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这里道路将军的数量不可预测,刚才我们“南瞎北哑,东邪西胖”用尽全身解数,搞定了一个,但凡有个两个,我们肯定就有人重伤,这里我目测能看到的就是六七个,而且种类还不同。感觉可以适应各种地形的作战。

我看汪家人的表情轻松,似乎这些情况和他们无关一样,和他们说道:“要是这些东西起尸,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汪家首领笑着看着我:“这在你的选择,我们汪家,早就没有选择了。”

卧槽,竟然是个乐天派,我对付这种乐天知命的反派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问道:“你们不怕死么?”出来打工的汪家人显然应该是功利的怕死之徒。

汪家首领非常爽快的点了点头:“我们怕,但咱们现在是一个平衡状态,你总不至于说现在就让我们投降。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最终会起尸。在这个时候,情绪一点用也没有。”

他的话在我的耳边回荡,忽然一下击穿了我的意志,这句话,是我在推平整个汪家之前,经常说的一句话。不知道他是有意送回给我,还是无意和我说了同样的话。

在命运面前,情绪只是肾上腺激素分泌的感觉而已,不要在意情绪,而要在意肾上腺激素分泌之后自己动作的精准程度。

那个会决定生死。

说的简单一点,当人攻击别人时会激动,注意力上升,往往会觉得自己同时很愤怒,修炼的关键是关掉愤怒,留下激动产生的注意力。

那是因为我在当时,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想完成这件事情。

这种状态,通常用以无法正常解决的场面,就比如说,现在。这是破坏平衡的处世之道,我的优势只有一个,就是我比所有人会快一秒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汪家首领还是笑吟吟的看着我,我忽然明白了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我如果还想活下去,就绝对不能把自己活着当成是自己计划的一个重要条件,唯有不考虑是不是能活下去,才能获得先机。

“如果最后关头我还活着,而你还不知道听雷的秘密,记得,只有帮我,你才能最终知道雷声里是什么。”我说道,汪家首领没明白,问道:“什么意思?”

你继续猜吧,我心说,张开手看了看手中的铜钱,铜钱上全是血。

我还是不明白这个铜钱的意义,对于我来说,如果我不知道这个铜钱的意义,而小花又不能现在告诉我,那么这个铜钱对于我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回身,把铜钱塞进了我身后道路将军的嘴巴里。汪家人瞬间一下慌乱,几乎是同时,我飞身跃起,一下抱住那个汪家首领,左手拔出他腰间的匕首,反手一下砍断了吊着小花的绳子。小花瞬间坠落。
汪家首领身手就要抓我,我几乎同时松手,朝着深渊往下坠去。他一下没有抓住我。

我在空中大喊:“我们掉下来了!小花三点方向,离墙壁三米,我二点方向,离墙壁两米四,我们隔两秒!胖子,小哥,瞎子!我们死不死靠你们的眼神了!”

说着我张开四肢,呼啸坠入深渊,心中祈祷,在黑暗中有人会跃起接住我们。

默契啊,兄弟!给点默契!

评论
  • 默契:

    我来了

    • 有点迟钝哦:

      汪家人首领居然被天真抢了匕首,这反应能力还能当首领……

      • 汪家首领:

        所以在沙海里被吴邪灭了

  • 不好看:

  • 东邪西胖:

    卧槽,前排

  • 夏天:

    居然第一

  • 刚刚好:

    来啦来了

  • 南瞎北哑与西胖:

    东邪,我们来了。

  • 无邪:

    无邪来了,大家接好

  • 嘻嘻嘻:

    啊啊啊啊,激动

  • 卧槽:

    前排

  • 坑:

    还能在短点吗

  • 呵呵:

    三叔这是没题目了吗。。。。。

  • 东邪西胖:

    好短诶,

    • 胖子:

      大花,天真,你胖爷我在下面接着呢

  • 入坑容易出坑难:

    短的我想哭

  • 盗笔小迷妹:

    …有点懵皮,果然还是要找好队友(。ò ∀ ó。)

  • 。:

    ,,,,对了有人记得无厘头吗

    • 无厘头:

      呵呵呵

  • 记得沙海吗:

    邪帝怎么又跳,沙海还没落地呢。。。。。。

  • 瞎子:

    放心跳,死不了

  • 胖子:

    大花,天真,你胖爷我在下面接着呢

  • 熬夜,等的好短:

    虽然很好、但挡不住它短小的事实#####

  • 霸个:

    无邪说完这些话需要几秒,而几秒又能落多少米,冲击力是多少,人不可能接住

    • 重力加速度:

      真相了

  • 花呗:

    我怎么觉得会有坑吴邪的部分?

  • ,:

    说好的东邪西花南瞎北哑呢?

