蓬头冲淋浴的装置,现在都消失了。

水池中的水有一点温度。

梁湾在椅子上休息了很长时间,她毫不怀疑,黎簇和苏万已经死了。在混乱中她跟着杨好跳进了滤水池。那个男孩子,丝毫没有顾忌她,只顾自己跑了。

男人在任何场合都靠不住,特别是这种特别需要他们能靠得住的时候。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倒计时还在跳表。而离吴邪说的,活过三天,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不管吴邪当时的话是什么意思,至少事实是,在这里活过三天确实非常难。

她在水池里洗了把脸,意识到这个水池里的水非常干净。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些心动,犹豫了一下,她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走近了水池里。

并不是滚烫的水,但是有些温度的水,开始清洁她身上的每个毛孔,让她感觉到一种令人晕眩的愉悦。

她把头埋入水中,让自己冷静下来。荧光棒的光线不强,但是在黑暗中这样的体验,让她有一种在做SPA的错觉。

她抬起头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发烧了。

高压环境下,她的身体经常会没有原因的发烧。她看着自己的肩膀,白皙的皮肤上,慢慢开始出现花纹。那是一只凤凰的图腾。

她从小就对自己的纹身非常迷惑,她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纹上去的,这个只有在体温升高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图案,她只在某一个人身上,看到过相同的现象。

评论
  • 脑残粉:

    哇!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居然也有纹身!!!

  • 吴邪:

    跟藏人一样的纹身?和尚出家前的女儿?梁湾,你族人来找你了

  • 黎族:

    死女人,你咒我们,打不死的小强

  • 筘筘:

    凤凰纹身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连汪家都要无条件服从!

  • 吃惊:

    纹身!!!

  • 三叔:

    怎么没有人关注黎簇看到了什么?好吧,这章的重点有点多~~~~

    • 黎族:

      啊呀!我都说死都会带出来面世了,拿肯定会知道的,等等就好

  • 闷油瓶:

    终于找到知己了!寻亲路上有伴

  • 吴邪:

    你的知己是小爷我!!!

    • 闷油瓶:

      咳,说错了,不是知己,只是同病相连而已

  • 小哥:

    梁湾?我只要吴邪。

  • 雕像:

    其实我姓毛

  • 路人甲:

    我擦 黎簇不是毁容了吧! 不要啊!!!!!! NONONONONO!

  • 路人甲:

    那凤凰纹身。。。。
    梁湾和小哥一样是失忆人群?
    他们有媒妁之言么,有婚约么?有么有么?

    • 路人乙:

      没有没有 绝对没有

      • 路人丙:

        1、是凤还是凰还是凤凰?
        2、凤配凰,凰配凤,凤凰和龙是一家,和麒麟没关系
        3、瓶邪王道瓶邪王道瓶邪王道……

  • 南派大叔:

    这样写下去的话,估计麒麟,凤凰,青龙,朱雀,白虎都要出来~这个坑很深啊

  • 小哥:

    行了,都他妈别瞎扯了,

  • 篮球场:

    我又来当测量工具了~~

  • 莫名:

    梁湾是和小哥一样的人么?只有高温纹身才能显现出来、、、、2015年,长白山,寻小哥

  • ;路人已:

    你不怕无邪杀了你

  • 酱油君:

    毛xx是1976年西去的。。。这时间能否对上?

  • 呵呵:

    是毛爷爷

    • 抱歉此用户名加载失败:

      我也想到了毛爷爷,其实盗墓笔记里的“它”就是国家的,为了寻找长生和复活,应该是毛爷爷

    • 天真:

      我也觉得是毛爷爷

  • 吴邪:

    油瓶要我就对了

  • 有点小忧桑的男生:

    我擦 最烦这女的

  • 真相?:

    不喜欢梁弯,不过看这样子她也算个重要配角一时半活儿是死不了了,真烦人。

    • 栗梓孟:

      表同意

  • 夏尔:

    叫毛线

    • 丁一涵:

      少爷别闹

  • 哈哈:

    毛爷爷

  • 邪】卍:

    嗷呜~

  • 邪】卍:

    为啥纹身是五神兽,。。。。。。。。

  • 小哥:

    就他妈的是,可前往别和小哥扯上什么关系,否则三叔好了我也得掐死他

  • 小哥:

    就是,

  • 小哥:

    就他妈的是,可前千万和我扯上什么关系,否则三叔好了我也得掐死他。我只要吴邪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就是,我擦,最烦这女人了,可千万别和张起灵扯上什么关系,不然三叔就算出院了,我也要让他躺回去!!凤凰纹身哪有麒麟纹身霸气!!!

