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我还没发问,坎肩就从上面甩下来一团东西,那东西落在我们脚下,扎起了一团粉尘,都是伞菌的孢子,我的呼吸马上感觉到瘙痒,大骂:“做事规矩一点,别冒冒失失的,会害死人的。”坎肩被我骂的吓了一跳,我们退开些许,等粉尘慢慢散去,才重新靠近。

那一团东西是这里野兽的皮,应该是狍子之类的。坎肩上说上面还有不少,还都硬了。

这里长满了有毒的菌类,晚上还那么危险,应该不是捕蛇人或是猎人的杰作了,这个山谷当地人应该极少涉足,四周的村子肯定留下过各种传说。

但无论是之前的蛇皮,到现在兽皮,似乎都是跟着凤凰木走的,蛇皮和兽皮在雨量那么大的福建山谷里,还没有彻底腐烂,甚至保存的都还不错,时间不会超过三到五年。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应该是三到五年前的人留下的。

为什么?如果是为了赚钱,这些兽皮肯定比兽肉的价值高,如果是为了吃肉,在全是毒菌的丛林里吃肉的风险太高了。

想着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让坎肩把我拉上去,我爬到树冠的上方,阳光变得格外的好。我看到了无数的兽皮晒在树冠上面,都用树枝固定着。不仅是凤凰木,四周的树木也有。

“这是个记号。”我喃喃道,坎肩问:“什么?”

这颗树正好在这片毒林子和外面的林子之间,边上有一条小溪,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标示,如果是树冠中行走很容易迷路,所以这颗凤凰树是一个重要的标记。标记着这条分界线,那么之前的那颗凤凰木也是标记之一,那个区域我们没有仔细观察,但肯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域。也许是因为那棵凤凰木下有一个隐秘的暗室。

“可这些皮呢?做记号需要不需要做成这么夸张,不是很浪费么?”坎肩问道。

我完全是灵光一闪,对坎肩道:“是气味,这些皮是为了在这里散发气味。蛇皮和兽皮的气味不同,他们在树冠间移动,这里的所有树冠都交缠在一起,是靠气味寻找路线的。当年有人在这里设计了一条我们看不见,也认不清的路。”

这里不同的关键点,都是用不同的浓烈气味来标注的。因为不同生物的脂肪有不同的味道。

嗅觉可能是我最不行的一项功能,我把刘丧和白蛇也叫上来,让他闻这些兽皮,他一边闻一边问我:“你干什么?”我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仔细闻闻,这四周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那应该就是我们的方向。good boy。

刘丧拍掉我的手,不过他赞同我的想法:“我觉得你说的东西,再进一步会更加合理,如果挂兽皮的树,代表着危险标记,挂蛇皮的树,代表着避难所,只要带上一只狗,训练好了,瞎子也能在这里活下来。”

我叹了口气,坎肩就道:“这种手法听上去是不是吴家的手法?”

我一想还真是,吴家有专门训练非常灵巧的狐形犬,能在树枝间运动。不过现在瞎猜一点用也没有,还得找闷油瓶的记号,否则我们真是寸步难行。因为这些皮都非常老了,应该没有什么气味了。

我身边没有带狗,是个失策,事情又回到原点,四个人开始去找闷油瓶的记号。我们先找了地下,这颗树地下没有任何空间,于是开始在四处转圈。找了几遍,没有看到记号,刘丧就道:“不行就顺着溪水进吧,否则又浪费一天。”

我心中烦躁,救人这么拖下去,收尸都收不上,最多是捡骨。坎肩忽然打了个响指,让我们看向丛林深处,我向那边看去,就看到在丛林的树荫中,站着个东西。浑身似乎是白色的,非常脏,非常高,有四米多。

评论
  • 哈哈:

    前排

    • 吴家、张起灵:

      被你小子抢了,那就挤一挤吧……

      • 3楼:

        挤一挤

    • 天真:

      挤挤

  • 四米高大白:

    干嘎

  • 囧:

    这么早

  • 还好:

    还好

  • 小哥:

    前排

  • 。。。:

    前排

  • 吧:

    哈哈

  • 万奴王:

    小三爷

  • 嗝:

    嗝~

  • 稻米:

    起灵我带你回家

  • 驴蛋蛋:

    带我 带我 吴老板 带我

  • 嗝儿:

    真正的白蛇来了

  • 小头爸爸大头儿子无厘头孙子:

    三叔,看见我家的孙子没有,无厘头不见了

  • 花儿月更圆:

    蛇王横空出世。。。

  • 盗琳:

    白素贞???

  • 盗琳:

    1137286572天下稻米一家亲

  • 胖子:

    这他 妈总是说找闷油瓶留下的记号!到底是瓶子救鞋子,还是鞋子救瓶子?互相矛盾厉害了吧?

  • 白素贞:

    千年等一回,官人你终于来了

    • 许仙:

      娘子,我是来找小青的!

  • 无厘头爷爷:

    我的孙子去哪里了

  • 高一党:

    原谅我现在才回来,想你们了

  • 骨:

    我就等着被吴邪你捡

  • 盗墓笔记:

    在磨蹭下去就没小哥了……如果小哥出事铁三角散了,瞎子没了小花死了,就弃文没得商量我的执着没了,盗墓笔记

  • ……:

    忽然感就算狗五爷现在还活着,也得给天真气死,吴家以嗅觉为主的行事风格,结果到了天真这最不行的就是嗅觉……

    • 吴邪:

      他自己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