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重启

南派三叔 作品

我和响墩来到了饭厅,土楼中间是一个很别致的食堂一样的餐厅,早饭中饭晚饭如果不叫房间服务,就只能来这里解决。响墩递给我一只烟,我条件反射就接了,一边的服务员立即上来,说这是保护建筑,是不能抽烟的。我抬手道歉,把烟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同时在天井环视整个土楼。

真的是很大,之前都只能偷偷的看,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环视,如今一圈看下来,超出我的想象。

巨大的圆形天空就像一只眼睛一样,抬头的时候,有一种被凝视的感觉,有一点目眩。

此时我看到了那个很像阿宁的青年,靠在四楼东边的栏杆上,正在抽烟。

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低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我默默的把脸沉了下去,问刚才那个服务员:“上面的人怎么可以抽烟?”

“那些人我惹不起,没素质。”服务员显然不是当地人,可能是穷游留下打工的,讲好有一股秦皇岛的口音,我看着菜单,都是我熟悉的菜名,但是也有一些北方的菜,服务游客用的,我叫了一壶水仙,叫了一份九门头,服务员很利索的下了单,让我去找个座位。我就问他,前台是否可以寄快递。

他点头,我让响墩坐下,自己晃到前台,问前台要了四个快递信封。然后在鼻子里塞了一块浸了红糖浆的棉花,用力一挤压,我的鼻子就开始流鼻血,我长叹一声,前台的服务小姐姐立即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

“餐巾纸,给我几张餐巾纸。”我糖浆放太多了,挤压的时候简直是七窍流血。那小姐姐连滚带爬的跑进前台后面的小准备室,我瞬间掏出手机,打开视频拍摄,放到了前台后面大装饰柜子的顶上,把摄像头露了出来。

几乎是一秒后,小姐姐出来给我拿了餐巾纸,我拿着餐巾纸就往厕所走,一边给响墩打了个眼色。

响墩站起来,我进厕所,洗了洗,知道响墩正在让小姐姐查二叔的名字,他们一行人来到这里之后,一定也是入住的这里,所以如果能查到名字,就能知道他们原来住哪几间房间,里面说不定有一些线索。

按照保密条款,服务员是不能说出这些信息的,但是她会查一下名字,查名字得时候系统会跳出一些信息,就会被我的摄像头拍到。

时间差不多我出去,响墩已经坐了回去,给我打了手势:搞定。

我过去,直接拿了快递的信封,就感谢了小姐姐,并且表示我还要几张餐巾纸,小姐姐朝我笑笑,我觉得我这个打扮一定比我以前丑了很多,她那个笑容很假,想来,我以前的人生中我的脸也许还帮了我不少忙,但是我都没有注意。

她进去拿餐巾纸的瞬间我拿回了手机,她出来给餐巾纸,给了整整一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一种嫌弃。

我把餐巾纸塞进快递信封里,一边打开了手机,放大视频,看到了查二叔的房间,是在三楼的219房间,现在是空的。我迅速在快递信封上写上了这个土楼,219房间的地址。然后回座位问响墩要了手机,看了看还有80%的电,放了进去。在快递单上写明了亲手签收。直接在前台寄掉。

响墩崩溃了:“大哥我里面好多自拍。”

“不打紧,不打紧,你反正不靠这个赚钱。”我低头吃东西,拍了拍他:“丢了给你买X。”

“你这是干什么?”他不明白。我道:“等明天看。”一边忽然进来了四五个人,都是四楼的人,在我们身边坐了下来,几个人都好奇的看向我们,我认出了其中一个是红顶水仙。

他看着我,眯起的眼睛,我对响墩说起了龙岩话,说的不标准,但是外人真听不出来,同时,在红顶水仙身后的一个人,也看向了我,那是一个女人,短发,眉宇间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轻蔑。

评论
  • 棒:

    • 兄弟:

      不好意思,挤一挤

    • 熬夜赶作业:

      也挤一挤

      • 张義:

        我也来挤挤

    • 神:

      抱歉,一起挤

    • 睡不着:

      我瘦,还能挤得下吧

  • 稻米:

    吴邪怀挺

  • 二叔:

    我x

  • 白陌尘:

    终于有一次靠前点了

  • 爱你:

    6666牛逼了

  • 鼻血:

    我又来了啊

  • 邪:

    女人是谁啊

  • 烟:

