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我和白昊天稍微整理了一下这个局促的地下空间,在这种泥地里,最关键的是把地面烤干,干燥就等于舒适了一倍。之后我靠着黑瞎子蹲在篝火边上,仔细的看我身上的伤口,一边把之前的事情和他大概说了,把白昊天和刘丧也介绍了一下。

刘丧对黑瞎子似乎非常了解,之前偶然听他说起过,在我认识闷油瓶之前,有一段时间,黑瞎子和闷油瓶一直在一起做事,似乎都是在陈皮阿四手下的时候,一个瞎子一个哑巴,故事还是很多的。

我有时候看瞎子和闷油瓶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羡慕,觉得他们才是一类人,我觉得瞎子肯定比我更了解怎么和闷油瓶相处。

黑瞎子静静地听我把我这里发生的事情说完,沉默不语,闷油瓶也睁开了眼睛。几个人都没有率先开始讨论这件事情。黑瞎子反而把话题转到了雷城上。

刘丧就接着问道:“在这种环境里,你们还出去看过?”

黑瞎子没有理他,出现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对我道,我得亲眼去看看。

我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刘丧也不开口,看着篝火,僵持了几分钟,我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你觉得有没有问题,整件事情?”

“当然有问题。”黑瞎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整件事情,目前看上去,就是为了把我们全部干掉设计的。”他在地上放了一块石头:“事实上,如果不知道这谷里的情况,无伦是跳伞下来,还是攀岩下来,还是通过喊泉进来,没有人能够熬的过15分钟,两条通往这里的通道,都是死路。也就是留下这两条路的人,从一开始就是想让进来的人死的。”

他在石头下面写了一个解字:“解语花没有留在外面,而是躲进了所谓焦家的队伍里,说明他意识到了巨大的危险。他脑子比我们都好,宁可躲进焦家的队伍里,也不愿意呆在自己的队伍里,说明危险来自于焦家之外。”

我摸了摸下巴,我倒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他又放下了三颗石头,在下面写了邪,黑,张三个字:“我们已经死当了,我们唯一能出去的机会就是下雨的时候,下雨的时候毒雾会散去,我们可以出去行动,但这里雨停之后,毒气会完全弥漫蒸腾到整个山谷,我们除非能飞,否则来不及跑出去。我们现在需要先自救。然后利用我们唯一的时间优势,看能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他又放了块石头,写了个王字:“你们家胖子,现在是我们的关键,他现在是唯一的自由身,但他现在生死未卜。从整个局面上,整个九门体系最强的这一代中坚力量,全部都在这里,有四个人属于生死未卜,还有一个最聪明的,也非常的被动。你说,当年最难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被人逼成这样过。”

“这一切的背后,有一个高手。”黑瞎子继续看着我:“也就是真的命好,张先生知道怎么应付这种毒气,否则这个房间里的人都已经凉了。”

我吸了一口气,心想如果瞎子说的是真的,那我们这些人精,为何没有一个人发现破绽呢?就算我没有发现,小花也应该能够发现。

在整个过程中,到底哪里让我们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思考呢?

二叔。

黑瞎子拨动篝火中的炭条,墨镜反射出跳跃不定的光芒。我摇头:“你在怀疑我二叔,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拼命的阻止你来,但他没有采取极端的办法,我觉得。”

篝火烧炸了一根柴,啪的一声。黑瞎子说道:“有人在看着他做这件事情,你二叔可能是被人胁迫做了这个局。”

评论
  • 老张:

    第一!

    • 盲冢:

      这一串连着就出来了 估计胖子是翻盘的关键

    • 王胖子:

      王胖子是关键?是不是要揭露王胖子的来历了?

  • 二叔:

    啊啊啊啊啊我没有我不是

    • 二叔你。。。:

      你咋忘了霍秀秀了?她也是老九门仅剩的中坚力量~_~

  • 水水水:

    第一

  • 张杰:

    感觉没以前的好看了,真的觉得不像三叔写的

  • 三叔快更啊:

    又看完了,追的太痛苦了

  • 真相:

    开始解局了

  • 15年的稻米:

  • 啊啊啊…:

    又是一个坑

  • 祭:

  • Soul:

    好少,看的不爽,可是又没耐心养文。纠结

  • 吴邪:

    张先生什么不知道啊

  • 吴邪:

    让黑瞎子师傅教教我如何和张先生相处

  • 小花:

    天真 动动脑子想想 谁是能够威胁的了九门存亡 可以让二叔放弃吴家独苗的终极大老板

    • 猜测1:

      难道是汪家名亡实存 之前的消息都是做给天真看的烟雾弹 毕竟三叔没详细写过汪家分崩离析的过程

    • 。。。:

      只有。。。政府。。。

    • 疑点2:

      有没有可能是收购裘德考公司的德国公司 或者它们背后的不明势力 毕竟他们每次任务的交集点太多 三叔之前也没有明确的写过他们的目的

    • 分析3:

      有书友说是政府 可能性很小 政府这种机构 涵盖面太复杂 毕竟和老九门这帮人有关的一切都见不的光 个人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借鉴三叔之前书里的某国家高层一代 二代⋯

    • 思考4:

      我特么一脑门问号 先提几个 解解闷 1张家是一个延续了上千年的智慧大家族 为什么在短短的百年之内他们子嗣都消失匿迹 所剩人数寥寥无几 2胖子的一身本领都怎么来的 原名是什么 他跟老九门没毛关系 为什么对平水相逢的吴邪真心真意 死心塌地 3 张启山的亡跟葬 都没有详细的写到 他有没有可能继承张家人的长寿 只是没达到小哥的效果 在背后或好或坏的操纵一切

      • 胖爷:

        我叫王月半,北派的姣姣者、我没啥本事,就是能打能挨,思想活络,精力旺盛!也不要人教,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看书

      • 花:

        胖子在吴邪去到长白之前就去过长白山了,在海底墓那里提到过一句,就被吴邪打断了。

      • 花:

        胖子在吴邪去到长白之前就去过长白山了,在海底墓那里提到过一句,就被吴邪打断了。三叔也说过胖子有些小故事

      • 张家:

        你问我们怎么灭的?就我们那种失忆症,怎么可能不灭亡,况且主要原因是汪家,他们灭了我们。藏海花和沙海有没有好好看

  • 疑问者:

    闷油瓶和黑瞎子是怎么知道天真他们几个在什么时间点下到谷底的 求解

    • 闷油瓶:

      我 掐指一算

    • 黑瞎子:

      闷我快俩月了 出来放风 放水不可以吗

    • 黑耳朵:

      深谷回声很大,那么大动静!

    • 胖砸:

      胖子可能是觉得无邪天真没心眼 加之一起生死相依了这么久 再怎么的 也该有点感情了吧

  • 北派六爷:

    等待更新

  • 。。:

    我觉得是汪家人吧,大概就他们想对九门干些什么

  • 人:

    都这时候了,还能威胁到这些人精的,只有政府了吧。

  • 花花:

    张先生

  • 解家少奶奶:

    张先生

  • 晓倩:

    不会又是它吧

  • 稻米:

    张先生是称呼小哥吗 瞎子怎么这么称呼小哥?这个称呼下面隐藏的内容很多哦

  • 马上睡觉:

    重启的时间是在沙海前,想想沙海里吴邪那么认真的对付汪家人,并且吴邪和从前比有很大的变化,那现在写的就是前因

    • 白昊天:

      重启不是在沙海后么……这个是闷油瓶十年后出门后的事,沙海是十年间的事

    • 黑瞎子师傅:

      哥,沙海在重启之前,你回去慢慢补吧

    • 沙海:

      我在前面

  • 黎華:

    我现在脑子里想的是,维持吴邪身体的是不是很早之前青眼狐尸斗里那个腰带上的一片麒麟竭???

    • 。。。:

      你才意识到啊……

    • 麒麟蝎:

      书上写过了,你到底有没有看过

  • 哼哼:

    “一个瞎子一个哑巴,故事还是很多的”,好大的醋味

  • 三叔:

    这个幕后黑手就是—终极!至于到底是什么,等我再出十本书琢磨琢磨

    • 小小闷:

      靠,你滚!

  • 小的:

    吴邪是因为三叔的一个短信而卷入这个局,但是你们把三叔忘了

  • 三叔:

    别瞎说。我怎么舍得害他们几个

  • 终极:

    他们几个人知道的太多了,必须死!

  • 吴邪:

    那么问题来了,张太太是谁?

    • 花花:

      张太太,怕是不会有了。

      • 花花:

        光棍节张先生,黑先生,吴先生,白小姐,还有死去的宁小姐,潘先生陪我们过。胖子早就三妻四妾了。张先生是个世纪资深光棍了

  • 鱼:

    坑啊

  • 粉丝:

    张先生,哈哈好可爱….瞎子这么摇摆的人这么尊敬小哥!都快忘记小哥100岁了,我是小哥的脑残粉,也这么尊敬他!

  • 虐不虐小天真呢:

    爱小天真就是,希望他不生病,不受伤,不为赚钱所累,不被胁迫不卷进世间各种勾心斗角纷纷扰扰…做他自己喜欢的事,铁3角的冒险天涯或洗脚养老哈哈…..但可能平淡就又怕不够好玩…..真是矛盾的心理

  • 背后大佬:

    不能用国家力量收拾你们,这样我就暴露了,只能用特殊手段了

  • 闷油瓶:

    你身上都是我的血,自己考虑清楚怎么用

  • 张夫人:

    张先生也是不得了了 说吧 猪肝要怎么做法?

  • 刘洪桐:

    王伦你敢绿我,我要原谅你。房子,车子,孩子全都给你了。

    • 胖砸:

      哥们你从哪里蹦出来的

  • 花花:

    一般几点更新撒

  • 坎肩:

    我哪去了。。。

  • 二叔:

    其实我才是大BOSS

  • 瞎子:

    叫哑巴张先生 这是专业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