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坐在塔木坨地下的巨大青铜陨石中心,看着西王母的尸体在我面前,思索着我看到的这一切,我不得不承认,如何度过这一生,是一个有趣的命题。就在刚才那一刻里,我看到了很多人穷尽一生那刻的样子。

三叔和陈文锦继续的往前走,我跟了上去,我浑浑噩噩的,又听了很多,大概最开始建立青铜门的那些人,都沉睡在这块巨大的陨石里,这些人来的比西王母还要早,之后西王母在这里建国,使用了这些人遗留下来的技术,建立了巨大的西王母古国,成为了丝绸之路上一个神秘的文明。

这块巨大的陨石,在进入大气层之后,除了母陨石坠落在这里之后,还有很多碎片分别坠落,周穆王和汪藏海两次进入西域,将加工这种陨石的技术带回了中原,也带去长生不死的传说。

我跟着三叔和文锦分别,他们之前一定讨论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因为肺部的剧痛,没有听的太清楚,最终的结果,似乎是再次的分别。

两个人在那个山洞的两端久久的相望,陈文锦先转身离开。三叔默默的站了很久。

我站在他们中间,他们并看不到我。

我一直在想,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性,在漫长的岁月中,三叔一个人在阁楼看着夜空,身边一杯啤酒,在酒杯的那一边,一定有一个并不真实的文锦,身有余香,声如银铃,眨巴着眼看着他。在无数个日夜之中,这个文锦一直陪伴着他,他无比的思念凝聚成爱人的样子,逐渐逐渐,和万里之外塔木坨泥沼中真实的文锦偏离了道路。

那个执念中的文锦支撑他到了此刻,却在见到自己真正爱人的时候,发现她并不需要自己,多年的一厢情愿化解了信念,也终于看到了岁月中自己的可笑。

三叔穷尽一生没有拯救文锦,文锦自己拯救了自己。

我愿意相信三叔是一直爱着文锦的,因为他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似乎会有眼泪,但是他笑了一下。

并不是苦笑。

没有比看到你没事而坚强更让人高兴了,虽然我做的一点用都没有,你也不再属于我,不再爱我,但你没事就真的太好了。

三叔说无论多厉害的人,在爱情面前都应该是平凡的,这也应该是爱一个人本来的样子,他很感谢文锦,当年相爱的时候,三叔一度爱的很卑微,文锦对他说,让你觉得自己卑微的爱人,一定并不爱你,我既不想崇拜你,也不想你仰慕我,我们都是对方的珍宝。

评价相爱的两人是否拥有一段好的爱情,只需要看一下两个人相爱之后,会不会都变的更加优秀。人在对对方付出的时候,一定会让对方变成更好的人。三叔和陈文锦当年互相成就了很多,我觉得那是一段好的爱情。

我很想在三叔走出山洞,在阳光下停留的时候抱住他。但是我做不到,我看着三叔一个人,就站在那里。再回头的时候,我看到文锦在山洞的深处,目送着他。

我在他们中间站着。

四周的一切缓缓变得更加的模糊,所有的一切又隐入雾气之中,我再次去看雾气中的各种人影。

我看到了一扇巨大的青铜巨门的影子,就在我的身后,往后走去,十几步就可得。

青铜门背后一定和闷油瓶脑子的天授是有关的,他进入青铜门,是去去掉张家的诅咒么?还是有我完全不知道的目的?

门后面是什么呢?

我转身想迈步过去,忽然停住了,我忽然看到了另外一片影子,离我更近,那个影子比青铜巨门更加吸引我。

评论
  • 天真:

    第一

    • 一根烟都没抽完:

      挤一挤

  • 潘宝宝:

    又第一

    • 周老二:

      我也挤挤

  • 泠非:

    你说什么

  • 大屌哥:

    还有比青铜巨门更有意思的?

