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一声呼啸声过来,我们四个抱头,一颗迫击炮弹在我们边上爆炸。这么多年下来我挨炸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被迫击炮直接轰还是第一次,耳鸣不说,漫天的枯叶和淤泥落下,灌了一嘴黑水。坎肩惊恐的看着我,打磕巴:“老,老,老板,怎么打仗了?”

我爬到坑边,拿起望远镜,但是被树冠挡住什么都看不到,又是一颗迫击炮呼啸而来,我听着声音,直觉不对。还没说话,刘丧已经面色大变。

“跑!”他大叫一声,我们翻出坑内,冲出去十几步,这颗炮弹正中我们的土坑,我们扑倒在地,刘丧大叫:“关手电,关手电!”

我大叫,“别关,扔出去。”

坎肩弓起身子,抡圆了,鼓起大白胳臂上的肌肉,直接把手电扔上半空,然后稳稳的落了下来,落到了他自己的脚下。我看了看他,他看了看我,他做了一个健身的动作。
我上去一个飞腿:“扔出去!不是扔上去!”捡起手电,往远处一丢,刘丧一个开球动作踢出去十几米远。

狼眼类型的手电非常重,是可以直接当武器的,这一脚把刘丧疼的,空中又是呼啸,我拽着刘丧和坎肩,往前狂奔。冲入黑暗中。炮弹就在我们刚才呆的地方爆炸。我们缩头回望,靠到一棵树后,刘丧就骂道:“你麻痹,你手下怎么回事?给人家放信号弹呢?”

我看了看他的脚,心说你他妈也聪明不到哪儿去,抹了抹脸上的黑泥,打仗估计也是这样。刘丧指了指一个方向:炮弹从哪儿来,我们的手电光,闪一下,他就能确定我们的位置。这是要直接干死我们。人估计在山腰上。

四周一片漆黑,我们的手电在远处能看到一丝光亮,瞬间一声呼啸,之后一声巨响,直接被炸灭了。

在树干下,我连刘丧的脸都看不见了,再是一发,打灭了刘丧踢出去很远的那一只,整个空间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是焦老板的人么?”我伸手就一把刀,此时的无力真是难以言表。有把98k也好啊。刘丧大骂:“我操,不是姓焦的你还有其他仇家?你是给他们发了请帖还是怎么的?要不你去问呢?”说着他看向四周的黑暗,看了看手表。“我们死定了。毒气马上就压下来了。”

那东西并不是覆盖整个谷底,我们未必会那么倒霉,我心说,刚才看到,它的覆盖区域也只有六七根树木的树冠,刘丧就忽然对着天空大喊:“孔三,相识一场,他妈的放条生路,姓焦的给你多少钱,你撵着我们炸,老子他妈都是活人,你只是个点炮的,要不要这么拼。”

我惊讶道:“你认识这人?”

刘丧骂道:“我在四楼见过,炮打那么好,就是银川孔三,我们还打过麻将,狗日的肯定是不想还钱了。”说完大叫:“麻将钱我不要了!”

很快从山腰上传来浓重的西北口音,在山谷里回荡:“你并不要和我讲,你把吴邪交出来,你可以走的,我不要你。”

刘丧大骂:“他们三个人,我一个人,我他妈打不过。”然后对我道:“要不你牺牲一下?”

我骂道你这么紧张毒气做什么,咱们躲在这里,又不一定会死,焦老板的人如果下到谷底,我们还省事了。而且到底是不是毒气我们还不知道呢。

刘丧看着我:“吴邪,你看我是戏精么?我如果不是戏精的话,我这么害怕,我是逗你玩么,我他妈告诉你,我告诉你那是什么,就是什么,老子在队伍里就是干这一行的,老子的耳朵可以让你们的感知范围从眼睛的100米变成2公里,老子听到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告诉你,在这方圆两公里内,那毒气就有200多团,200多团,比你脑子里的浆糊窝头还多,还多!我们得找坑把自己埋了,埋了!!”

他叫完,我冷冷的看着他:“要坑是吧?”我啪打开手电,往我们六七米外一丢,往树后一靠,瞬间炮弹就到了,bong一声,又是漫天的枯叶和烂泥,我提溜刘丧,没等所有东西落下,冲向炮弹的落点,那里有一个大的弹坑,把他踹了下去。

评论
  • 你爸爸:

    第一?

    • 高三狗:

      啊,错过了第一时间,来挤一挤

  • 你爸爸:

    是第一

  • 炮弹:

    我帮你挖

  • 小软:

    邪帝威武

  • 谢泽彧:

    98k98k.厉害了我叔

  • 孔三:

    123,放

  • 。:

    服气服气

  • 迫机炮:

    没有坑没有坑,敌人给我们挖

  • 吴邪:

    刘丧你个傻逼

  • 稻米:

    全是坑

  • 98k:

    看来是要吃鸡了

    • 迫击炮:

      跑毒圈点射狙击无所不能

  • 炮弹:

    我叫南派三叔,我来帮忙挖坑

  • 晓倩:

    担心

  • 坑:

    我是那么容易挖的?

  • 三胖:

    跟三叔要坑?就怕你爬不上来

  • 吃鸡?不存在的:

    大晚上的给你把98k 就是再给你个八倍 你能看见个啥

  • 菡萏:

    小哥和黑瞎子不被毒死也要饿死了.写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写到救人。

  • 蛤:

  • 先停一周再追:

    坑啊!

  • 二叔:

    开始有点意思了。之前不像三叔的笔法。

  • Soul:

    要坑是吧!哈哈哈,吴邪就是邪乎,就喜欢他一本正经的胡作非为。

  • 胖子:

    天真机智啊

  • 胖子:

    来来来胖爷亲一个

  • 哈哈哈哈哈:

    吴邪之前发过对刘丧的誓言完成一半
    坐等邪帝在坑上撒尿。

  • 小哥啥时候出场:

    真的是太考验人的奈性了

  • 银川孔三:

    是我打的炮,不好意思,打过了

  • 五五开:

    再来个八倍镜啊

  • 天真已逝:

    重启之后果然变了一个人,天真看来是又要死了。。。

  • 塌塌:

    第一次被迫击炮炸??

  • 哈哈哈哈哈:

    银川银川!

  • 手电:

    吴邪,你又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