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簇忽然觉得自己想问题的思路越来越奇怪了,他已经被最近连番发生的事情搞得有些神经质了。

摇了摇头,黎簇明白,除了自己家,他是不可能住在仓库里面去的,而且去苏万家的话,今晚也别想消停了。

他去老爹的书房,不停地翻动着老爹的书信及联络本,希望能找到沈琼的父母方面的信息。

他已经记不清老爹和沈琼父亲职务之间的一种关系,只记得他们至少是在一个体系里工作的。或者说他们至少认识。

他希望能从这个书房找到一些关于沈琼的信息,才能够知道沈琼一家在这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不久,他掏出了一份老的通讯录,通讯录后面附有老爹某一次同学聚会的名单及所有的联系方式。黎簇仔细看了看,终于在里面找到了沈琼父亲的名字,他看了看沈琼父亲的工作单位,看完之后,他愣了一下,沈琼的父亲是做物流的,难怪他会和老爹有业务联系,老爹的工厂在中期的时候对物流的要求非常高。

黎簇摸了把脸,看了看沈琼父亲的物流公司的名字,意识到这个物流公司他也非常熟悉,就是给他运尸体的那家公司。

啊哈。

黎簇心说,哦,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运作的。

话分两头说,就在黎簇百思不得其解,努力思考的时候。另一边的事情也在迅速地变化。

时间回到几天之前。长安镇的小路上,解雨臣一个人默默地走着。

如他所料,黎簇并没有从楼房里下来,这个孩子,现在并不知道主动的意义。在遇到这样复杂的事情的重压下,往往是选择思考、犹豫。

这是人最开始最容易犯的错误。

其实在这种时候,应该跟上他,把问题问清楚、解决,才是一切最方便,也是能够扰乱设计这计划的那人的最好途径。

当然,如果那小鬼真的这样做的话,自己也有办法对付他吗?

当然是有的。

解雨臣走啊走,他从衣服里掏出手帕,开始抹出脸上的妆容。最后一张精致的俏脸,从那浓妆后面显露出来,她的腰肢并没有显得僵硬。身形也没有变得高大,扭腰行走的灵动的动作,反而更加地柔顺。

最后,她捏了捏喉咙,从自己的领口掏出一枚压着自己嗓子的吊坠,丢在一边的垃圾桶里,咳嗽了几声,发现自己已经恢复梁湾的声音。

第一次见到这样技术的时候,她也很吃惊,她曾经想去模仿,但是使用这种古法炮制的技术,从前隐含的窍门十分地复杂,并不是可以通过一般的分析复制出来的。所以她今天才会使用反其道而为的方法。

梁湾一路走着,来到了百米外的旅馆,她走了进去,进了房间,把高跟鞋蹬了,整个脚都放松了下来,她去了化妆台那边,仔细看了看自己脸上的所有地方,是否涂抹干净。找出了自己的小包,用里面的卸妆水把脸部的妆给卸了,等妆全部卸完,她开始脱去衣服,慢慢地身材显现出来。

梁湾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身体,因为太过于紧张,刚才她身体几乎全部僵硬,现在她的身体好多地方都还是酸痛的。即使摆很多的POSE,也并不自然了。

她心中想着:这个小男孩果然没有经历过女人,自己这样的身材,这么柔软,这么自然,他竟然会相信这是一个男人。

有机会让你品尝一下。梁湾心说,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邪恶。

她走进浴室,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坐回到了床上,深吸了一口气,从一边的包裹里拿出了自己的防狼喷雾,转过来看了一下,在防狼喷雾的标签上,用很细的笔写了一行提示:是一个电话号码。

那个男人真的很贼,在那么激烈的环境下,他是什么时候把这些字写上去的?她真的回忆不起来。

她是在和黎簇打的来了这个小镇路上的加油站的超市里发现这个号码的,她当时就拨通了这个号码,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这是解雨臣的私人号,解雨臣在电话里给了她几个简单的指示。

“你想见到那个人,只能按照我说的去做。”他这么说。

显然对方对一切的情况都十分了解。

现在她如约把黎簇支开,是时候第二次打这个号码了。

她有些紧张,这种紧张是不可抗拒的,就算她再放松自己也都没用,洗了个澡,让她整个人舒适了一点,否则她都可能组织不起语言。

她闭了闭眼睛,之后拿起了房间的无线电话拨通了这个号码。很快,对方接起了电话。一开始就问了一句:“他没有发现破绽吗?”

