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他跳下沙丘,开始快步往对面走去,黎簇有些奇怪,他也抬头看天,就看到天上刚才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大片乌云,现在开始起风了,乌云开始撕裂,把天空露了出来。杨好道:“我怎么觉得这事情这么无厘头呢?鸭梨,我们回家吧。”

黎簇看了看天,看了看四周的沙漠,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开始发起抖来。

他意识到了吴邪话里的意思,他不寒而栗起来,吴邪这个人有些毛病,不知道他之前经历了什么,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往往最后相当的可怕和严重。

“活过接下去这三天。”苏万看了看自己背包,掰着手指,“很简单啊。”

黎簇忽然冲下沙丘的一半,对着吴邪大喊:“这里到底是哪里?”

吴邪没有回头,只道:“你们在一道门的里面。别妄想出去,没有我,谁也出不去。”

三个人目送吴邪消失在黑暗中,面面相觑,“接下来的三天,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马上就要过12点了。”杨好问。

“我觉得应该是从现在算起。”苏万扬了扬手,他的手表上有一个小红灯亮了,开始发出嘀嘀嘀的声音。

“这又是什么功能?”

“天气灾难警报,湿度和压力发生大幅变化的时候会自动启动,一般红灯亮,是雷暴。”苏万道:“啊,我只带了一把伞,怎么办。”

黎簇看了看天,天上的乌云呈现一股浓稠的状态,他们还感觉不到风,但是云层之中肯定已经是风卷如龙,云越来越低,简直就像要坠毁到沙漠里一样。

“会打雷?”黎簇自言自语道。

苏万点头。

“能劈死你就好了。”杨好看着苏万拿伞,那是一把花伞,只有一个小洋帽一样大,“这是童伞。你为什么会带把伞来,你来沙漠旅游你带把伞来干嘛?”

苏万指了指天,显得很无辜,接着一道闪电闪过,把整个沙漠都照亮了。大雨倾盆而下。

“门后面?”黎簇心说,什么时候了还打哑谜,什么门后面?地狱之门?

就觉得脸上有一些灼烧的感觉,黎簇摸了摸,发现粘了水的皮肤竟然开始起泡蜕皮。

“我操!”杨好大吼一声,“酸雨!”

这其实只能说是腐蚀性的雨,但是疼痛随之而来,几个人抱头鼠窜,想找地方避雨。

冲到露出来的汽车那边,几个人先想开门,发现车门封的死死的,根本无法撼动。

再次冲回去,三个人慌不择路,全部挤进了梁湾的帐篷。

梁湾被雷声惊醒,刚坐起来,就看到三个男孩子冲进来,脸上全部都是水泡,吓的惊叫起来。

怕身上的水沾到梁湾的皮肤,三个人进来之后立即往边上贴去,但是帐篷很小,就算贴到帐篷边缘极限,四个人之间还是几乎紧贴在一起。

“滚出去。”梁湾说道:“否则老娘不客气了。”

“我们出去就是死,这雨能把人熔化了。”杨好道:“你不会这么狠心吧。”

梁湾看了看他们的手,就皱起了眉头:“三个人把衣服都脱了!”

黎簇愣了愣:“那你也不用那么好心,我们现在没心情。”

“少废话。”梁湾说道:“水弄湿了你们的衣服,会腐蚀到肌肉的,把衣服脱了,用清水把身上洗了。”

“清水在外面的包里。”苏万道,杨好就道:“用沙子,沙子也可以洗澡。”

“用硫酸洗身体,用砂纸搓,这是满清十大酷刑啊。”苏万道,“用口水行吗?我们吐出来,收集一点。”

说着就往自己身上吐,黎簇眼珠转了一下,苏万当然是不靠谱,但是他的说法未必没有用。

“用尿!姐姐,有瓶子吗?”

三个人在狭小的帐篷里,用梁湾的水壶接了尿,然后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擦拭,杨好最后一个接完之后,苏万就看梁湾:“姐姐也支援一点。”被梁湾抽了一个大嘴巴。以至于梁湾也不得不用尿洗手。

整个帐篷里骚气熏天,梁湾都快崩溃了,道:“你们的尿怎么那么臭?!”,苏万自豪道:“处男嘛。我火气大我自豪。”

洗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黎簇感觉头上有东西滴下来,骂道:“谁他妈往上也尿了。”一抹不对,抬头就看到帐篷上竟然融化出了一个洞。

他把梁湾的手电靠近帐篷的顶部,看到帐篷已经被腐蚀的非常薄了,随时会被腐蚀穿。

活过三天,能不能再活三小时都是问题啊。狗日的吴邪,你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

对啊,吴邪这小子每件事情都有自己的目的,他为什么让我独自面对这么棘手的场面?不怕我撑不过去吗?

黎簇想着,外面又是几个惊雷,雨更大了,满耳是雨声,一万挺机关枪扫射一样。

他忽然意识到了吴邪的目的,对梁湾说道:“穿上鞋,把身上所有裸露的地方全部包起来。”

“你想干嘛?”

“我们要下去,下到地下去。”

“那些藤蔓。”

“那些藤蔓听不到我们,它们现在什么也听不到。吴邪知道他刚才如果要我下到地下去,我绝对宁可死也不会从的。他让我自己选择了。狗日的额,我要下去抽他。”

黑眼镜在,被抽的恐怕是自己,不过无所谓了,要表明态度。

四个人顶起帐篷,把底部切掉,然后先去摸索自己的包,把所有的行李全部收集起来,开始像COSPALY乌龟一样开始跌跌撞撞的走下沙丘,往吴邪的方向走去,方向迷失的时候就三个人撑起,梁湾去看。

一路就走到了吴邪出现的沙丘上,帐篷上已经出现了十几个细小的破洞。他们在那儿转圈,苏万问道:“入口在哪儿?”