  • 15年的稻米:

    我想接一只邪帝带回家

  • 盲冢:

    蛤蛤蛤 吴邪最大的优势就是不可预测和不按套路出牌 根本没法预测他下一秒会干啥 估计小花是黑瞎拽住的 小天真是小哥拉住的 胖子打辅助

  • 哈哈哈:

    没事儿,下面不是有焦老板垫背嘛

  • 天真:

    估计没人接我

  • 兄弟:

    我在这,我接住你了,接住了,接住了,接住了。。。。。。▄█▀█●
    (*꒦ິ⌓꒦ີ)我没用啊

  • 熬夜等更的人:

    虽然短小但是聊胜于无吧

  • 话太多:

    说不完就脸着地了

  • 默契:

    按之前天真话没说完就被子弹打飞的尿性来看,这章停在这里,我是靠不住了,天真快凉了

  • 太监:

    哈哈哈?嘻嘻嘻?都这么随意了……那就麻利的停更吧,拖累了盗墓笔记这个IP

  • 重力:

    说这么长一句话,人类是接不住得的,没水没粽子垫就死吧

  • 胖子小哥瞎子:

    俺们都等你跳呢 来吧投入怀抱

  • 光:

    殷梦雪我喜欢你,还有人记得我吗?

  • 胖子:

    小哥,你物理好吗,我应该不行……

  • 无厘头2:

    无厘头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 西西西:

    很燃!

  • 嘿嘿嘿:

    下章会不会是嘿嘿嘿

  • 呵呵呵:

    呵呵呵

  • 社会你骉哥:

    我擦这就完了

  • 社会你骉哥:

    我擦这就完了吗

  • 啧啧:

    焦老板八成真焦了。。。。

  • 啧啧。。:

    焦老板八成真焦了。。。。

  • 啧啧。。:

    焦老板八成真焦了

    • ZZ:

      焦三回了。。

  • 汪家首领:

    鬼知道我经历什么??

  • 天真你加油:

    天真你加油,人是要靠自己的,也许最后是小花救了你,也不是没可能

  • 张起灵:

    媳妇我来啦

  • 邪瓶党:

    天真肯定被小哥接住

  • 铜钱:

    我还是有用的,不要乱塞。

    • 嘴:

      你的作用就是塞到我的里面→_→

  • 别的地方移的~: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六章 活着 2018-01-07 南派三叔
    在黑暗中滑落的过程中,等待我的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颅骨撞到石头的骨裂和脑浆炸出,一种是我的手臂一把被人抓住的关节剧痛。有那么几秒钟,我已经在等待颅骨摔碎的那一刻。

    我迅速坠入黑暗,其实并没有吵过十秒钟,我感觉我的手臂被人一下拽住,那个人的手犹如铁钳一样,以至于我所有的皮肤被瞬间撕紧,疼痛从被抓住的位置瞬间往上,一直到肩部关节,我最后被拽住的瞬间,我都感觉自己的肩膀要断了。

    我不知道小花怎么样,只知道我停下来之后,一下荡到塔壁上,死死的撞了上去。走运的是我下巴先撞到,没有磕到鼻子,否则好不容易有好转的鼻子估计这辈子都要靠假体才能立起来。

    接着我被迅速拽了上去,一个人把我拖进塔壁的一个神龛内,我从力度上立即知道,这个人是闷油瓶。

    “老铁,666”我缓了一下,心脏跳的剧快,脱口而出。

    闷油瓶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几乎是同时我听到下面有人轻微的敲击着敲敲话:“抓到小花了。”

    我松了口气,看来我的直觉是正确的,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刚才如果我被一枪打下来,估计也会被接住。

    “跟我来。”没等我细想,闷油瓶轻声说道,我看到黑暗中亮起了一根橙色的荧光棒,照亮了他的脸,同时我看到这个神龛的后面是一个通道。

    口子上已经被重新堵上了人皮俑,荧光棒很暗淡,所以应该外面看不到这个光,他迅速往黑暗中退去,我跟了上去。我就发现神龛里是一条非常狭窄的裂缝,正好能够通往那条从上头一路裂到下面的巨大裂缝的深处,里面的洞壁上全部覆盖着青铜簧片,一层一层。犹如万佛洞里,满山遍野的小石窟形成的鳞片效果。

    “这是什么地方?”我轻声问道,一说话,就发现我的声音瞬间通过这些簧片传递了出去,所有的簧片开始共鸣,一片一片的传递,我发现这些簧片都薄如蚕翼一般,稍微碰一下就会划伤手臂。

    闷油瓶让我不要说话,我捂住嘴巴,看到自己的手上已经有了好几条血口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伤的。

    我们踩在这些簧片上,洞并不是平行的,有很多斜坡和拐弯,我们只能蹲着前进,我必须走的非常小心,如果摔一跤,遇到比较陡的斜坡,我稍微滚出去三四米,身上绝对不可能剩下一片好肉。

    一路跟着闷油瓶进到了哪条裂缝中,裂缝是往下,簧片过于锋利,我们根本不可能徒手往下,就听到闷油瓶在出口轻轻的敲了几下自己的鞋面。那声音些微共振了一下簧片,传了下去。

    胖子就在下面不远处回复了上来:“快下来,焦老板马上就要开始了。”

    • 小点点:

      求问在哪看的?

    • 红领巾:

      后天挺硬

  • 黑瞎子:

    媳妇接住了

  • 闪现:

    这波不亏

  • 盲冢:

    蛤蛤蛤 我他妈神预言

  • 好吧:

    这么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