梁湾说道:“暂时没有,不过他未来就不一定了。”

解雨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不用思考未来。”

梁湾说道:“我肯定不会思考,我只想知道下一步我应该怎么做。你会遵守约定让我去见他?”

对方在电话里说道:“会的。我们的家族的传统是不算计女人。”

“那好,你告诉我接下来我应该做什么?我会非常快地完成所有的一切。”

“你以为你是这个事件的主角吗?不是,那个小男孩才是这件事件的主角,所以你非常快地完成一切对我的帮助不大。当然,如果你有这个想法,现在你也可以做一些事情。你站起来,走到窗口。”

对方的语气让她有些不爽,不过她成年了,倒是可以压抑自己的情绪。

梁湾站起来,来到窗口,靠着窗边上,把窗拉开了一条缝隙,往外看去。她看到的是对面的那家重庆火锅店的霓虹招牌,正在不停地闪烁,似乎有几个灯管破了。

电话里的人说道:“我在四个月之前,把一个包裹放在了那个霓虹灯的后面,你到那个饭店的二楼,打开西边第三个窗子,包裹就在窗子下面,用胶带纸粘在了墙壁上。我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你可以去看一下,那个包裹里有你下一步的整个计划。”

精彩小说推荐: 天骄无双

评论
  • 梁湾:

    其实我是卧底~

    • 解雨臣:

      我早看出来了

      • 黎簇:

        你们这群骗子!!!

        • 黑瞎子:

          这章真看傻了,是梁湾扮的小花→_→

          • 王盟:

            我和老板已经快饿死了
            救命

            • 张起灵:

              希望出来的时候,你们给我解释一下这都是在干什么。

    • 黑瞎子:

      这章真看傻了,是梁湾扮的小花→_→

  • 张起灵:

    你们呀~~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 胖子:

    小兔崽子们!胖爷还没出场呢

  • 天真:

    哈哈!我才是主角

  • 闷油瓶:

    我们族里的断手被你们一次一次的砍啊砍、啥时候换个手砍啊

  • 小花:

    不是我扮的梁湾么,怎么被反奸了?

  • 尸体:

    可不可以把我放出来啊,冰箱里冷死了

  • 包裹:

    你们把我给拆完了又不装好

  • 沈琼:

    麻痹的,还没出场就被弄死了

  • 闷油瓶的情人:

    我跟起灵在青铜们后面

    • 天真:

      放开我家小哥!!让我来!!!!!!!

  • 冰箱:

    不要放尸体进来!!!

  • 黎簇:

    卧槽。。。都玩我

    • 吴邪:

      我才是主角好么

  • 苏万:

    可不可以不要再寄包裹放我家了:'(

  • 三叔:

    都闭嘴

  • 探险队某成员:

    要不要这样啊,都死了的人了还要分尸,从沙漠运回来累不累啊喂

  • 潘子:

    啥玩意儿这是

  • 吴邪:

    死开!闷油瓶子是我男人!

  • 三叔的蛔虫:

    尼玛你们都能耐

  • 九涟:

    真热闹啊

  • 三叔:

    其实黎簇和无邪都是经常被骗的主……

  • 齐铁嘴:

    ……吴邪。真别基。

  • 解放卡车:

    我为什么停了20年灯还会亮,好几章过去了我还是理解不了

  • 三叔:

    解放卡车是逆天的存在

  • 橙:

    好热闹

  • 张起灵:

    先把我放出来好不好。。。。。。

  • 王胖子:

    铁三角啥时候才能聚齐啊

  • 杨好:

    义气

  • ……:

    沙海果然高深!绕着绕着就看不懂了

  • 吴邪:

    我都吃了王盟了……你们增么还不来

    • 守望的距离:

      什么情况,本小白在风中凌乱了

  • 九头蛇柏:

    寄那么多枝叶过去,老子的枝叶都快被砍光了。。。

  • 黎簇:

    太晕了

  • 雪糕:

    越看越别扭啊。。

  • 小哥:

    我在青铜门后等的好苦,你们一群苦逼还不来

  • 黎簇:

