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

南派三叔 作品

副官从外头提溜着鸡进来,脸色凝重,齐铁嘴已经心觉不妙,感觉要把他和鸡一起炖了。他看着鸡,鸡也看着他,对视了几分钟,他道:“佛爷,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说,这哑谜我猜不出来。”

副官回头看了一眼张启山,张启山蹲下来,歪头看齐铁嘴,对副官点了一下头,副官过来给齐铁嘴松绑。张启山就道:“你知道你之前做了什么么?”

张启山的眼神中仍旧有一丝怀疑,齐铁嘴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他回忆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腿,发现自己的腿上什么都没有,他本身身上的毛发就细微,腿白藕似的,看不出什么问题。就开口把自己的记忆全部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所有人都很疑惑,副官道:“八爷,我背你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说的东西。”

“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背我回来的,为何我糊里糊涂就出来了。”齐铁嘴就问。

副官正色道:“八爷,我当时正顺着铁轨往前查探,忽然听到你叫我,我回头来找你的时候,我看到你在铁轨上爬,动作十分的奇怪,你的手脚都踩在同一根铁轨上,动作像动物一样,走起来丝毫不乱。我叫你你也不理我,反而一路都在自言自语。”

“我在爬?”齐铁嘴心中奇怪,副官指了指他的手掌,他才抬手去看,发现手掌上全是伤口:“我看你是中了什么邪道了,所以只能把你打晕了,直接带回来。一路很顺利,你说的倒挂的东西,我没哟u见到,您说,是不是您被——”

齐铁嘴吸了口冷气,这方面的功夫他确实不太内行,活动了一下身子,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佛爷,你记得不记得,我在敛房的时候,和您说过,你们张家人体质特别,黄线如果要上身,肯定是要上我的身。”

张启山点头,给副官打了个眼色,副官把鸡抓起来丢给张老倌,张老倌抓过去。齐铁嘴继续:“我觉得我当时说对了,这黄仙一直在我身上,现在我把它送回来了。”

“真有黄仙这种东西?”张启山显得很怀疑,其实齐铁嘴也怀疑,他在江湖上混饭吃,多数靠的是自己聪明,家族传承的他学的很透,很多时候却自己也不信。用他的话说,他相信命,但他不信命不能改。如今这种情况,他却不得不往那个方面去想。

“佛爷,我觉得刚才我看到的东西,应该是黄仙想让我看到的,这这这,大凶之兆,我看到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之后我们要面对的——”他想到了挂在横梁上一层一层的尸体,拿倒挂着的巨大影子,心说日本人在这座古墓中,到底遇到了什么呢?为何会是这般景象?

张启山站起来想了想,来回踱步,就摇头:“此事没有那么简单,既然入口已经找到,铁轨的尽头肯定是我们的目的地,刚刚长沙那边有紧急的消息,我需要尽快回去,所以明天我们就深入查探,以我们现在的人手,再不济也可以全身而退。”

齐铁嘴听着感慨,张启山做事他是放心的,他见过张启山真正的能力,于是点头:“佛爷,那我就等你们的好消息。”

张启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八,你想的美,晚饭多吃点,这里风水阵法复杂,你必须带路。”

齐铁嘴一听就跳了起来:“佛佛佛爷,我他妈半条命差点没了,如果副官没把我背回来,我肯定得死在里面,我我我不行,我去不了了。铁轨找到了,我居功至伟,退休退休。佛爷这把我不收你钱你把毛驴还我就行。”

副官就道:“放心,这次佛爷背你。”张启山拍了拍齐铁嘴,也不再和他商量,指了指绳子,副官就上来又要绑,齐铁嘴躲到床脚,心说这张启山真是不讲理,自己就不该贪那顿莲藕炖猪手。摆手:“行了行了,我去!”

晚上吃上了酸汤鸡,齐铁嘴的舌头非常好,一吃就发现和他含着龙骨片的味道很像,心中恶心,也就没吃了多少,但他知道,他们所处的地方,所有的线索和痕迹都匹配上了。第二天一行人重新回到了破道观,在张家人整理装备的时候,齐铁嘴继续之前的勘探,之前副官忽然遭难,把他的勘探打乱,如今他抬头看着无极塔,就像熊爬树一样,笨拙的爬了上去,一直爬到中断,去看远处的整个峡谷。

“看到什么了?”快过了半个时辰齐铁嘴还没下来,张启山就问,齐铁嘴看着远方,喃喃道:“佛爷,之前我少看了这一步,大事不妙了。”

未完

评论
  • 天真无邪:

    沙发

  • 天真无邪:

    快更新啊(>.<)

  • 木木花刀:

    精彩

  • 行走在一座喧嚣的空城:

    想看个痛快

  • 九门提督:

    我等

  • 三寸丁:

    三叔,每天一更可好

  • 行走在一座喧嚣的空城:

    哥 我每天都要刷三遍 啥时候更新呢

  • 兰:

    三叔,求求您每天一更吧

  • 雷薪钰:

    越来越有味道

  • 冷月:

    更新啊我的叔

  • 健忘症患者:

    这个更新速度,我都有点连不起剧情来了

  • 皮皮虾:

    真是更的太慢了……突破天际

  • 天真:

    我现在都在微信看,更新比这里快啊。。

    • 行走在一座喧嚣的空城:

      微信哪里看 更新到哪里了

  • 行走在一座喧嚣的空城:

    我每天每天每天都来好几遍好几遍好几遍 啥时候更啊 折磨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