黎簇低头出去四处张望,一道闪电闪过,他就看到之前的离人悲,竟然就立在自己四步远的地方:“那儿!”

吴邪留下的记号。

几个人走了过去,到了离人悲面前,用帐篷把碑盖上,黎簇就去拔那个碑,拔了几下,碑松动了,他们底下的沙子顿时塌陷,四个人一下子连人带沙子、带水、带帐篷掉了下去。

评论
  • 黎簇:

    苏万你哪里还是处男,不记得那个晚上了吗

  • 苏万:

    我火大,我自豪

  • 酸雨:

    哼,随时受不了!

    • 作家崔成浩:

      模仿我,随时受不了。报上你的经纬度!

  • 吴邪:

    孩子们好运吧w

  • 梁湾:

    我靠,三男一女………差点以为是东京热了……

  • 尿:

    你们好恶心啊,把我抹身上。。。。。等等,你们在帐篷里,屁大的地方,三个人放水,梁湾应该看到啊

  • 鸭梨:

    苏万,你是哆啦A梦吗?来个沙漠你怎么什么都有?!你的包是任意门吧?!

  • 人头:

    藏海花还写不写了?怎么这么拖拉!

    • 藏海花:

      有的看不错了 还特么催 有种你接着写!

      • 三叔:

        再催!我压力大,封笔了

  • 某只:

    吴邪威武!

  • 语文老尸:

    沙底下怎么回事?外星人基地?

  • 青铜门:

    你们怎么在我肚子里?

  • 黎族:

    这什么门?还往下开的!

    • 天真:

      天门。。。。。。大概是,来追到我,我就告诉你!

    • 胖子:

      谁骂我家小邪,还要抽他。小邪等着,爷马上来救你!

    • 胖子:

      谁骂我家小邪,

  • 门:

    我叫青铜

  • 墓碑:

    我我我……我好无辜啊,拔了我也别乱扔啊。。

  • 曾小贤:

    向下开有什么,我地道都可以挖到天台去。

  • 梁湾:

    哇!三个男人尿尿,!哇,好想喝啊,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故意扇他的

  • 帐篷:

    谁来体谅我啊!我好疼啊!!!

  • 焚香:

    哈哈哈无邪好帅啊,别妄想出去!没有我 你们谁也出不去。 我第一次觉得无邪也可以这么帅有木有。。

  • 东京热:

    我选演员很讲究哦

  • 黑瞎子:

    下来我绝对抽死你丫的小鬼

    • 丁一涵:

      瞎子别生气

  • 夏尔:

    我也跟着掉下去了。。。。赛巴斯!

    • 丁一涵:

      少爷小心,我来救你了

  • 訞諺:

    苏万=胖子

  • Sissi_M:

    诶无邪啊,十分在意’门’啊’命’啊。的嘛。

  • 小哥:

    那是长白山的“青铜门”

  • 小哥淡定的说:

    不是说这里不是吉林沙漠吗怎么又是了?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看到最后吴邪”扯掉自己的头发,露出已经剃光的光头,雨披里是喇嘛的衣服”就突然觉得好伤感,我不是腐女,却为小哥和吴邪的感情所感动,所牵引!谁能知道吴邪从墨脱回来后带着怎样绝望而又悲伤的心情隐匿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一遍一遍的制定反击计划,然后转变“天真无邪”的自己! “啊,那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读完吴邪的这句话我突然想到了吴邪手臂那17道狰狞的伤口,还有他眼睁睁看着闷油瓶消失在长白山苍茫雪山时的心痛!一个出世了的人,却依然有着一个属于尘世最真挚的牵挂!在淡漠之间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萦绕心头,尽在不言中!

    • 薰衣草的爱恋:

      吴邪是出家了吗?因为我没看过盗墓笔记小说,但是现在他头发又长出来了

    • 千落:

      这是哪里的情节?我怎么好像没看过????

    • 千落:

      请问这是哪里的情节呢?我怎么好像没看过????

  • 王胜林:

    哟。。我是无邪,好好干下去,4个小伙子

  • 解海棠:

    敢抽我吴邪,小子我让瞎子先抽死你

  • 梁湾:

    我靠 !!!!!!!!!

  • 0.0:

    一道门?? 我擦 青铜门??

  • 徐磊:

    吴邪没有回头,只道:“你们在一道门的里面。别妄想出去,没有我,谁也出不去。”

  • 徐磊:

    这道门就是整个计划整个局的开始。不管是谁,最后都很难全身而退,包括汪家人。

  • 荣荣:

    应该就是小哥的青铜巨门。

  • 粗心:

    无邪v5好帅

  • 猜测:

    可恶,他们凭什么喊吴邪‘’那小子‘’

  • 栗梓孟:

    好担心吴邪..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伤感?hhhhhh..

  • 酱油:

    这是青铜门里吗?

  • kindsome:

    青铜门

  • 小哥:

    失败17次,多疼

  • 苏万i:

    姐姐要不然你帮我们消消火吧!

  • 唯琳:

    看到吴邪的转变不由得想起小哥。“我是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其实我记的不太清楚,太悲伤了)心疼小哥,他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只有吴邪,“如果哪天我这个人消失了,恐怕没有人知道吧。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记得我……”他和小邪的关系最好的,每当小邪遇险,他总是能为小邪涉险,即使可能会让自己身处险境。没来由的心酸,小邪没了他的保护开始学会了保护自己,不希望在拖累他。他们之前的感情是超越恋人的。大写的心疼

  • 花儿爷:

    谁骂我家小邪,还要抽他。小邪等着,爷马上来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