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簇到处乱抓,什么都没抓到,跌了有10秒钟摔进了水里。

水是温暖的,身上的瘙痒和痛苦,在两三秒内被洗涤干净。

他们挣扎出水面,四周一片漆黑,黎簇大叫:“所有人都没事吧?”

“有事!”苏万在很远的地方大叫:“有东西在咬我小弟弟!”

“我没问你小弟弟,我问你人怎么样!”黎簇大叫。

苏万继续在哪儿大骂,黎簇觉得苏万的距离和自己有点儿远,刚才掉下来几个人没有隔那么远。又想大叫,“噗”一声,他身后亮起了冷焰火,是杨好抱着包漂了起来。他不会游泳,但是还挺镇定,可能是因为往下看能看水底,并不是很深的原因。

黎簇四周一看,这是一个很大的水池,非常大,边缘是一些沙子。

梁湾在他们后面一点,比苏万靠前,苏万不知道为什么,离他们很远。但是很快也游了过来。

四个人爬上岸,就发现这个水池,竟然像一个海子一样四周全是沙丘,他们爬上去,海子四周也是沙漠的地形。

“漏了那么多沙子下来?”苏万奇怪,“没埋掉真是万幸。”

杨好把冷焰火往上,就啧了一声。

所有人都抬头,这里大概有六米高,拉高的很高了,上面斑斑驳驳有大量的沙子粘在天花板上,但是天花板上并不是水泥,而是镜面。

走了几步,一路看去,整个天花板都是斑驳的镜子,不是一整面,是无数的镜面拼接的,几乎没有接缝,但是上面的水银脱落得很厉害。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抬头就能看到自己站在沙丘上,如果照明够强烈,这里似乎就是上下相对的两个沙漠。

这个房间非常大,看不到墙壁,梁湾掏出了平面图,翻阅着,拿出了其中一张。

这一张的房间名字是:“换气室。”

这里应该是空调体系的一部分,这些建筑应该都是封闭的,梁湾指了指其中一个圆形的孔洞标示,这个应该就是他们掉下来的地方,下面的巨大圆圈代表水池。标示上写着滤沙池。

都不知道在体系里是做什么用途。

没有人在这里等他们,看来吴邪还是相当不CARE这些事情的。不是很尊重人啊。

平面图上指示的出口在他们左边,一行人走过去,那个口子已经被一看就是厚得连娘都不认识的铁门堵住了。

该不是只是一个封闭的房间?黎簇奇怪,吴邪他们是在其他的入口?

他们回到那个滤沙池边上,苏万就道:“吴老板的意思,该不是就是让我们在这个地下呆三天?”

吴邪的话所传递信息都很准确,不会危言耸听的,黎簇看着水池,又疑惑的抬头看头顶。

镜子把水池整个倒影了出来,他看到在头顶的镜子倒影的水池里,漂着一个白色的东西。

他低头看水池,水池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他抬头看镜子里倒影,确实漂着一个东西,而且离岸还不远。

模模糊糊的,像是一具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尸,冷冽、冰冷、鬼气森森。

他打了个响指,“谁看到附近有石头了,捡块石头给我。”

他转头,正看到苏万捂着裆口倒在了地上,开始呻吟起来。

“又搞什么?”

“我说了,有东西咬我小弟弟!”苏万道,一边就解开裤子,杨好拿冷焰火逼近,就看到苏万的裆部,长满了浓密的黑毛。

杨好和黎簇面面相觑,“你的毛长的也忒多了点。”

“不是我的毛!”苏万就去扯,一扯,一条粗大的长满黑毛的东西就被扯了起来。

之前的那种蛇,他们杀了不少,没想到能从苏万的裤裆里扯出那么大一条来。

苏万看到惊叫一声就甩了出去,直甩了到杨好脸上,杨好跳起来就窜出一丈多远。

黎簇看到苏万的生殖器根部,被咬出了两个大血洞,开始默默流着黑血。

黎簇那一瞬间想着要不要去帮苏万吸出毒血,瞬间觉得一股反胃,回头看梁湾,“梁医生,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梁湾丝毫不顾及,拨开苏万的生殖器,就挤压了好几下,问苏万:“头晕吗?四肢有麻痹感吗?”

苏万就道:“没有,你要对我负责啊。”

梁湾一个巴掌,“对你负责一个小时后就要守寡,你能配合治疗吗?”

