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南派三叔 作品

经历过四川的冒险后,攀爬对我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难题了。我目测了山洞的高度,有六十多米,大约二十层楼的高度。好在这山岩要好走很多,不到一小时,我就爬得非常高了。最让我觉得自豪的是,全程下来,我耳朵上夹的烟都没掉下去。

我用铁刺绑上绳子,做了简易的安全绳,等我发现想要再往上就十分闲难的时候,我大概离洞顶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胖子在下面呼应我。我用手电照射洞顶,上面全是狼牙一般倒挂的钟乳石。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发现这些钟乳石之间有东西。

但是这些钟乳石太大了,而且犬牙交错,在这个位置我还是看不太清楚。

“有什么东西没?”胖子在下面非常期待。我心说,狗日的自己不爬,老子就不同你说,气死你!就没答理他,

胖子在下面锲而不舍地叫着,我定定神就尝试着在悬崖上变换#

度.好几次我都差点掉下去,但还是看不淸楚。

我喘了几口气,感觉有些郁闷,好不容易爬这么高,还是白费力气。

胖子叫道:“日照香炉生紫烟,紫烟生在此山间。你那位置不可能看淸楚.你给我照着,手电打到最亮,我来看。”

我骂道:“你他娘没文化就别念,要念也把舌头将直了再念行吗?”“老子活跃气氛,你丫心急就心急,别老挤对我,再啰唆我把你日出烟来,你他娘还不一定是紫烟呢。”胖子就怒了。

我暗骂,只好把手电往钟乳石里照,结果照了半天,他也看不出什么花儿来。但是他也看到了,在钟乳石中间有东西,个头不大,但一定是人造的:

“看不到的,太远了,光线不够强。他娘的那死畸形把我的望远镜拿走了,否则还能看清楚点。”

核心问题还是太远了,“狼眼”的照明距离其实不近,但是人的目力有限,在这种聚集的光线下,如果东西太小,而且又不是你熟悉的东西,你就很难根据形状判断那是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要么用望远镜,要么就得靠得更近。

我往上看,上面确实很难攀爬,危险系数非常大,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决定要铤而走险了。

我对胖子做了一个我要继续往上的手势,也不管他有没有看到,就勉力继续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又往上上了几步,我就发现.再往上全都是光滑的石灰瀑布了,而且是一个反向的角度,我只要踩上去,过不了三秒钟,我便会血肉模糊地趴在胖子面前。

我不知道在那个位置纠结了多久,胖子在下面叫了无数次我也没理他我爬都爬得这么髙了,不甘心就这么下去,但又实在没辙了。最后胖子在下面也无奈了,对着我叫:“下来吧,工头答应给钱了。”

一直停在那地方,我的锐气耗完了,只有灰溜溜地爬过去。一路落到地面,胖子直朝我摇头。

我拍了拍手,就叹气:“这下我也彻底没辙了,你有什么损招就上吧。”

“胖爷我有损招早上了,我早没辙了。不过你不算没成果,至少这上面确实有东西。”他道.“其实,我有一个办法倒是有一线可能,不过我没敢说,因为太冒险。你可以用铁刺做一个钩子,看看甩过去能不能钩住什么,然后人再荡过去。”

“那我怎么回来啊?”

“回来个屁,等找到人口,我去楼里把小哥他们救出来,然后再来救你。你就挂上面,抽抽烟,想想我们以后的好日子。”

胖子的方法可行,但是太扯淡,我肯定不干。先不说上面那东西是否真的和人口有关,就是真让胖子去了,他要是也死在里面,那我就要挂在这里饿死了,这种死法太苦逼。

攀爬了一次,身体机能消耗很大,我的手指都有点发抖,便一边活动,一边去水里泡着。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我手上的感觉不对。

用手电一照,我发现我的手指间黑黢黢的,指甲里全是黑的。

污垢?泥巴?

