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第二卷

南派三叔 作品

矮子冯告诉我的事情,应该算是他们这个公司为什么会介入裘德考公司重组的一个契机,所有的一切发生在德国的一个走私码头上。当时他们的公司有一批地下货物通过这个渠道进入了关口,他作为清算师前往现场进行清点。

这批货物,装在二十四个箱子里,打开看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二十四具石棺。

货物的卖家是裘德考的公司,这批货物是作为一批抵押资产进入到贸易中去的。说白了是裘德考的公司借用了这个德国公司的四个科考单元,结果发生了一些事故,没有办法付清费用,所以用这些古代石棺来抵押。

事情应该是发生在裘德考公司破产前夕,公司资不抵债的时候。

矮子冯他们开启石棺,石棺的缝隙没有任何的痕迹表明以前被开启过,这让他很满意,至于里面有什么东西,是否能够抵债,就像赌石一样,全看运气了。

这批石棺是他们公司分布在中国的专家选择的,出土地、基本面应该都不会有问题。于是找人来开启,前几个棺材都还可以,一直到第十六个棺材,所有人都懈怠了。结果棺材开到一半,他们发现里面镶了一层青铜的裹里,裹里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们以为这是一具空棺材,然而,就在他们想爬进去仔细搜索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就出来了。

情况和刚才完全一样,里面的东西离不开青铜的裹里,一下在空气中出现了形状。

后果这里也不用说了,矮子冯说这肯定是裘德考方面故意设计的,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他们后来开始研究那个石棺里青铜裹里,从裹里的花纹中推测出了很多东西,才开始准备收购裘德考的剩余资产。

这其中的各种缘由肯定非常复杂,一时间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听,但矮子冯的话我是听出一些缘由来了的。我问他:“这么说,你们这一次是带着资料来的,你们知道可能会遇到这种东西?”

“也不完全是,我们是在这一路补全了资料,修正了很多我们之前的推测。当然,我看到阎王骑尸的图案时,就知道我们可能会遇见什么了。”

胖子把手榴弹的拉环全部扣了起来,然后尝试着是不是可以把手榴弹的带子绑在腰间,这样他甩起来比较顺手,他问矮子冯:“对了,如果是这样,那你们碰到的那个东西,是不是最后被你们干掉了?”

矮子冯点头:“只要能让它离开青铜的区域,那东西就会受到伤害。”

胖子看了看手榴弹,说道:“能伤害也未必能搞死,咱们还是先不以干掉这东西为目的,看看能不能先把它引出来。”

我问道:“用什么引?难道我们去门前叫阵?而且这东西刚才马上就要出来了,却又缩了回去,是不是它知道自己不能出这个洞口?”

胖子说:“你还记得之前他们说的小哥的那些事情吗?小哥在喇嘛庙里,碰到过一个手脚都被打断的女人,他们说会用这个女人作祭祀,虽然我不知道康巴落人的具体目的,但是显然,他们是用这种女人作为诱饵的。”

胖子说完就看了看张海杏,我说:“这不妥吧,毕竟是一条人命。”

胖子说:“总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他做了个手势,“没时间在这里叽叽歪歪了,我怎么对付张海杏的,就怎么来对付那东西,你们都来帮忙。”

在小哥当时的经历里,喇嘛会用掺杂了人骨的香来熏那个女人,而且女人的手脚关节会被打断,我们显然不可能对张海杏做出这种事情,但总不能糊弄里面的“阎王”殿下。

胖子就把张海杏的关节用她的衣服死死地捆起来,把她的小臂压到她的胳膊上,然后捆在使她不能伸直手臂,腿也一样。然后在她的四周摆上燃烧后的黑色泥浆的干化物,之后,在四周开始挖掘陷阱。

果然是一招鲜吃遍天,胖子在张海杏的腰上绑上了绳子,那是用我们身上所有的布料做的,我们用的小的石子把张海杏身后的路线铺平,这样如果遇到紧急状况,我们还可以拖她一段距离。

胖子又在陷阱边上做了很多小机关,他把手榴弹压在陷坑四周最大的石头下面,然后再那块石头上堆上无数的石块,把拉环连上线绑到一块够大的石头上,轻轻放到陷阱的中心地带。

好在四周有很多那些黑色泥浆,我们完成了所有的工作,还有足够的泥浆用来照明。

此时离我们逃出洞口起码已经有十几个小时了,我们都筋疲力尽,歇了一会儿胖子才拍了拍我,说道:“和我去叫阵。”

我想了想,一下拉住了他,说道:“等一下,我们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

胖子问道:“什么事情。”

我道:“喇嘛用含着尸体的炭炉烟熏女人,肯定是有目的的,这种尸体的味道很关键,那图不是说阎王骑尸吗?骑的是尸体,老太婆身上全是GUCCI的香水,那东西可能出来吗?而且你去叫阵怎么叫,它听得懂吗?”

