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采访:关根 20XX年X月苹果日报

我和蓝庭认识是在一次厦门的海峡两岸茶话会上,茶话会的内容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只记得是关于翡翠的一个论坛,内容非常无聊,我并不是一个很虔诚的翡翠玩家,收集这种东西只是单纯的忽然起意,所以茶歇的时候就溜了出去,当时和我一起偷溜出去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一个就是她。

我们两个在外面的休息厅里闲聊,我们才互相发现对方都是写作者,只不过我现在已经改行做了出版商,而她还在继续煎熬。

那一次聊的非常投机,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有太多相同的东西,相同的并不阳光的童年,相同的一些无奈的遭遇,所谓两个有相同幸福的人不如两个有相同苦难的人能产生共鸣,我们很快就开始交心。

当然,我也不可否认,另外一个原因是蓝庭十分的有魅力,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空灵娇媚很难不让人产生好感。可惜我不再是小男生了,这种魅力让我舒畅但是无法让我再进一步的喜欢她。

那一次的分别之后,我们成了好朋友,她几乎每隔两个月都会从台湾寄钓钟烧给我,乐此不疲。并且要求我同样的频率给她寄杭州的绿豆饼。我们每次都尽量换不同的牌子,然后交流心得。

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了三年,这非常让我感动,现在这个社会,很少有人能够如此执着的做一件事情这么长时间,我以为我们的这种交流可以一直维持下去更长时间,可是,就在那年的年末,她的包裹却破天荒的停了。

这让我有点意外,那个月不知道跑了多少趟邮局,都是失望而回,我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却发现我无论是网络和电话,都找不到她。

我原本以为她在躲避出版商的催稿,这一招是作家通用的招数,但是一连两个月,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之后我才从一个台湾朋友那里听说,她在当年的4月份,已经被确认失踪了。有人看到她从家里出发,但是就再也没有回来。

当时她还有两份出版合同没有完成,警方进入她家的时候,她的电脑已经开了两个多月,里面的写作软件还是打开着的,显然hi在写作的中途突然出发的。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她就这样消失了。

我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既担心又感觉毫无办法,以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似乎也没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只能一边注意着新闻一边默默为她祈祷。很快这件事情就被我忘记了。

原以为事情可能就这样了,没有想到,一年之后,我忽然从台湾收到了她的一个大包裹,包裹就在几天前发出的,里面是6大盒的钓钟烧和一叠厚厚的稿纸。

我欣喜若狂,立即给她打了电话,得知她已经回到台湾了,而且很安全,问起她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却神神秘秘地不肯说,只让我看她的小说。我不禁莞尔,拿起稿件,就在

这个时候,从纸张的缝隙中,竟然落下了无数的沙粒。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沙海》。

这是一个关于沙漠的故事,很能定义它到底属于什么类别,我就在那个包裹边上,一边吃着钓钟烧一边将它看完,看完之后,我已经认定,这将是一本杰作,因为当我从小说红走出来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无比的干渴,连鼻孔中都似乎还带着沙漠的味道。

事后我为她,是否这本关于沙漠的小说真是在沙漠中写成的?难道她真的去了她笔下的那个沙漠,她却矢口否认。

那么,这些沙粒是从哪里而来呢?难道是从那些文字间的,从她小说中那个黄沙肆虐的世界中滴落出来的?我好像只能这么认为。

(本报讯 记者 XX)

第一篇文章
评论
  • 沙发:

    没人抢我吗?

  • 板凳:

    我也没人抢

  • 地板:

    我被抢了

  • 下水道:

    哟 拜见三位前辈

  • 小③:

    平身

  • _我选择从此一个人:

    0 0小哥 天真我来啦!

  • 啊:

  • 琴弦上的舞妖:

    为毛有种那多的感觉

  • 小天真:

    沙海的灵感

  • 先生:

    小哥我来啦

    • DTRD:

      O

  • 壁花少年要出嫁:

    怎么接不上

  • 三大爷:

    这个号好

  • 独守:

    三叔啊,以后别吊咱们这些骨灰级粉丝的胃口了好么?我等不起呀!!

  • 治疗白发脱发秘方www.snsnn.com:

  • 小天真:

    这个是三叔的官方首发吗

  • 名字什么的重要吗?:

    23333

  • 回复楼上:

    是的

  • 叶逸轩:

    三叔,加油

  • 修雨:

    内容的连接性 天啊

  • 小哥:

    吴邪,我来了

  • 色系军团qq:

    嘿嘿,看看

  • 晔晔最帅晔晔最帅晔晔最帅:

    为什么和实体书上有点不一样

  • 等:

    有点小牛逼啊……

  • 的:

    去去去

  • 过河卒:

    8年了,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打开

  • 666:

    我来啦

  • 稻米:

    和实体书刚好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