  • 乐乐乐:

    无敌

  • 另一片影子:

    哇哦 沙发

  • 瓶瓶:

    第五

  • 东西:

    我被发现了╭(°A°`)╮

  • 无名。:

    难受。

  • 坑:

    我终于要被填了

  • 影子:

    大概我是小哥的影子吧

  • 解语花:

    三叔为什么看到的是西王母的尸体?西王母不应该也是包裹在玉佣里吗?还有,为什么那些超过2000年的玉佣人不能醒过来,却可以和小哥对话?鲁王宫里那具玉佣不是超过2000年了,为什么玉佣一破,就变血尸了?陈文锦不是说超过2000年,就可以离开玉佣了吗?没有超过的才会变血尸?

    • 死鱼:

      打开蛹需要技术否则会变成血尸,对话也许类似于催眠后还能对话一般吧,并不是玉蛹里的人可以自己打开玉蛹

  • 祈灵安:

    抑郁,你好。这世界真好,可我病了,有时感觉不到,但会好的,是吧?

    • 就不填名字。:

      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听话。

    • 呐,给你:

      是啊,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 祈灵安:

    还有,以前喜欢你。现在不了,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 N/A:

      开心点,祝福你。

    • 呐,给你:

      没关系啦!人嘛,总不可能一种日子过一辈子呀,总有一天会开启一段新生活哒,调整心态,看!前方前方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 我多喜欢你:

      我喜欢你呀~

  • 文锦:

    三省 我们的情到这吧…

  • 光,头强:

    殷梦雪我喜欢你

  • 表白专题:

    孙聆雪我爱你楠楠

  • 紫烟:

    我只想知道小哥有没有真正的进入青铜门

  • 笙:

    门前站的就是小哥吧?

  • 灵:

    比青铜门更有吸引力的不是汪藏海就是老九门吴邪爷爷那一代

    • 雷城:

      我觉得是秦岭青铜树哪里

  • 盗墓笔记系列:

    三叔是怎么想到用一个听雷幻境来完结我的?我明明可以有更大的世界观的。

  • 祈灵安:

    谢谢大家,又恢复了傻逼性格,毕竟只是微笑抑郁。其实没去看过。开心开心开心。今晚又是更新,高三狗坐等

  • 祈灵安:

    给大家安利一个作者,疯丢子。

  • 刀哥不是狗-吧扎嘿:

    为毛总是忽略小胖:“胖爷我就待在这里,只有两个人可以让我从这里出去,一个是你天真,一个就是小哥。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要再发生任何要劳烦胖爷我的事情,你知道胖爷年纪大了。当然,咱们一起死斗里,也算是一件美事。如果你们真有一天,觉得有一个地方非去不可并且凶多吉少的话,一定要叫上我,别让胖爷这辈子再有什么遗憾。”还有祈灵安,好好学习哦。会好的,加油

  • 刀哥不是狗-吧扎嘿:

    人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必太过介怀。何况,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老子(是我也不是我)

  • 哼:

    等等等等,青铜门后面是啥大邪邪!不要被影子分精神! 直接看青铜门后面!! 大邪邪你听到了吗!!! 看了后面才准完结!不看后面不准完!!!! 大邪邪,听话!

  • 987:

    吴邪看到了自己的爷爷,这是另一个巨大的谜团

  • 邪帝:

    那个人不会是鬼影吧

  • 南三叔:

    以这个类似梦境的方法来填坑~可以啊~这让我想起了 权力的游戏~

    • 三叔:

      同感

  • 沈青禾:

    然后我天真又发现了另一个惊天大秘密!!于是——重启完结,探迷开始连载【笑眯眯】

  • 起灵:

    长生,比起权利和金钱,对于人的欲望来说更有诱惑力,因为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我们每个人最终都得面对死亡,这方面人类唯一的一次实现了公平。但多活了几千年又如何啊,比起宇宙的时空来说微不足道。
    人活着真正能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能天天开心就好了,知足常乐吧。
    更何况有很多人活的并不快乐,像梵高、徐渭他们这样自残想自杀的人真的不少,残酷的命运真的能击垮一个最坚强的人的意志,哎,看三叔的小说,就是想探索虚无飘渺的历史人生的秘密与真滴,希望三叔即将关于青铜门的揭秘,一定要震撼到我啊!