  • 解海棠:

    某个人是指那时在医院里的小哥

  • Byone_:

    我要看的是吴邪啊 讲一大堆那几个人的干嘛 小三爷出场率竟然这么低?不科学!!

  • 可KKKKeeee115:

    草,汪家人!死梁湾,敢抢天真嫂子的小哥,我们瓶邪党饶不了你!

  • 岁月静好:

    别告诉我这女的见过小哥。。她提到的应该是那个藏族人

  • 岁月静好:

    别告诉我这女的见过小哥。。她提到的应该是那个藏族人

  • 丁一涵:

    我家黑瞎呢

  • 闷油瓶子:

    这女的好烦-A-为什么有纹身!!!!!!!!

  • 闷油瓶:

    这个女人动不动说男人靠不住,只是因为她没有什么优点吸引那些会为心爱之人掏心掏肺的男人

  • 闷油瓶:

    我不认识她,我只要天真

  • 都什么玩意儿:

    梁湾被讨厌的莫名其妙,有些人真是够了,出现个女性角色就要唧唧歪歪,书迷这么多,喜欢的人物也这么多,你怎么不把其他人都杀了,只你自己喜欢就好了。

  • 水池:

    不喜欢梁湾,但貌似她不是打酱油的

  • 栗梓孟:

    梁湾也太婊了吧,什么纹身别扯咱小哥身上啊,不然吴邪劈死你

  • 张起灵:

    这是小哥老妹

  • 张起灵:

    这是我老妹

  • 王千千:

    可能是汪家体质特殊或者身份特殊的人。就和麒麟纹身一样。不是每个家族里的人才有吧!所以有一定的作用

  • 择夏槿凉安:

    为毛我不喜欢黎簇

  • 讨厌男主: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看到大家都不喜欢我就放心了。即使是凤凰纹身又怎样,闷油瓶也不会理你的。反正不会是张家人。汪家信仰的,就是张家要反抗的。哼!和吴邪争闷油瓶,去死!

    • 沙海:

      整天就想瓶邪,也是醉了。

  • 吴邪:

    梁湾!说!你和汪家有什么关系!!

  • 黎簇:

    丫的,老子看到的那塑像是毛泽东。

  • 解放牌:

    不是应该用解放牌大卡车吗

  • 吴邪:

    这个女人是汪家人

  • 静候灵归:

    为什么我感觉黎簇像路明非

    • 五神兽:

      路明非没有黎簇很

  • 路人甲:

    为毛都讨厌梁湾 ,真待么是有病莫各其妙的出s个女性角色就唧唧歪歪的

  • kindsome:

    这女的不会是因为自己身上有纹身,又发现小哥身上也有纹身,所以喜欢上小哥,以为是天生一对吧o( ̄ヘ ̄o)

  • 天真如吴邪:

    凤凰纹身好像牛逼xx的样子

  • 宫丶心美人:

    汪家人,她自己也不知道

  • 无邪:

    知己你妹啊,那我呢?!

  • 根号三:

    应该是汪家人

  • 纹身:

    我擦,动不动就吻我。我要吻在胸前。

  • 。。。:

    那个雕像是什么?

  • 三叔:

    被瓶邪洗脑了

  • 三叔:

    我好成功。

  • 丫:

    啧啧

  • Pkl:

  • 无心:

    我超级不明白三叔为什么总爱黑毛爷爷

  • 闷小瓶:

    我艹,这女的是汪家人

  • lyreniniveh:

    评论里面某些人是不是有病,凭什么人家就不能有纹身,纹身是小哥的专利啊。湾姐姐只是想搞清楚自己的纹身是怎么回事,又不是来拆你们的CP,更何况瓶邪本来就是YY出来的,自己回家YY就行了,别到处乱咬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