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我回头瞪了一眼胖子,心说你干嘛?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候,你都要耍流氓,胖子一下就扯掉了我用来当裤腰带的东西,裤子直接掉了下来。几乎是同时,雷声把整个空间震的轰鸣,所有的焦家人全部都看着上方,翻出了眼白。而一边的焦老板正好脱光了衣服,躺了下去。

“走着!”胖子一下扛起我,闷油瓶瞬间就扯掉了我的裤子,胖子就冲出洞口,顺着盘绕着墙的青铜簧片狂冲下去。

下面的几个汪家人看到胖子冲过来,马上掏出枪来,背着小花的黑瞎子从另一边冲了下来,一下两个人的体重直接撞到了那个汪家人身上。汪家人直接被撞倒,用手撑地翻身起来的瞬间,手指已经被地上簧片全部切断。瞬间血就喷了出来。

其他几个汪家人抬枪去瞄黑瞎子,我看到闷油瓶直接从其中一个身后出现,手从他腋窝伸过来,直接往上一拍,直接拍在他下巴上。那人瞬间晕倒,枪口直接往上走火,在青铜簧片上打出来一连串火星。边上的汪家人低头去避开走火的枪。用枪托当武器,直接冲向闷油瓶。

之后我就看不到了,胖子直接冲到了那口耳朵状的石棺边上,我大叫:“你干什么!”

胖子把我往石棺材里一丢,同时把我的衣服给扯掉,我发现石棺里全是金色的液体,胖子一下敲了我的膝盖,我跪倒在石棺里,他把我整个人按了进去。

焦老板就躺在石棺里,眼神翻白,我不知道胖子想要干嘛,胖子对我大叫道:“捂住他脑袋上的洞。”

我不知道他的用意,但只能照办,因为看上去黑瞎子闷油瓶胖子都商量好了,我去摸焦老板的头,一摸我的冷汗全下来了。焦老板的头骨上,像蜂窝煤一样,全是孔洞。我两只手根本压不住。这个人听雷成魔,不知道给自己做了多少次手术。

“衣服!”我对胖子道,胖子已经和汪家人打在一起,胖子大喊:“不能穿衣服!”

我实在是不明白,四处去看,上头的雷声一阵一阵的传下来,我就发现,那些金色的棺液,正在减少,似乎都在被焦老板吸收进去。

“别给他抢光了,躺下去!”胖子大叫。

我只好躺下去,一边尽量按住焦老板的头颅,金色的棺液非常的冰冷,我感觉似乎是无数的细小的虫子正在钻入我的皮肤,非常的舒服。我仰面躺倒,发现自己能浮在棺液上,抬头看上面的黑暗,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眼睛,在注视着我。

我慢慢的梦魇,被那巨大的黑色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四周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一阵一阵的雷声,我惊讶的发现,这段雷声我是有记忆的。

就是我在杭州听到的那段雷声。

青铜簧片传导着雷声,似乎在雷声中,有着非常隐蔽的窃窃私语。

眼前的黑色越来越深,我发现四周的人和塔壁都不见了,四周全是雾气,我坐了起来,看到雾气中全是闪电,我似乎进入了乌云里,转头,我就看到了焦老板也坐了起来。

他完全没有理会我,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我又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我问道。

“几十年前,我听雷的时候,到过这里,当时一起来的,还有你的三叔。”焦老板坐了起来。

评论
  • 三叔:

    谁他妈跟你一起来

    • 雷声:

      板凳

    • 板凳:

      强行板凳*٩(๑´∀`๑)ง*

    • 张家人:

      说好的盗墓。怎么成了科幻小说了

      • 张海客:

        也说不上是科幻,兄弟。他写什么我们看什么吧

        • 焦老板:

          当年你三叔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连你无邪也要欺负我抢我的金棺液╭(╯^╰)╮

  • 回来了:

    我?

  • 吴邪:

    一楼

  • kkk:

    越写越不着调了

  • 天真短路:

    卧槽,真是天真,干嘛不把焦老板的头抓起来

  • 雷:

    谁让你听的

  • 衣服:

    为什么不能穿我??

  • 金色液体:

    x战警天启的转生仪式

  • 杨大广:

    哈哈,我杨老板又回来啦

  • 卧槽:

    卧槽这么快就看完了

  • 闷油瓶:

    怎么不把焦老板扔出来?

  • 哎呦喂:

    怎么还聊上了…

  • 隐:

    好短啊

  • 瓶邪:

    根本不够看啊,忍不住养不肥啊

  • 锤子:

    根本不够看啊,忍不住养不肥啊

  • 15年的稻米:

    邪帝的身体要变好了?

  • 大花:

    把焦老板给扔出来啊!!笨!

    • 吴邪:

      哼,这叫天真无邪

  • 老铁:

    “棒棒哒?”

  • 胖子:

    恩,我才不是耍流氓,真的。如果是的话,你们已经看不见我了。

    • 张海客:

  • 吴邪:

    胖子小哥耍流氓~~~~

  • 起灵:

    三叔写的越来越不着调了

    • 假三叔:

      不是本人

  • 飞雪:

    果然越来越不着调,和沙海不是一个级别,退化了三苏

  • 三省:

    我不认识你

  • 稻米:

    懵懵懵

  • 胖子:

    我要逼良为娼,,让你两搞基

  • 酒肆:

    我感觉他们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 稻米:

    蛋生

  • 漏洞:

    都躺下了怎么捂住脑袋的洞无邪这么牛比吗假三叔

  • 汪家吃干饭:

    为啥不把老焦捞出来。为啥不让吴邪开喝。为啥没有引流管,棺材里能积液。为啥三叔这货也泡过却没啥特殊表现。为啥作为重点关注对象,三叔的行动没被监控到。

  • 慢慢慢:

    怎么改两天一更了?还这么短……

  • 液体:

    金色液体?!强行救吴邪回来

  • 盗笔小迷妹:

    …其实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看文看文0v0

  • 盗笔小迷妹:

    不过“棒棒哒”是什么鬼,强行卖萌吗(。ò ∀ ó。)

  • dxgf:

  • 。。。:

    看就看了,话那么多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