    她心中想着:这个小男孩果然没有经历过女人,自己这样的身材,这么柔软,这么自然,他竟然会相信这是一个男人。有机会让你品尝一下。梁湾心说,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邪恶。梁姐姐~说话要算数/~~

  • 秀秀:

    总感觉哪里不对呀╭(╯ε╰)╮

  • Mis彡魚:

    大家好,我是夏尔,刚刚穿越了,不小心看到了这一幕,大家淡定,我把塞巴斯蒂安也带来了,实在危险,我们再出马,目前围观。。。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们的天真,一直都是主角。

  • 三叔真奇妙:

    这一页评论翻下来,全是角色客串

  • Sissi_M:

    心疼张家人。

  • 守望的距离:

  • 解解解解小花:

    哼,明明我的身体才最柔软╭(╯^╰)╮

  • 黑金古刀:

  • 门卫张大爷:

    反奸。。。噗

  • 门卫张大爷:

    我都等成大爷了。。,天真你能不能快些来

  • 门卫张大爷:

    话说你怎么打电话给黎簇的

    • 王颖:

      你蠢啊,那个电话里的声音是解雨臣变音的。

  • 瓶子:

    在这样下去我小三爷把王盟和一起掉到沙漠里的干尸全吃了也等不到救援啊

  • 胖子:

    不是黑眼睛在那儿吗,你可以再看看

  • 闷瓶瓶:

    这页全在吵架= =

  • alice:

    终于明白前几章为什么描写花爷转身就走的时候要用 扭!着!屁!股!这四个字了(=_=|||)

  • 青铜门门卫室:

    你搞不好是万奴王

  • 小张:

    是啊,族长大人您都四位数啦。。。。膜拜

    • 曾见夕阳:

      不,三位数

  • 蓝庭:

    楼上的客串什么的最萌了=-=

  • 蝎子:

    “遵守约定让我去见他??”梁湾说了两次这句话,她说的是谁?吴邪或张起灵,又或者是其他人??

  • 潘子:

    她心中想着:这个小男孩果然没有经历过女人,自己这样的身材,这么柔软,这么自然,他竟然会相信这是一个男人。有机会让你品尝一下。梁湾心说,之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邪恶。我也想尝一下

  • 贱十:

    …………………本来想感慨一下哦原来物流是人脉流啊…………仰头看看ID瞬间觉得自己已经不该出现在这里了啊=、=

  • 瓶邪:

    天真啊,人家小哥还在青铜门里等你呢,快点出来啊

  • 齐晴:

    楼上的潘子和齐铁嘴出现的好诡异啊~~~老九门中的神算子齐老八齐铁嘴都来沙海客串,沙海无敌了啊

  • 婷婷:

    梁湾到底在找谁啊,不会真是小哥吧

  • 的:

    梁湾究竟是什莫人啊?她和闷油瓶神魔关系啊

  • 张起灵:

    苦恼

  • 梁湾的防狼喷雾:

    卧槽那男人什么时候写上号码的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 笑望书:

      哥们 你把我吓尿了 这也带

  • 何以笙萧默:

    完全凌乱了

  • 永远的铁三角:

    不禁想到如果是胖子,绝对不会分不清男女

  • 公子君卿:

    我吓尿了 三叔你心机好深啊

  • 杜晓丹:

    我家就在长安镇……镇上确实有个东方学院T^T

  • 离鳐:

    卧槽我真的已经傻了···脑子不够用!!!!

  • 太逗了:

    看评论笑尿了

  • 良丶生:

    被下套了

  • 小毛竹:

    我要无邪

  • 下一章有你吗:

    评论似乎比剧情本身更有趣哦

  • 瓶邪王道:

    小花居然是梁湾假扮的??!!脑子跟不上了……

  • 曾见夕阳:

    虽然没有了盗笔的感觉,但评论还是一样屌得无下限

  • 白发唐僧:

    群体无节操

  • 小哥站住!快回家!:

    其实我在看评论

  • 上帝:

    突然发现这小说变味了

  • Love-nono:

    为什么我连盗笔都没看完就来看沙海了……

  • 梁湾:

    555

  • 天真生的猴子张小灵:

    梁湾 花爷?卧槽什么东西

  • 370:

    脑子不够用,越来越晕了。,

  • 看不懂啊什么鬼:

    我……看不懂

  • 秀秀: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