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他所料,他的刀刺到之前,那个人已经移动了位置。

反应速度太快,但是解雨臣还是明显感觉到,这个人和张起灵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他和张起灵交过手,对方没有让他预测到动作。

但是即使如此,这个人也最起码有20多年的基础功底,他的反应速度让他可以根据形势来判断出招的方式,刚才从刀缝里插手进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动作,对方使用这种动作,显然自己的速度让对方觉得完全有机会中途变招。

而且对方还不止一个人。

他不能跑,如果他要跑,他刚才早就一起从窗口跳出去了。他必须为之后的计划,争取更多的东西,这种争取对于他自己来说是残忍的。

解雨臣一招落空之后,退回到车厢的中间,两边的人也没有贸然逼近。火车的速度很快,两边的窗都关着,显然他们很有信心,解雨臣已经无路可逃。

争取的第一件事情,把注意力完全引到自己的身上,给吴邪足够的设局的时间。

没有人想过幕后的总操盘手是吴邪,熟悉他们的人,都会觉得,在这个时代,有能力暗布迷局的人,只有解家少爷一个了。

既然你们是这么理解的,那必须让你们重视起来,让你知道,你们不提醒十二分的精神,拿出所有的力量来防范我,即使是你们这样的势力,也是完全不够看的。

解雨臣把自己的脱臼的关节接回去,看着两边逼近的人,忽然笑了笑。

笑的有些绝望,至少其中一个人是那么理解的,苦涩或者绝望,不可能有其他的意义了。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呼啸,火车冲入一个山洞,四周一下一片漆黑。

三秒后火车从另一头冲了出来,车厢中间的解雨臣已经不见了踪迹。

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少许惊讶,他们往四周看了看,有几个人低头去看座位底下,有几个人去看窗户有没有被打开过。

座位上的人能逃散都已经逃散了,剩下没办法逃的也被他们从桌子底下揪出来检查了一遍。

几个人这才真正露出意外的表情。

其中一个拿起了手机开始拨打,这些人迅速散开往两边车厢转移。就好像刚才的打斗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车厢里的人们面面相觑,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也开始自己在车厢里寻找起来。

这个人去哪里了。他们也没有发现,解雨臣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选择在那座桥上把所有人的转移,不是因为那急流和河面的宽度,不是因为火车在这座桥上会减速。解雨臣自己出马,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车厢里,只身一人来做这些事情。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理由的。

因为这座桥之后700米就有一个山洞,因为要完成这在车厢之中消失的伎俩,只有解雨臣一个人做的到。

他故意没有逃走,故意在火车上和这些人开始正面冲突,故意让自己陷入到前后夹击的困境。就是为了这三秒的黑暗。

挑衅,不知道是否能激怒对方,但是至少这种意味已经传达出去了。

黎簇,苏万和杨好三个人,在沙丘之下的阴影中犹如丧家之犬,黎簇觉得没有这么热的道理。几个人都脱的精光,用扇子拼命的扇风,风都是炽热的。刚才冰凉的布丁,现在在他们胃里似乎在起奇怪的化学变化,恶心的感觉一直在咽喉徘徊。

“你是说,我们跟本就不在巴丹吉林沙漠,这片白色的沙漠,是另外一片沙漠?”杨好刚刚才理解了黎簇的话。“为毛啊,那个吴老板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他自己是不是也被骗了啊?”

“不可能,你看我们是被他们运到这儿来的,说明他们知道这个地方的确切位置,吴邪和那个把我们丢下来的男人,应该都知道真实的情况,但是他们把所有人都骗了。”黎簇用烟屁在沙子地里不停的画圈圈。“他们这么做应该另有目的。这么说呢,这至少会吓人一跳吧。”

吓x先生一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先要尿裤子的他们三个。

“别说,鸭梨,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苏万道:“你脑子真快,要我,遇到这种事情还得琢磨好几天才能琢磨明白。”

黎簇苦笑,从小他身边的大人都说他脑子快,他自己知道自己这种思维方式来自哪里。不计任何成本的骗人,只希望事情能够表面平和的发展下去。在他父母矛盾最大的几年,他就是这么撑过来的。

虽然他现在已经收手了,因为他早就明白——一个出色的自己并不能改变任何东西,即使他用尽全身解数想告诉父母,只要不分开,自己可以很优秀。但是父母还是分开了。

如今他的欺骗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他明白一个骗局,如果要不计成本的完成,总能够完成的。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些人会在这种环节骗人,杨好的疑问也是他的疑问。

为什么?