“尸体的味道?我靠,你早说,上面全是人骨头,早知道拿几块下来了,现在我们几个都是活人,怎么弄?”

“仔细想想,小哥说的是干尸的味道,干尸的主要成分是什么——脂肪、皮肤、毛发、骨骼。”我看着胖子,“想想。”

“牙齿和头发,还有皮肤都是可以获得的。”矮子冯在我们身后说道,“脂肪的话,人的粪便里含油,越是胖的人越是充足。”

胖子摸了摸肚子:“可是我肚子饿了很久了,干拉可拉不出来。”

“要相信你的肚肠。”我对胖子说道,“屎这种东西,是拉不干净的。”

胖子叹了口气,就道:“别指望我一个,瘦子就没有脾胃了?你去那儿,你去那儿,我去那儿,半个小时后交货,看谁贡献大,未必是我。”

一下的过程就不赘述,我当时在想,如果以后见到小哥或者小花,我是不是可以在他们面前吹嘘:老子曾经在青铜门前憋过条。

我们捧着石头出现,然后黯然地对视了一眼,把那些东西全部堆到了张海杏的边上。

不知道是时间到了还是气味把张海杏弄醒了,她转头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她没有说话,但我也知道她看到那几坨东西后肯定崩溃了。

“好了,等到它们干还有一段时间,现在我们来搞头发和皮肤。”

我们互相把对方的头发都割了下来,然后开始剪自己的指甲。

一路过来都没有修剪,指甲剪起来十分容易,我一边弄一边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世纪的女巫,正在大锅前面准备药材。

最后只剩下骨骼了,胖子叹了口气,我说道:“放心,我很公平的,每人一颗牙齿。”

胖子动了动下巴,然后把手往里一抠就抠下一颗来,丢进自己的便便里,对我说道:“我没压力,这一颗刚才就要掉了,被这娘儿们踢在地上的时候撞得的。”

矮子冯也是,动了动下巴,没用手,用舌头就舔了一颗下来,丢了进去,对我道:“也是她打的。”

我心想:丫的,俩傻逼都挺牛逼的啊,用舌头舔了一圈我自己的牙齿,发现个个坚硬如铁,心说张海杏对我还真不错。

捡起一块石头,不由得自己多想,我几乎是用惯性砸了自己下巴一下。

一阵剧痛,我无法预料的剧痛让我立即丢掉了石头捂住下巴,整个下巴都麻木了,等我慢慢
缓过来,用牙齿摸了一圈,却发现牙齿还是纹丝不动。

矮子冯和胖子看着我,一声不吭,我说道:“两颗应该够了吧,而且我在毛发方面,贡献得最多。”

“这又不是做生意。”胖子说道,然后挑了一块更大的石头给我。

我拿起那块大石头,掂量了一下,心说这块砸下去,估计下巴就整个下来了。我的脑子飞转,想琢磨其他办法,矮子冯对我说:“算了。”说着又吐出一颗来,“它自己掉了,就算是为你掉的好了。”

我心中一松,立即上去感谢握手,心说:这家伙不知道被张海杏打得多惨。

我们全部弄妥当,就开始把这些东西送到点起的火焰里,很快一股奇怪的味道就传了出来。我们使劲扇风,把味道往青铜门里送去。张海杏问:“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胖子说,我们死死地盯着青铜门的洞口,心中暗道:来吧,来吧。扇了有十几分钟,没有一点动静,胖子摇头:“没用啊,你这法子又是个傻逼法子。”

他的头发很凌乱,看着非常难看,我心中也很烦躁,刚想骂上几句,却看到几滴水,滴到了胖子头上。

他也感觉到了,我们立即抬头,看到从我们头顶的黑暗处,开始滴下无数的液体,似乎是下雨了。

评论
  • 三叔:

    坑啊坑啊

    • 众腐女:

      不许坑……否则给你配个万年腹黑攻

  • rannie:

    为什么故事越来越。。。。扯!

