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说乐器可能有点过分了,但上端的金属塔顶,加上不一样长短的塔层,本来就刻意而且耗费财力。现在看来竟然是有充分的理由。

我如今不得不佩服信仰这件事情,金童教虽然曾经有过自己的教都——据说修的亭台楼阁犹如蓬莱一样,长日修炼方术,弄的烟雾缭绕在山谷中挥之不去,也是少数几个邪教首领为自己用皇陵的规格修剪坟墓的邪教——但这样的建筑非地理特性配合,又有国力支撑,是修建不下来的。他们能做到简直是匪夷所思。

从建筑的随心所欲上来,也远非一般的宗教象征,看样子,竭尽财力做到这种程度,竟然是有实际用途的。

我们继续往下走,黑瞎子被我启发,显然想到了什么,但还不确定,只是不停的敲敲打打,我问他做什么,他说道:“如果是和声音的传递有关,这个结构是不充分的,上面的雷声进入到中端,震动簧片之后,所有簧片的声音再往下传递会衰减,下面如果是这么长的结构,那到了我们这个位置,就基本上什么都听不到了。这个距离,声音一定是通过金属来传递的,也就是说,上面所有簧片的声音,如果要传递到这一层的底下,不会是靠这一根管腔,应该靠的是——”

他看着石壁,“这后面肯定全部都是裂缝,那些金属的簧片布满这些裂缝然后,一圈一圈——”他用手指做管腔,另一只手指在上面绕圈:“绕着这根塔下来,这样不仅能把声音传递下来,也能把共振传递下来。”

他看了看下面:“如果我猜的不错,下面应该是一个听雷的地方,这是完整的听雷装置。上面的四个塔,最终都会汇聚到这一根主塔中,所有的雷声在这里汇聚。”

我咽了口吐沫,三叔是不是也到过这里。他让我查听雷的秘密,这个秘密看来就在眼前了。

越往下,石梁中间出现的空缺的地方就越多,有时候中间空了六七阶楼梯,我们得信仰之跃,每一次都万分惊险,我几乎都是被他们三个人凌空拉住,肺也越来越疼了。

但我开始努力的去把注意力放在当下,我仍旧恐惧着,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流逝,但我的注意力回到了我的脚下。

又往下走了三个多小时,这个巨大的管腔宝塔仍旧没有看到底部,这巨大的深渊凝视着我,我们在犹豫的时候,此时听到了一些稀稀疏疏的声音,从顶上,犹如一群飞虫一样,在墙壁中冲了下来。

这个声音真的是冲下来的,我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它们掠过我们,冲下塔底的瞬间。
声音有这样的效果,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接着塔腔开始多次回声,我清晰的意识到,这是有人在说话。

我一开始以为是雷声,声音一浪一浪的过来,我们仔细去听,发现那是人在讲话,讲话的人,在叫我的名字。

“吴邪~吴邪~”

我们面面相觑,黑瞎子皱起眉头仔细去听,说道:“是焦老板。他们的人到了。在上面。”

评论
  • k:

    第一吗

    • silly:

      今天还会更么

    • 肺:

      借楼 可笑的是 肺里没有痛觉细胞 是不会疼的。。。

      • 扯淡:

        你得过肺炎吗?

  • k:

    第二嘛

  • k:

    就知道第三也是我

  • k:

    第四哎

    • ……:

      哥们儿,受刺激了嘛……

  • 舟:

    …呵呵

  • k:

    第六哦

  • 吴邪:

    打卡

  • 焦老板:

    第五

  • 习惯:

    每天查更了再睡觉

  • 吴邪~:

    吴邪总是在各种诡异的情况下被喊名字

  • 吴邪~吴邪~:

    吴邪总是在各种诡异的情况下被喊名字 从大金堂到焦老板

  • 吴邪:

    说好听雷传译装置呢,怎么变成听地了。

    • 一叶之秋:

      是地听……

  • 宝塔:

    上边说个话,下边声音那么大,是不是不符合能量守恒

  • 落邪:

    我邪怎么感觉变化好大,没有沙海的精明劲啊

    • 琚琰:

      沙海中用力过猛,又傻回去了估计

  • 啦啦啦:

    这么深入地底声音能不失真的传下来?

  • 胖子:

    这是啥玩意

  • 路过的刺客:

    信仰之跃……可以的,你从哪学的?

    • 飘过的蛋挞:

      这真是吓到我了。。。。。

  • KTV:

    贵宾3位里面请,

  • 焦老板:

    我怎么了?不就是追到塔里了嘛

  • 吴邪:

    我能活,能活。。。肺,肺不是问题

  • 此生不悔入盗笔:

    不要啊,别死,小三爷

  • 天真:

    有闷油瓶 ,无邪肯定没事

  • 云里雾里的:

    每天一更吗

  • 路人甲:

    本来觉得每天过的挺快的,可是一到看重启的时候,就觉得TNND过的真慢。。。

  • AA:

    本来觉得每天过的挺快的,可是一到看重启的时候,就觉得TNND过的真慢。。。

  • 高一党:

    回来了耶

  • 菡萏:

    小哥不想听吴邪的遗言,我觉得大部分应该是吴邪死了,他就失去了和这个世界的联系。盗8里小哥千里迢迢来和吴邪道别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想来想去,我觉得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你了。心疼小哥,也许盗墓的结局吴邪真的会死去,小哥会带着吴邪回到长白山的青铜门里。然后……没有了然后

  • 鱼鱼鱼:

    焦老板是来送人头的,嚯嚯嚯,酷爱把我小花花交粗来

  • 摸摸哦哦弄:

    没有了!

  • 吴邪:

    我……我能行,我还能继续……

  • silly:

    今天还会更么

  • 吴邪~:

    为什么老是被人叫??

  • ~~~~:

    好飘荡~~~~

  • 蜜汁微笑:

    小花一来黑花瓶邪就齐了,就胖子一个……………………………………………………
    蜜汁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