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他娘的白痴吗!!?”黎簇大骂。抡起灭火器上去,天真的希望能把这些蛇赶回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杨好从冰柜上跳下来,踢飞了几条来到了黎簇的边上,懊恼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失误失误,怎么那么多?我们撤吧。”

“这儿全是居民楼,就这么撤了,得害多少人。”黎簇道:“不能撤,得全干掉。”

“咱们肯定死这儿。”杨好就道,说完指着苏万:“咱们不死,苏万肯定也死这儿。”

他们立即看苏万,只见苏万口吐白沫地爬起来,脖子的伤口深不见底,流出来的血都发黑。舌头已经麻了,说不清楚话,只指着另一边的纸箱:“枪!狗日的,哪儿有枪。”

黎簇和杨好对视一眼,立即冲向纸箱,从里面把折叠冲锋枪掏了出来。手忙脚乱,试了好久才子弹上膛,拉上枪栓。

黎簇从来没有想过,开真枪是那么的困难,按下一次扳机的六次连发让他几乎脱手。他这才调整了力气,用力压住枪头向地上的蛇开始扫射。

没有任何悬念,蛇的速度非常快,但是在两个人形成的密集火力网下,这些蛇被草芥一样的打成了碎末,一路扫到门口。

“会不会有人报警?”停下开火之后,黎簇的耳朵已经听不清楚了,只听到杨好问他。

黎簇摇头:“不会,中国人没听过枪声,会以为是放鞭炮。”

他们收起枪,立即回去把苏万扶起来,之前黎簇还以为苏万能立即站起来,吐槽两句应该问题不大,然而他看到苏万的样子,苏万脸已经变成黑色了,没有了意识,知道坏了。

他摸了摸苏万的额头,心说不至于吧。拍了他两下,就发现苏万没呼吸了。

“死了死了!”杨好惊恐道。

他俯下去听心跳,只听到非常轻微的搏动,一下脑子一片空白,压了压苏万的脉搏,立即开始给苏万做人工呼吸。做了几下,毫无反应,一下就僵掉了。

杨好拍了黎簇一下,黎簇才反应过来,立即打了120,此时再摸苏万,发现他浑身都凉了下来,黎簇一下瘫倒在地,天旋地转。

在120来之前的间隙,他们把场面收拾好,整个过程黎簇都是无意识的,杨好说如果是毒虫咬伤需要把蛇带过去,他们只好找了个袋子,把蛇的尸体装了一条里面。

一路在120的救护车上,黎簇空灵的意识才回归,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看着担架上的苏万脸逐渐变成的苍白,他心也逐渐冷了下来。小说里以前让他觉得刺激和沧桑的情节,在现实中褪去浪漫的伪装,变得如此残忍。

似乎就在这20分钟时间里,他完全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他把脸埋在了自己的手里,听着心脏监控仪器和救护车鸣笛的声音。杨好在给苏万的父母打电话。而他的耳朵开始耳鸣,然后缓缓地什么都听不到了。

黎簇没有纠结于是谁的错,他知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他和苏万一样无辜。

他不会把自己的情感纠结在自责中,他不是这样的人,这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但是他想到的是自己的未来,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之前他觉得这是自己的宿命,但是如今他胆怯了。发自内心的胆怯,他想不到竟然宿命这种东西,会那么危险。

不仅是对自己,还有自己身边的人,自己以后做任何的决定,都要背负上这样的心理压力吗?

苏万被送进了加护病房,他们两个人坐在门外,杨好接待了苏万的父母,之后立即就下了病危通知书了。黎簇远远看着病房里的苏万,拿起了手机,按下了110。

他没有拨出去,手指在上面滑动了几下都缩了回来,他不是怕麻烦,他知道自己承担不了之后的事情了,他也知道没有人会怪他,但是他就是按不下去。

他按不下去的理由并不高尚,他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从来没有一刻,他像之前那么的兴奋,因为他发现自己不普通了。他不用考很好的成绩,不用长的特别的英俊,也可以在内心里告诉自己,自己有了藐视其他人的理由。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理由是否对自己有好处,但是这个年纪的少年,他需要这样的理由,让自己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如果他按下了这个号码,那他很快又会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理由逃课,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中学生。

正在他犹豫不决,正担心着苏万的近况的时候,忽然苏万的母亲从加护病房里出来到他面前,急促道:“鸭梨,万万叫你进去。”

黎簇愣了一下,就被苏万的母亲抓起来就拉进病房,他看到苏万已经醒了,脸色苍白,嘴唇发紫。

“没事吧。”黎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这样的成长经历,对于这样的场面也没有经验。

“怎么可能没事?”苏万用低的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

“你别担心,蛇毒如果没死,很快就能治好。”黎簇道,说完才意识到苏万的爸妈在身边。

苏万没有理会他的笑话,动了动头,已经发不太出声音了,只是让他靠近一点。

黎簇凑过去,苏万就道:“不好意思,鸭梨,有个东西我藏起来了。”

黎簇看着他,秒懂了他的意思,看来,苏万并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他。但是他很惊讶,苏万不是那种会藏东西的人。

“什么东西?”黎簇看了看他父母,就轻声问道。

“第一个包裹。”苏万说道:“在我家那颗琵琶树下面,我埋起来了。”

“第一个?”