  • 太慢:

    三叔 支持你 理解你 但请快更 等的好辛苦啊

    • 胖子:

      我靠,阎王骑尸的口水都能把我们淹了

  • 快:

    快更啊

  • 牙齿:

    这贱人。阎王快点出来骑她。

  • 急:

    怎么还不更阿~~~~~~~~~~~~~~~~~~~~~~~~~~~~~

  • 实体书:

    窝们好像不一样诶

  • 吴邪:

    看老子人品多好人家美女没把我牙齿打掉

  • 三叔:

    填完沙海,藏海花看灵感再定

    • 冯:

      三叔,看在我贡献两颗牙齿的份上,你就更吧

  • 胖子:

    最近精神紊乱,以后是不是不更新了!

  • 屎:

    快出来啊

  • 液体:

    看玩我淋死你们

  • 张海杏:

    老娘要是死不了决对阉了你们

  • 路人:

    什么气候才能更新啊?!《沙海》也看到最新更新的部分了,三叔,加油啊!

  • 萌起灵:

    三叔。。。不要坑人。。我还没出场英雄救天真无邪呢。。。。。

  • 没更:

    没更,还是没更

  • 路人:

    怎么还不更啊!

  • 南派三叔:

    就不更新 急死你们

  • 求更新:

    怎么还不更新天天等的︶︿︶

  • 煩躁:

    一直都很煩躁,尤其你又不更新。

  • 张海客:

    丫丫的,面具不好带呀,求更新呀

  • 尼玛,:

    怎么还不更

  • 喔丢:

    都几个月了还没更哇

  • 筘筘:

    沙海把坑填完的话,藏海花更不更新的吸引力得打2折

    • 说书的:

      沙海更完结局的话,藏海花会更有吸引力,因为这是关键转折点~不过这货一副“我根本就没完工”的样子。。。

  • 我放弃了:

    这个真没有了

  • 等待:

    有人等待是好事,有希望是好事,更新更是好事

  • 秦小维:

    三叔,你不更我帮你写了啊、。。。

  • 等:

    有空来多看看。

  • 液体:

    我们不是雨

  • 快点更新吧。:

    简直是要了我老命了

  • 人人:

    快点更吧

  • 胖三:

    速度啊

  • 胖三十:

    难道不更了么

  • 散书:

    我妈说了钱挣够了就撤吧!

  • 等啊等:

    我跟上进度了也就是说我要等更新了……

  • 、、:

    三叔,,,,再不更天真他们都快被淹了吧

  • 求!!!!:

    求更新啊求更新!!

  • 全文终:

    口水一直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三叔的意思就是一直嘀嗒嘀嗒嘀嗒,全淹死了。全文终。

  • 等待:

    还有人等待着呢,真幸福。

  • 虎子:

    三叔、你不会是大姨夫来了吧!我相信等你姨夫走了你就更了吧!

  • 追更的苦逼:

    沙海3完结一坑套一坑的回头看藏海花也是一副横尸街头的样子,三叔你就不能一个一个来?果然是步子迈的大容易扯着蛋

  • 你要让我怎么办:

    连这里都看完了……

  • 路人:

    沙海四就更了一点,藏海花几个月都木有更……我好捉鸡……

  • 等啊等:

    还不更新。。。要等死了啊。

  • 三叔:

    不着急。让胖子装会逼再说。

  • 三叔:

    不用着急,爷不写了!

  • 还不更新,待到何时啊?:

    还不更新,待到何时啊?

  • 哎呀:

    还不更新,待到何时啊?

  • 匿名:
  • iuyhih:

    98yh9oh

  • 南派三叔:

    我住在精神病院了 怎么更新啊

    • 苦逼读者:

      得了精神病才更精神,可以更的

  • 。。。:

    三叔 再不更 天真都着急了…

  • 匿名:
  • 阎王:

    妈的 把这个贱女人裤子脱了 我要骑她!

  • 死神:

    我把三苏带走了!

  • .:

    这以后是不是都不更新了啊!

  • 好:

    多久更新一次?

  • 求更:

    怎么还没更啊

  • 早日康复:

    只要三叔身体康复,我们总会看到结局的!

