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南派三叔 作品

让我毛骨悚然的是,那东西太巨大了。

那是一个巨大的肉球,乌漆麻黑,没有五官,我们能看到的,是那东西身上贴满了黑毛一样的东西,就像一个巨大的潮湿的肉球上贴满了黑毛。

它只有一半探出了人口的边缘,就好像一个害羞的人正在偷偷看着我们。

没能再看仔细,胖子就大吼了一声:“他娘……他娘的快跑!”说着手电光就转了方向。

我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隧道的深处跑去。几步之后,隧道有一个直角的转弯,一下我们就冲了出去一前面是一个山洞。

胖子用手电一照,发现山洞里有一个水潭:他冲过去几步,就回头对我道:“就是这里!你看镜子!”

我没空去看,就看到洞口竟然有一道石门,立即对胖子道:“帮忙先把这儿给堵上!”

胖子过来和我一起用力顶门,把门堵上,胖子就问我:“那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

“密洛陀祖宗。”我道,心说在这地方出现什么都不奇怪。我们在门后面等着,等了很长时间,门后面没有什么动静“祖宗还是比较讲道理的。”胖子说着就想去开一条缝看看,我急忙把他拉住:“别,也许人家祖宗年纪大了动作慢。”

我们两个人趴到门后面,贴着门听着,门后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怎么办?”胖子问道。

我心说刚才也只看到一脑袋,那通道非常狭窄,也不知道它能不能进来,也许正卡在通道口呢,便道:“以不变应万变,要是它在门后面,我们也没有把握能弄死它,先别动,等着呗:”

胖子想了想:“成,那你跟我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

我看了看门,就跟着他顺着水潭边的石梁往里走。他用手电照射水下,我立即就看到了他之前说的那个场景。

那是一面大镜子,有六七米宽,手电照下去.我一下就看到了镜子里的古楼.惨白慘白的。但是没有胖子说的那么清晰’很多细节并不能看清楚。水下巨大镜面里的张家古楼,宁静得就像一幅画一样,整幢古楼笼罩在一种暗青色的光源下,没有看到任何手电光闪烁的迹象

胖子指着其中一个位置,说道:“就是这里,我之前看到他们就在这里休整。”

如今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不要说人了,连手电光都没有。

难道是照明设备没电了?我心说。不过,我知道那不太可能闷油瓶他们所带的手电有两种,除了最基本的“狼眼”光源,还有一些是手压发电式的手电。虽然这些手电的射程和光照强度都没法和“狼眼”比,但这种手电没有电池的问题,只要你的手有力气,你能几千个小时地使用下去。这样配置的目的是让照明时间最大化,在

探险的时候使用“狼眼”,在休息和餌营的时候使用手压式手电,这种乒压式手电还有储备电池,你打个飞机的时间就能把它充满,充满后能使用四十分钟到一小时。

通过这种照明电源的分配,加上备用的电池、荧光擰和冷焰火,我们可以使探险的照明时间延长一百多倍,在洞穴中待上十天半个月都不是问题,

当时店家和胖子解释手压式手电的储备电池时,胖子还开玩笑说.要是以胖爷他打飞机的时间算,他能把这手电充爆了。

“看里面这么安静,小哥他们总不会是他娘的已经被强醎融化了吧”胖子喃喃道,“被那个死畸形说中了,咱们来晚了。”

我摇头道:“在看到他们已经死了的证据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就算他们已经融化了,我也要找到他们的骨头带回去。况且,真实的情况是他们有可能在楼的深处,我们看不到:或者可能关掉了光源,因为只靠这些冷光.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有道理,死老太婆比较抠门儿。”胖子道,“也许他们的情况不好,已经懒得花打飞机的时间给手电充电了,或者干脆在睡觉,咱们先別琢磨太多,你先研究一下这镜子是怎么回事啊。大学生同志,你见多识了,帮忙给诊断一下,我真他娘的觉得太邪门了。”

我鏜水绕着镜子走了几步,发现镜子是用铜制的乳头钉打在石梁上的,整个形状像一把圆形的癀子。

镜子完全是铜制的,黄铜锃亮犹如揀拭过的金箔,镜面两边卷起.其实更像一只很大的水盆浸在水下。或者说,我认为更贴切的是,像一鼎巨大的火锅。镜子的边缘雕刻着百兽图案,光看风格已判断不出朝代,但能看出这些图案不是铸成,而是人为用丝雕方式雕刻出来的。

如果不是镜面非常光滑,我会认为这东西其实更像是一面“鉴”,而不是镜子。

我抚摸着这件雕刻出来的东西.很快意识到,之前我的第一感觉是错的。这东西不是铜的,这是一面鎏金式的镜子。不知道是在什么材质的镜面上贴了极其光滑的金箔,才使镜面在这么长时间里保持那么高的反光度

正好是我最熟悉的东西一一鎏金器是我的老本行。

镜面的做工让人叹为观止,如果你站在水面之上,光滑的镜面几乎和水面融为一体。在水中走动,水波颤动,水下的镜面也会生出涟漪。手电光随着这些涟漪反射到岩洞的四壁,好像整个岩洞都在波动,景象非常绮丽梦幻。

我潜入水底,用防水的”浪眼”看镜子的背面.镜子背面有十几个巨大的镜钮,形成了一幅巨大的星图,在星图的中间,是很多的古篆字,密密麻麻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外沿是很多类似于八卦的图案.把星阁围在里面。

我前后潜了好几次,试图看懂古篆字里的内容.但很快发现不行,这些古篆字用的笔法特別奇怪。我辨识起来非常闲难,只能认出“天地”“福寿”“泉溪”这些字来.但是很难联系成段。

我浮出水面爬到梁上。现在我可以确定,镜子本身绝对不会有什么机关,镜子只有一巴掌厚,没有太多空间可以架设机栝。

如果里面有什么蹊跷,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镜子里有一台巨大的液晶显示器.连通着张家古楼的监视器,但是看这镜子的古老程度,应该还在明清以前,不仅液晶显示器不可能,那时连玻璃镜片都涣嘶有出现呢。

这东西很大程度上是一件老物.就和在四了娘山悬崖洞中发现的那些青铜机栝一样,都是从上一幢张家楼中带出来的。桓是,如果不是镜子本身的问题,那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张家古楼真的是在这面

镜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