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瞎子的猜测是没错的,只是当时的建筑师并没有考虑到美观,他们用了了最野蛮的方式。对面的这条裂缝应该是山体的自然缝隙,建筑师在裂缝中设置了传导雷声和共振的青铜簧片,为了让这些簧片有足够的共鸣空腔,他们才挖出了这个塔身的空腔。

所以很明显可以看到对面的神像,裂缝中的装饰雕刻是精美繁复的,到了我们这边,只有栈道一样的石梁。

但如果选择速降的话,也只能选择我们这里,因为他们的绳子再长,也需要中续点。

闪光弹缓缓熄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铝粉镁粉燃烧的气味,接着流星一样的冷光灯垂了下来,这是大规模探险才会使用的昂贵装备,是矿灯改造的。用鲨鱼线连着,一个一个的丢下来,落在我们的上方,照出了一块几乎完全被照明的区域。

我们正好在这个光区的正下方,石梁的阴影遮住我们。我此时已经管不了闷油瓶去哪儿了,只能滚到石梁的下方,绷紧身子,期望从上面看不到我们。

接着我们就听到有人速降到我们的上方,接着有对讲机的声音说道:“这里是干净的,放货。”就听到上面很多绳子垂落,接着无数的包裹被绳子放下来。

我偷偷的探头看一眼,因为背光看不清楚,只看到在半空中有无数的绳子和矿灯冷光形成了一个休息站,有人正在快速搭建安全网和各种领空的帐篷。

“有钱,服气。”我心里想,我以后再也不看不起钱了,就是和黑瞎子学的坏毛病,我至少得活成像金万堂那样的才行。

慢慢的人多了起来,因为就在我们上方不到20米的高度,我紧张到浑身冷汗,很多人开始说话,他们的精锐全部都在上面。很快我听到了焦老板的声音,接着就看到所有的冷光灯开始缓缓的往下移动,慢慢的掠过了我们。往下沉去。

接着我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东西,在这些冷光灯里,同时被满满放了下去。我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
下到我们身下十米左右的时候,我听到焦老板对着塔的下面喊道:“吴邪,我送你个东西,你看看是不是面熟。”

我从这个角度再往下仔细的看,看着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的发型,我意识到那是小花。

小花在华美的繁星一样的冷光中,沉入黑暗,他没有任何的抬头,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失去意识了。
我的心脏几乎骤停,焦老板还在上面大喊:“这是你们吴家欠我的,你们以为老天不会告诉我?吴三省,没有你,我也到这里了,你们吴家是牛逼,但运气不在你们这里。运气在我这里。只要再听一次雷,你躲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我几乎发着抖问瞎子说道:“怎么办?”听上去像焦老板和我三叔有恩怨,我三叔不是会把恩怨放这么久的人。这样的深仇大恨,我多少应该知道一点。三叔到底你给吴家惹了多少麻烦。

此时我脑子里只剩下满身是血的小花,但是我的手脚在发抖,心中的杀心也起来了,一方面是极度的紧张,不知道小花的生死,一方面,我对上面喊话的这个人所有的怜悯和理解消失了。我不会再管这个人是到底为了什么,他最好死在这里。

瞎子没有回答我,我屏住呼吸,就看到有人速降从我身边划过,一个一个的黑衣人,之前都没有这么见过,应该都是藏在土楼没有开过门房间里的那批高手。这批人身上全部都是86s,这种枪非常稳定,无法自动射击,我之前围剿汪家的时候,汪家人用的都是这种枪,我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焦老板的资本是什么。

他雇用了一批汪家人?

这他妈麻烦了,我们什么都没有,怎么打?

评论
  • 第一:

    是我吗?

  • 闷油瓶:

    三叔发重复了,下一篇了

  • 今天:

    加油三叔

  • 拿去不谢:

    我没有遇到过这么窘迫的局面,以前我是一个觉得万事都会有办法的人,此时却脑子一片乱麻。不是我变得悲观,而是这一次实在过于狼狈,当年在长白山我们至少还有脸盆和卫生巾可以当武器,现在我手里啥也没有。

    我只能等么?

    我知道瞎子不会等,而闷油瓶可能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通知我们就去执行了。我幻想了一下,我跳到一根安全绳上,滑落到一个汪家杀手身上,一脚踹晕他,然后拿着他的枪对着人群四处扫射。把他们像葡萄一样打落到深渊中去,然后对着上方打灭所有的灯。把他们拖入黑暗中交战。

    我们有瞎子,在黑暗中,闷油瓶都未必能干的过他。

    不,这他妈是施瓦辛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子弹不会贴着我身边过或者打进肌肉留一个小血洞,这种枪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坑。我中两枪没有现代医疗急救就死定了。最大的可能性是我跳上安全绳,滑落下去,落到汪家人怀里,被他扯掉下巴,直接踢下深渊。

    等一下,我刚才想到了什么?

    灯?

    我偷偷探头,看着垂下去的灯光,有什么办法能把灯搞灭了。

    如果坎肩在就好了,弹弓没有声音,子弹到处可取,打灯是最合适的,可惜他没下来。我正一筹莫展,就听到焦老板在上面继续喊道:“吴邪,你出来吧,这是条死路,我迟早会找到你。我是不想你打扰我最后的工作,否则我都不会理会你,我知道你躲着呢,好,解雨臣的绳子我五分钟之后剪断,你出来我就让你们活到我把事做完。马上就要打雷了,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你不要打扰我。”

    焦老板语无伦次,语气非常的兴奋,我看了看手机,5分钟,我相信他做的出来,这件事情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小花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特别。

    往下落的灯光停住了,我看到所有的汪家人戒备了起来,那是刚才胖子消失的方向,可能看到了胖子的降落伞挂在塔壁上。我的心中快速的盘算,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这是汪家人,汪家人几乎不犯错误,胖子想裸体装神像肯定会被打成筛子。

    果然汪家人开始对着塔壁上的佛像无差别扫射,我的脑子在那个瞬间达到了最快的转速,我现在出去会被直接射杀,狂躁的焦老板此时已经无限达到他的目的地了,20分钟,等一下,如果他在20分之内无法到达塔底,他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塔底有什么,但是这个二十分钟在我的直觉中挥之不去,焦老板继续对我喊道:“过去两分钟了,还有三分钟,我就让解雨臣直接摔到底去。吴邪,你不是号称总是能全身而退么,你这次试试看啊。”

    我浑身的冷汗,我只有一分钟时间,因为我知道在最后2分钟的时候,闷油瓶和黑瞎子肯定会做出冒险的直接攻击,黑瞎子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太熟悉他们的套路,他们的体力惊人,所以他们永远会选择主动进攻。

    我心中估计着时间,有一个巨大的预感,这一次我们要输了,几乎就在焦老板说出:“还有2分钟”的瞬间,我翻到了石梁的上方,爬了起来,对着上面背光看不清楚的地方喊道:“我在这儿,我告诉你,没有我你在20分之内,下不到底——”

    话还没有说完,上头一声枪响,我直接心口中弹,被子弹的推力直接撞飞,摔了下去。

    • 花花:

      666666厉害啊老哥

    • 人渣:

      三叔快拿凳子,666

  • 读者:

    为什么卡在关键时刻。。。

  • 读者:

    为什么卡在关键时刻

  • 花花:

    厉害了老哥

  • 三叔加油加油加油:

    这么溜的吗?老哥

  • 坐等:

    吴邪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