  • 杨小极:

    这个长生的秘密解释的真好,全都连在一起了

  • 我的名字不长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长:

    快更

  • 刀哥不是狗-吧扎嘿:

    听说今晚会结局哦,高三狗,吃苹果坐等。三叔加油。哪位兄弟说一下世界更着没

  • 别的地方移过来的。: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四章 结局了
     2018-01-15 南派三叔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我缓缓的走向那个黑影,我为什么会对这个黑影感兴趣,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对于自己还是非常熟悉的,我看到那个影子在雾气中,那应该就是我,但是我看到的我,正在地上爬。
    我曾经查到过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出现了很多个长的和我相似的人,他们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过手术的方式,永远变成了我的样子。至今我不知道这么做的用意。也不知道这些吴邪来自于哪个地方。
    张海客一直在猎杀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样子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差点把我的头割掉。
    用脚趾头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脸做一些事情,我最开始推测,可能是汪家人用这种方式在探听三叔和解连环的整个计划的消息。但这种不可逆的易容方式,其实就是现代的整容术。而我也从来没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在各种调查中,发现过一张照片和一盒录影带,里面有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众多时间中,有一条线,一直若隐若现,它不如闷油瓶,张家,青铜门这些万古洪荒的巨大谜团,但我却记忆非常深刻。
    我从小学习的字体,瘦金,不似其它人一样,临摹的是古本中的字体,而是一直在临摹一个叫做齐羽的人字体。
    这是三叔还是爷爷故意设计的细节,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甚么他希望我写出别人的笔迹来,我觉得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希望有人会认为,我不是吴邪,我是齐羽。
    而外面又似乎有很多人,假扮成了我的样子。
    结合在南海王墓中的事情,三叔和齐羽之间,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但是为什么呢?
    我走向那团雾气,慢慢的,我来到一个狭窄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地上爬着,在房间的一边,放着一只老式的摄像机。
    这个场面我见过,这是文锦寄给我的录像带里的图像。
    在摄像机的后面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窗户,我走到窗户的墙面,看到窗户后面站满了人。他们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房间里爬着。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我惊讶的发现,我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疗养院,但我从窗户看出去,近距离看着墙壁的质地,我发现这里不是疗养院。
    这里是十一仓的某个仓房。
    我转头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画着一行字,那行代码我看着特别的熟悉,那是十一仓的货码。
    只有十一仓的“货物”,才会有货码。
    我看着这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我”,竟然是十一仓的货物,他被存在了十一仓巨大的地下仓库中,某个未知的位置。
    我仔细的看这个编码,我发现那时我查出来过的,三叔的编码。
    三叔把这个“我”存进了十一仓?
    他现在还在那儿么?
    我低头看着“我”,他的眼神模糊,无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低头仔细的去听,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转头看着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吓了一跳,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我的记忆,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语清晰了起来:“我们都在这里,听雷之后,来找我们。”
    瞬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犹如气流一样,一下就冲散消失了,我瞬间感觉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棺壁的触觉瞬间回归。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几乎是瞬间作呕,开始咳嗽出无数的红色的肉块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喷射出来。
    我咳嗽了十几分钟,我才停下来,转身看着四周,焦老板的人全部都下来了,汪家首领在一边站着,闷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边,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们没有打斗。
    我转身去看焦老板,焦老板缓缓的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静但是狂热,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位老板,你们的蜜月怎么样?”汪家首领在远处问道:“你们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么?”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板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所以一直站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们的脚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觑,焦老板看着脚下,在我们刚才的分析中,在我们的脚下,就是这座巨塔的最后一层,这一层在这个邪教的计量中,是无限深的一层,没有尽头,叫做涅盘寂静,是一切的尽头。
    “你们都跟我下去。”焦老板对焦家人说道:“我已经知晓了一切。”
    说着焦老板看着我:“你问错了问题,和我第一次一样,你还会再回来的,吴邪,但没有希望了,我不会再给你听雷的机会,你们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看了看我嘴边的秽物:“唯一走运的是,你不会死了,但你还没有结束,雷声已经带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焦老板看着汪家人:“我们下去之后,你们要将这里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可以听雷。”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照办?”
    “你来。”
    汪家首领皱起眉头,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焦老板在汪家首领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汪家首领惊讶的看着他退开了。
    焦老板继续看向我,刚想说话,胖子忽然出手一个脑崩打在焦老板的脑袋上,焦老板哎呀一声,捂住脑袋,胖子大骂:“你知晓一切,你知晓个屁啊。”焦老板疼的抱头,胖子看了看上面,一把钳制住焦老板,对所有人说道:“我和你们讲,你们要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你们把我们花儿爷打成这样,在外面搞九门那么多伙计,现在装成功学大师,老子惯的你。”
    焦老板忽然用一个特别特殊的频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松手了,惊恐的看着焦老板。忽然恼怒,就想动手。
    我抬头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刚才焦老板那个动作,是云彩和胖子相处时候的小动作。
    焦老板直起身子看着我,缓缓的走出了棺材,赤脚走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脚上已经全部是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对着四周吹了几声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动,在一边的洞壁上,出现了一个暗道口。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了进去。
    焦家人陆续的跟了进去。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对视了一眼,从我们身边路过,也跟着进去了最后一层,我看着那个洞口,我们没有一个人动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么?”胖子在我耳边问我。“你三叔在哪儿?”
    我已经知道三叔在哪儿了。我点头,抬头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诉你们。”说完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背上了装备没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们也不能耽误。
    知道了很多东西,但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并没有结束。”我想着那个编码,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们一路往上,踏上了归途。
    长话短说,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时空交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车上的瞬间,才意识过来回到了人间。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从一次冒险中回来,回来的路途非常艰辛,甚至比来时更加的疲倦。但我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过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说应该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我累的没有话说。
    小花醒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但这里不易再多交代这些。
    我没有回杭州,我有点不想面对我二叔,我只想安静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从三叔的第一个短信,引出的一连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经历的事件,并不算复杂。
    焦老板并不希望别人和他一样听到雷声,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却对于他听到的信息一点兴趣都没有。总之人救回来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从黑瞎子的调查来看,所谓的雷声中含有上天的声音,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解释的现象,因为他在哑巴村发现任何的雷声经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声。只是我在杭州听到的那熟悉的雷声,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势形成的错觉,却变成了一个谜团。
    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我记忆中的,还是雷声给予的,我也并不清楚。
    但,我知道,谜题不在别处,就在十一仓里。
    歇歇,再出发吧。
    [极海听雷 完]