    为什么,凭什么,抽我我都忍了,还把我扔垃圾桶里

  • 求安心啊:

    发展到现在慢慢地有一种末世感,小哥和瞎子生死不明,小花和铁三角有分道扬镳的感觉,小三爷被架空想做的事情处处掣肘,胖子也不像原来总能提供各方面的支持。现在的讲诉仿佛在从小说逐步蜕回到现实,体现出了有些问题并不是通过自己努力或者智力能解决的。其实自私的来讲,对于角色来说,感觉他们能留在雨村休养生息,或者继续做在九门里的小三爷,不管怎样最后能有个像爷爷一样的结束之类的会比较让我这样的读者内心安稳,现在的状况虽然不会让人失望但是绝对令人心焦,虽然我知道现在的情况确实是之前发展出的比较必然的结果,但是再看到吴邪的坚持和执着还是会难过和心酸,和之前的吴邪做的斗争不一样,这回的努力总会让人产生无力感。希望三叔继续更的能给我一些安稳吧。

    • 不会心安:

      三叔应该不会让我们心安的

      • 求安心啊:

        说的没错,所以更难受了……

        • 一群二货:

          一个小说儿一,何必当真,潘子不死用远没有价值

          • 你才二货:

            什么叫做一个小说何必当真。。。我们还真当真

  • 这…:

    服务员是不想混了吗

  • 小软:

    好虐

  • 闷油瓶:

    吴邪,你快点。

  • iPhone X:

    要买我吗

    • 乔布斯:

      我还在想是啥,原来是你啊

  • 阿宁:

    我活过来吗 是我要出现了吗

  • 脸很重要:

    吴邪变丑了?!!?不要啊

    • 小三爷的新头发:

      他化了妆而已

  • 赵家人:

    我靠难道是配德考的人马又要出现啦?那汪家人呢?政府的人呢?文锦的人呢?张家人呢?

  • 不想活了你:

    敢轻蔑???

    • 无厘头:

      太无厘头了

  • 无厘头:

    三叔的书。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套路。套路完了就挖坑。所有的坑还都不填。感觉很无厘头

    • 张義:

      你个假无厘头

    • 无厘头傻逼:

      傻逼还没吠够?

    • 猜:

      那你还看,就算是套路是坑你不是也看吗?这些套路和坑不是一样吸引这你吗?

    • ······:

      我们看小说看什么?不就是看套路和坑吗!

    • 陈皮小四:

      看的不过瘾啊

    • 专对智障:

      你觉得不好你就不要看啊

  • 闷油瓶:

    哥要死了别磨蹭了

  • 瓶邪一生推:

    小哥快回来

  • 唐家三少:

    这书很无厘头

  • 吴邪本来就是痞子嘛:

    套路,这些套路又回来了,当初就是这些痞子一样的套路才追的盗墓

  • 阿宁妹妹:

    没评论?

  • 红顶水仙:

    频率!记住是频率!这很重要!姐姐们都喜欢!

  • 红姐:

    都是几点更新啊?

    • 更新:

      11点多

  • 瞎子:

    不用来了老子都要挂了

  • 三叔:

    哈哈哈

    • 你是智障?:

      你是智障?

  • 别买X:

    X那个大刘海怎么能忍住

  • 张夫人:

    带你回家

  • 小哥夫人:

    喜欢………小哥 小哥不要死

  • 伤春悲秋:

    为何在这个悲伤的秋天又见到了你们,小哥,我要

  • 脑洞:

    会不会这是个局,其实瞎子和小哥根本就没事,只是藏起来了或在做秘密的事情,而二叔被监视或不能出手,所以才把吴邪踢出来也不让他利用一起九门的力量,这样既能瞒住小哥和瞎子的行动又能牵制对方的注意力。所以吴邪其实只是饵

  • 无厘头:

    三叔太无厘头了

  • 路人甲:

    偏知还是一场圈套,仍深陷于此,不舍离去。
    至那些明知是三叔又一个套路仍舍不掉盗墓笔记的书迷

  • 一脑袋浆糊:

    长得像阿宁是什么鬼啊

  • 至夏:

    哎,本来坑已经填了一大半了,现在又是一个巨坑。
    我有生之年能见到填完的坑吗?

  • 至夏:

    哎,本来坑已经填了一大半了,现在又是一个巨坑。
    我有生之年能见到填完的坑吗?
    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