  • 嘤嘤嘤嘤嘤嘤: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读者们等更的眼泪把他们淹死在了青铜门前…

  • 苦逼1274659513:

    一直以来都是默默的等更

  • 唉:

    唉。。。。。。

  • 饿:

    点对点

  • 哎呀:

    我草

  • 阿宁:

    你们把我忘了?嘿嘿,三叔在不更我去咬他。。。

  • 小哥:

    天真我好想你呀,蘑菇一点都不好吃

  • 苦逼稻米:

    三叔,您老快更啊 啊啊啊 啊啊 啊啊啊

  • 青铜门:

    你在我面前憋过条也没用啊…这不能是你牛逼的象征

  • 三弦谣:

    三叔加油啊,会一直等着你更新的。

  • 被打击的人:

    小哥天真我好想你呀,蘑菇一点都不好吃

  • Sir:

    码字很考验毅力哒,但还是想三叔把这面更那么一下

  • Sir:

    求更T_T

  • 汪小媛:

    三苏,求更了喂~╮(╯▽╰)╭

  • 读者:

    卧槽,这就没了。这不是和我去年看的一样么?!

  • 杰:

    三叔把自己吓尿了,天天不敢闭眼,精神衰竭了o(≧ o ≦)o(≧ o ≦)

  • 阿布:

    为什么还不更。。。

  • Mc:

    为毛还不更

  • keroro:

    诶。。。

  • Cherry:

    三叔你别坑咱啊~~小天真好可怜的诶

  • 更新更新泥煤啊:

    ……

  • 小三爷:

    三哥!最近忙啥呢?沙海4该更了!藏海花2也该更了!在不更我都要更年期了!

  • 彼岸:

    三叔加油

  • ,,,:

    烂尾了

  • 小小腐宅:

    ←_←

  • 这是肿么了:

    哎呀,还没更新呢!

  • Angel安小陌:

    三叔加油更!~不过三叔好像在填前面的坑啊、、、

    • 裘考德:

      三叔是坑神

  • 三叔加油:

    三叔,我们都知道你很辛苦,所以你也不要着急。我每天都会来看看的,不更新我也不会放弃藏海花和沙海的!

  • 吴邪:

    我顶上面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盗藏沙一生推:

    三叔坑吧坑吧不是罪= =唉,以为会更新就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觉。

  • 三叔加油:

    每天都来看但是每天都不更…

  • 黑白:

    一下的过程就不赘述,我当时在想,如果以后见到小哥或者小花,我是不是可以在他们面前吹嘘:老子曾经在青铜门前憋过条。

  • 到不了要去的彼岸: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 到不了要去的彼岸:

    三叔。。只能哭着求你了

  • - -:

    我笑得好hi啊。。。。一想到张奶奶的反应、、、

  • 门卫张大爷:

    果然养肥再看很明智

    • 守望的距离:

      恩,我懂你

      • 守望的距离:

        不知为毛,看你就特别顺眼,石英伟劳资一直都对姓张的瘦子和姓王的胖子有好感吗?!

        • 门卫张大爷:

          这句话是回复我的吗【望天

          • 守望的距离:

  • 小哥淡定的说:

    小哥会疯掉吗,有个无耻的女人冒名张家人伤害了天真,然后天真和胖子在终极门口拉粑→_→随便一条都足以让小哥想不认识他们的冲动……→_→

    • 周彦彤:

      没那么严重吧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吴邪,你在终极门口拉屎有想过老张的感受吗?那可是他家门口啊,青铜门内的张起灵不会承认他认识你的,而且,青铜门里的蘑菇会变味儿的呀!!!

  • 七哥:

    太搞笑了,笑抽了

  • 耳朵:

    我不是聋了吗?

  • 吴邪:

    这是2014年更新的,你们的怎么做到在2013评论的???

  • 好夸张:

    又笑到肚子疼

  • 寇潘子:

    哈哈

  • 花儿爷翻盖手机好高端:

    在青铜门门口拉条,小哥一定会生气的吧 还有 那个张海杏 应该是被熏醒的吧 醒来看到那样一幕 这画面太美 我不敢看 真是醉了

  • 老子走路带风:

    妈蛋啊!老子啃着东西看完了

  • 眯眯眼:

    ‘好郁闷啥时候更新 这样看的我脑洞要空了

  • 张起灵:

  • 张哑巴带我夹喇嘛:

    吼吼这么对老者,,,,我只能说干的好!把王月半牙都打松了QwQ

  • 幻灵:

    这章让我笑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