但是手感很滑腻,不是泥巴的感觉。我闻了闻,就闻到指甲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这味道还真不是所有人都能闻出来的.但是我一下就明白了上面沾了什么。

“别看了,老娘儿们一样,还这么讲究。”胖子骂道。

我道:“不对,这是火油的味道。”说着看了看四周的岩壁,“这些石头缝里有火油。”

我来到岩壁边上,探手进去摸了摸,里面是干的,什么都没有,然后我继续往上爬,一路爬到三四人高的位置.再往石头缝里探手一下就摸了一手的黑油。

火油是一种特別的油.它的配料千奇百怪,很多配方调制出来的油都可以被称为火油。唯一共同的特征是,这种油是胶状的,能流动,但是很黏稠在有棉芯的情况下,燃烧得十分缓慢,一般都是在封闭的场合做长明灯或火把的。它们放置很长时间都不会变质,也不会干涸。

缝隙很窄,我的手不能完全探人,但是用手电往里照的时候,我就发现,缝隙里面的火油含量很高,黑黢黢的一层,还能看到里面有很多拳头大小的棉团。

我顺着缝隙一路往上看去,就发现这条灌满火油的缝隙是连贯的,一路螺旋式盘旋到洞穴的上方。

这是一条引火的路,看这棉芯,看样子还是照明用的。

胖子也爬了上来,看到后也惊讶道:“哟嗬,这里面还灌了芝麻酱呢,这是什么东西?”

我指了指棉芯,给他解释,他抬头往上看,就咋舌:“我操,这要点起来,肯定很壮现啊。”

“不过,这玩意儿是用来干吗的?”我道,“照镜子需要这么多火油吗?这他娘得多铺张浪费啊。而且,这玩意儿一定是一次性的,这些火油点上了,根本不可能灭掉。就算你有灭火器,你爬上去喷一圈也极不容易。一点上非得等油烧光了不可。”

“未必。”胖子道’他指了指其中的棉芯,“你看这些棉芯,都有烧过的痕迹,这些东西都被点燃过的。”

我摇头:“肯定是为了测试棉芯质址的时候点过,之后再装进去的。如果在这里点上,这里的火油一定是烧完了,火才能灭掉。你丫顶着满墙的烈火攀岩上去灭火,那得死多少人。而且这里所有的油沟全都是相连的,你要灭肯定得同时把所有的棉芯都媳灭才行,

一根,边上的火焰立即就会将其再次点燃。”

胖子摸肴下巴点头道:“有道理。不过,这条火油沟和这面镜子在这里应该是有联系的,对吧?”

我点头,他就道:“那就行了。”说着他就掏出打火机’“马至思同志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一看,立即大惊:“你要干吗?”

打火机的火苗几乎是从胖子手里飞出来的。胖子甩手就把打火衫探入了缝隙里,里面的火油星子一下就被点着了,就看一条火龙一飞从岩石的缝隙里喷了出来。

我和他都没有想到火焰是如此的猛,两个人都捽不及防,反身彦扑了出去,重重地摔进了水里。

好在下面有水,我没摔疼,立即就挣扎着爬起来。抬头一看,弟看到了一个让我瞠目结舌的奇观。

就见一条火龙盘旋着一路往上蔓延,犹如受惊了一般,在山洞璧上乱爬,留下了熊熊的火焰印记。几乎是瞬间,整个山洞立即被火光照得通明。

同时,山洞中的温度开始升高,一股火油味立即弥漫整个空间。

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火龙一圈一圈向上菝延,几乎都产生了由晕的感觉。

足有十分钟,火龙才爬到顶端停了下来。我们就看到一条火焰#旋形地爬满了整个洞壁,整个山洞完全显现出来。我发现山洞的形成就好像一个倒扣的喇叭,所有的火光全部集中到水中的镜子里.镜.里的古楼被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牛逼。”胖子呆滞道。

我回头看他,并把他手里的打火机抢了过来:“你他娘神经病,要是这油沟通着炸药怎么办?这地方不比从前,胖爷你能靠谱点儿.让我们多活几年吗?”

“你要想多活几年,就不应该来这儿。”胖子就道,根本没看

我,而是看着上面,“胖爷我没你那么磨叽。你看,那是什么?”

我抬头,立即就看到洞顶之上,原本暗淡的区域里,竞然有一座非常微小的古楼模型。

古楼的小模型倒挂在洞顶上,如果不是那么强的光线把所有的影子全都消除了,根本不可能看到。

“张家古楼!”我皱起眉头。同时我就看到,在古楼上闪烁着很多的光点,似乎古楼的模型四周有很多镜片,正在反射这里的火光。那一刻我也看到,在四周的墙壁上,隐约闪烁着无数的光点,整个洞穴好像琉璃一样,

胖子喃喃道:“原来张家人都是从小人国来的。”

“不是,这是滤镜:”我道。我看着整个洞穴的形状,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运作机理。看着满是火焰的墙壁,我知道已经无法验证了。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镜中古楼的秘密,绝对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了。

评论
  • 小小:

    张家夫人都姓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