苏万就道:“血清,我带了血清了。在包里。”

梁湾去翻苏万的包,从包里拿出血清,还有注射器和全套的消毒的东西,也不知道苏万是怎么想的,梁湾瞬间就帮他注射了血清,把他的头部垫高靠在一个沙丘上。苏万在那儿骂:“为什么又是我?哎哟喂,肿了肿了。谁有手机给我拍照留念,我要传到草榴上去。”

一边杨好满手沙子的回来,说蛇跑了,没打死。

梁湾去水池里洗了手,就说蛇是从水里来的,杨好的冷焰火灭了,打起手电往水里照去,没有看到蛇的踪迹,黎簇却惦记着水池顶上镜子里照出来的东西。抬头看时候,却发现那白色的东西没了。

自己白内障了?他疑惑了一下,又听见苏万狼叫,不耐烦的回头看,苏万靠着的沙丘被他靠垮了,他摔了四脚朝天,那个沙堆里面包裹的东西露了出来。

那是五只奇怪的容器,当然说奇怪也不奇怪,黎簇之前见过。

踢了几脚,看到了里面的样子,那是很多白色的带着黏液的碎片。

黎簇拨弄了几下,发现这五个都是打开的,黏液已经干成塑胶样子,里面有黑色的毛和鳞片。

“是蛋。”这些容器里,装的是蛋。他们之前的推测,这些汽车是把容器运进来,然后装了东西运出去。他们从沙漠中往外运的,是这些蛋。

那种蛇的蛋。

杨好踹散了剩下另外几个沙堆,发现这里的沙层下面,有无数的这种容器。

“此地不宜久留。”黎簇道:“不管怎么弄,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我们真的活不过三天。姐姐找找出口,杨子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要在这里生火。苏万你把枪拿出来,装子弹。”

下雨还能躲到这里逃过一劫,是因为对于环境还大致了解,这里如果出事,不做准备必死无疑。

评论
  • 蛇:

    艹 真难吃

  • 苏万:

    吴邪早就把该带的东西告诉我了………

  • 黎簇:

    难怪你像个哆啦A梦~~~

  • 苏万:

    麻痹 是不是觉得我二弟长得像你女朋友?

  • 苏万:

    我操!又是我!咬的还是小弟弟!想要我断子绝孙啊!

  • 梁湾::

    毒蛇你是闹哪样-_-#我和苏万没可能好吗 黎簇作为男一咱家还是会考虑的

  • 梁湾:

    突然很想看黎簇帮苏万吸毒血的场景呢?呵呵呵。。。。。。。

    • 杨好:

      我也是我也是。话说腐女配腐男,从了我吧

  • 帅哥一枚:

    不错嘛

  • 蛇:

    我感觉好惨……

  • 志愿者:

    我来了

  • 终结者:

    我还没有出现,你们都得死!

  • 草榴:

    奶奶的,我早被封杀了

  • 黎簇:

    那里是留给我的!死蛇!

  • 读者:

    感觉比不上盗墓笔记是怎么回事? = =

  • 苏万小弟弟:

    默默地流着黑血。。。

  • 粉丝:

    因为没胖子

  • 围观的哔毛蛇:

    三叔的节操已经不能用碎成渣渣形容了…..

  • 丁洁:

    草榴,不会因为你被封的吧?

  • 草榴:

    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华人服务….

    • 谁有手机给我拍照留念,我要传到草榴上去:

      笑尿

  • 夏尔:

    飘在空中围观。。。

    • 丁一涵:

      少爷小心

  • 盗墓:

    因为没有铁三角

    • 荣荣:

      因为没有小哥。

  • 梁湾:

    小万别动姐姐帮伱吸毒血

    • 黎簇:

      姐姐,让我来吧~

  • 小哥:

    要是天真被咬了。。。。。。

  • 月下葬花魂:

    我去,无邪霸气啊

  • 无邪:

    果断霸气

  • 平面图:

    我就是不湿 就算淋了酸雨也不会湿 就算掉进水里也不会湿 你们这些湿了的家伙们 太坏了!

  • 你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

  • 岁月静好:

    好恶

  • 盗:

    如果是小哥他们

  • 盗:

    接上 他妈的,绝对不会有这么恶心的场面出现

  • 藏海花:

    小哥,你在哪

  • 公子君卿:

    →_→感觉苏万好心酸

  • 橘子:

    23333333

  • 黑毛蛇:

    我好惨

  • 粗心:

    2333这是私心吧如果是小哥他们

  • 解语花:

    我想吴邪了

    • 栗梓孟:

      我想铁三角了

  • 墨:

    好邪恶

  • 王胖子:

    天真。。

  • 胖子:

    黎簇口活不错的

  • 蛇:

    是吴邪指使的

  • 苏万:

    姐姐轻点,我的小弟弟充血肿胀了,快帮我搓搓

  • 苏万i:

    梁湾毫不顾及就拨开苏万的生殖器,,,看起来好像十分娴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