识破一个骗局最好的办法是,想想如果这么骗人,那些被骗人的会怎么以为。

黎簇觉得吴邪和那个丢他们出来的人并不是想骗他们三个,以前也许想骗,但是现在不想骗了,否则他们一定会把苏万的表摘掉。

以前骗他们,基本上是怕他们把消息传播出去,那么,他们真正要骗的人,应该是x先生。

x先生不知道这个事情,x先生认为他们还有三天才能到达目的地。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到了。

时间,这个骗局给了他们三天时间。

“那些装备。”黎簇想了起来,“上次我进这里的时候,在海子的边上,所有的装备都被抛进水里。”

如果吴邪之前在这些装备上做过了手脚,如果要消灭这些痕迹,最好的办法是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把这些装备毁掉,那么说,毁掉这些装备的人是吴邪自己,他的真实目的,也许只是毁掉那只队伍的GPS。为了不让人怀疑,他把所有的装备都毁掉了。

吴邪也是在那个时候,和他说,这个队伍里还有其他居心不良的人。

“真是环环相扣。”黎簇在这么炎热的地方,体内都开始溢出冷汗,他意识到自己应该好好想想之前那一次进入沙漠,吴邪的所有行为和他们遇到的所有的事情。

这个男人并不是在游玩,一切都是有目的。

“不对,这还是有点说不通啊。”苏万想了想道:“咱们还是想的不对。”

评论
  • 解雨臣:

    我穿了隐身斗蓬

  • 装备::

    尼玛的个鸡毛,为毛要把我都毁掉?

  • 小哥:

    果然还是我最牛

  • x先生:

    怎么回事,人呢?我被骗了!

  • 小花:

    。。。 。。。

  • 哈利波特:

    乱入。。。。。。

    • 伏地魔:

      你好我是你的老朋友。。。。

  • 哈利:

    我什么时候把斗蓬借你的、、、 要收费的

  • ABC: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不是三苏写的吧!!!!!!

    • 三苏:

      苏三离了洪洞县,转身来在大宅前~

  • 无语:

    三苏你。。。。。。。

  • 我去。:

    智商明显不够用,早知道多存点。。。。

  • 黑瞎子:

    呵呵呵我媳妇和天真越来越牛掰了

  • 无限lucky:

    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不懂

    • 闷油瓶:

      感觉智商跟不上

  • Sissi_M:

    这是梁羽生吗是少年武侠片吗???

  • 鸭蛋:

    我晕了

  • 黑金古刀:

    这群人在作死吗。。

  • 门卫张大爷:

    XDDDD看来我还是全文身手最好的

  • 门卫张大爷:

    XDDDDD黎簇好聪明,看来那伙人还不知道古潼京的地址

  • 瓶子:

    X先生就是小三爷吧,背后操纵这一切。

  • 小A:

    呵呵

  • 高深莫测的妖异表情:

    小花是怎么消失的

  • AIDS:

    这是谁写的。没有三叔的味道了。

    • 逗比:

      三叔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 回楼上的:

      三叔啊

    • 梦见当初的纯真:

      为什么我觉得三叔还是三叔,还是原来的那个味?

  • 桥之后700米的山洞:

    没办法地理位置有优势

  • 张起灵:

    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水平。

  • 忆语:

    突然替无邪和小花感到心酸,唉!

  • 张起灵:

    • 解雨臣:

      什么玩意儿啊唱的

  • 张起灵:

    我最牛,好不好…

  • 半月:

    这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么???看不懂了啊!!!沙海再也不是像盗墓笔记一样的纯爱小说了么???

    • 噗!:

      你逗我呢……谁跟你说过盗墓笔记是纯爱小说!

    • 橘子:

      这tm本来就不是啊

  • 阿澈_:

    小花去哪了…

  • 小花花:

    看不懂,,,果然是智商问题吗

  • 夏:

    还是能看懂的,这几章很关键哈哈!终于要开始解密了!

  • 天真:

    哇嘞小天真一下子变得好帅!!!

  • 栗梓孟:

    我不要这样的无邪,小哥你快回来

  • 小卷:

    花邪党怒刷存在感

  • 渊泠:

    这几章基本一点悬疑小说高潮的味道了,虽然小鸭梨比天真的脑子好使,不过看来到底还是经历了更多的吴邪和解语花更厉害一点,果然混世道这种东西还是要靠经验的,那个X先生嘛……..应该和盗墓笔记中的“它”是同一个意思,只不过是两股不同的势力,A势力已经在盗笔中消失了,现在看来花邪打算干掉的是B势力吧………..貌似还有一个C势力在藏海花中消失了……….

  • kindsome:

    小哥终于粗线了(๑•̀ㅂ•́)و✧

  • 九头蛇伯:

    我呢?我怎么还没出来?

  • 猫头鹰:

    你好,我是你弄丢的那只猫头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