“对,那是第一个包裹,这个包裹很关键,很对不起我藏起来了,你一定要去看一眼。”苏万道。

“你为什么要藏起来?”

“不是我要藏起来的,是寄这些东西来的人这么要求的,但是,我怕我不说就没机会了。”苏万闭上眼睛,轻声说道:“趁我爸妈都在医院,快去拿出来。”

这些没收到吗?

评论
  • 蛇:

    这些战斗力只有5的渣滓

  • 母蛇:

    先留言,后看~

  • 包裹:

    ~赶紧来找我

  • 枪:

    搞几条蛇还要老子出场!!!魂蛋

  • 苏万的父母:

    尼玛,我都听到了。

  • 观众:

    你们都够了!

  • 天真:

    好久才来就我啊!!

  • 鸭梨:

    以前是三叔坑天真,现在天真把对三叔的怨气都发泄到我身上了

  • 苏万:

    不是吧,这么快就要死了,我还想去救天真呢。

  • 酱油瓶:

    留言太有爱了。。

  • 酱油党:

  • 张起灵:

    那是因为我不在,我在你们全被秒了

  • 三叔:

    我家大侄子真是深得我的真传啊!把那姓黎的傻小子坑的一愣一愣的

  • 包裹:

    我里面有把钥匙(⊙o⊙)哦

  • 苏万的脖子:

    丫,好痛……

  • 医院:

    喂,快交钱!

  • 黎簇:

    丫的我都觉得自己也天真起来了

  • 沈琼:

    万万,我好爱你哦

  • 灭火器:

    我威力不错啊

  • 蛇:

    我不是故意的

  • 蛇:

    我有那么坏咩?

  • 路人乙:

    我只是来看留言的

  • 王胖子: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 李知航:

    。,

  • 路人丙:

    一 一+留言有爱…

  • 小工藤:

    留言真逗

  • 飞车达人:

    然后呢?

  • 枪声:

    居然有人将我听成鞭炮声!!!!!

  • 守望的距离:

    次奥,劳资想直接看结局,暴走了放心,我们家天真是小强命,恐龙死了 也会好好的活着

  • 邪】卍:

    喂,我说被蛇咬,做什么人工呼吸?

  • 解放大卡车:

    卧槽居民楼不安消音器不挡住枪口真的大丈夫????

  • 解解解解小花:

    中国人没听过枪声,会以为是放鞭炮 怪不得三十那天被鞭炮吵了一晚上

  • 黑瞎子:

    青椒饭~~~

  • 病床:

    尼玛 我都听到了 哼哼

  • 青铜门门卫室:

    苏万:我被人工呼吸了

  • 乖乖:

    额,天真是啥意思?

  • 暗夜死神:

    这是要集体去死的节奏==?。。。

  • 琵琶树:

    埋在爷底下的就是爷的东西了!谁敢动!

  • 蓝烟公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损友一般都活不长。。。。。

  • 黑瞎子:

    小花,快来找我

  • 张无瑕:

    天真在沙漠里被玩死了

  • 苏万:

    劳资的初吻……鸭梨你要对我负责TVT

  • 苏万:

    你们两个真是傻逼,不就几条蛇么,拿铲子干啥。。那里有枪的说。。

  • 粗心:

    “真他娘的白痴吗!!?”黎簇大骂。抡起灭火器上去,天真的希望能把这些蛇赶回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杨好从冰柜上跳下来,踢飞了几条来到了黎簇的边上,懊恼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失误失误,怎么那么多?我们撤吧。”我想天真了

  • 天真:

    真奇怪

  • 小毛竹:

    我要天真。

  • 胖子:

    几个小毛孩,都没什么战斗力怎么去救天真

  • 自黑者联盟:

    “天真的希望能把这些蛇赶回去”,我只看到了天真……

  • 野鸡脖子:

    同类做的不错!

  • eo:

    都是面对着沉重的压力迎难而上,但,他终归不是他,三叔,我们接受不了盗版,他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

  • 根号三:

    鸭梨这名字好萌

  • 明明:

    我心疼的是苏万的裤裆

  • 千年雨歇: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