    谢谢各位捧场,匆匆结尾,也是为了尽快进入修改。
    抱歉用了一个旧坑,如果用新坑做结尾似乎又要开启一个10年,大家都疲累不堪吧会。
    旧坑,填一个少一个,还有点舍不得。
    重启写的犹如草稿,但总算第一部分写完了。雏形都在,线索也算清楚,不足和失误也很多。
    大体上我真的不适合连载,连载就是这个质量。
    我还是传统的在房中一个字一个字琢磨的人,拿出手的可能更加好一些。
    但连载的好处就是同乐。实体书出版的时候,还有第二次乐趣,更加严谨,更加清晰的情节。
    有点疲倦,所以正式的尾声就留待明天了。
    任何的不满意或者遗憾,就留待实体书吧。
    很多人问有没有贺岁篇,今天也不回答,吃完饭的人总没什么食欲,所以今天的答案并不会精确,留待休息几天后思索回答。
    总之谢谢你的宽容。
    也谢谢你的陪伴。
    请继续关注这个公众号,我才35岁,要写的东西还很多呢。
    重启还有两个部分。世界还没有写完。
    今晚可以喝两杯,我在厦门。海边,于海风中。

  • 感谢移来的人:

    谢谢楼上!!

  • 感谢楼上:

    也想关注这个公众号

  • 一路辛苦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吧扎嘿-刀哥不是狗:

    楼上有点悲观哦。其实还没有结局我们就可以看他们继续走下去,是吧,兄弟

  • 三叔死全家:

    傻逼,挖你麻痹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