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来龙去脉

2015年11月16日 更新

  淮南三家,是指淮南的三个家族,之前我们已经详细介绍过了苏家和罗家的关系,从罗的嘴里,我知道了第三个家族,秦家。

  秦家人非常松散,是淮南三家里唯一不聚居的一家,三个家族的祖先当年设立族规,互相帮衬扶持,是因为三家行为都特立独行,恐子孙独立无法存世。

  秦家人世代从商,苏家设计,罗家制作的各种商品巧件,都是有秦家贩卖到全国各地。说的清楚一点,苏家就是设计师,罗家就是工厂,而秦家就是销售。

  三家互相依附,有一条铁律,就是秦家负责苏罗两家所有的月供开销,保证他们衣食无忧,而苏罗两家必须完全听从秦家的指示做事。秦家人每次出现,都会带来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往往无比艰难,苏罗两家必须完成。

  听起来这是一个供需和互相利用的关系,但是苏很早就发现,秦家带来的任务,很多都匪夷所思,没有一个和商业相关。大部分都是分解和重建一些非常奇怪的古代仪器。

  这些仪器大部分都是出土文物,年代久远,用途不明。

  苏认为,秦家人肯定在通过复原这些古代仪器调查什么。这项调查,一定是当年三大家族合并达成铁律姻亲的原因,秦家专注于此事,已经延续了几代人。

  查阅族谱族志,苏几乎可以确定,这项调查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任何的进展,一直到清朝,秦家人带着当时的法国大使施阿南来到苏家。

  那个法国人,带来了一张空前复杂的设计图,这张设计图之复杂,使得整个院子铺满,才能得以完全展现,但苏注意到,这些设计图都书写在羊皮纸上,也就是很有可能,这些设计完成在公元3到13世纪。

  当时的苏家在鼎盛时期,所有苏家人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来研究这些设计图,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结果。苏只知道从那个世代起,秦家人就开始很少出现。而偶尔他们出现,他们带来的任务,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76年,秦家人找到当时的苏罗两家,提交了一个让人费解的任务,就是“到一个地方去”。

  苏罗两家当时按照惯例派人前往,这些人跟着秦家人出发,却再也没有回来,1986年,秦家人交回了当时失踪的人的尸体,并再次带人前往“这个地方。”

  1996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1986年出发的人的尸体被送回。

  苏觉得,秦家人在解开了哪些图纸的秘密之后,这个秘密可能指向了“这个地方”,但几个世代的秦家人想进入这个地方,都以死亡告终。

  2006年的时候,苏家已经人口凋零,秦家在这个十年送回了1996年出发的苏罗两家的尸体,苏仔细的检查了尸体,发现这些尸体都有一个特征,就是都做过开颅的解剖。按照道理,这一年苏应该和罗家人再次前往这个地方,然而这一次,秦家人带回了一个奇怪的青铜零件。并希望苏以十年时间,研究出这个零件到底是做什么的。

  苏认为,这个零件肯定是从“那个地方”取得的。经过了几十年那么多人的死亡,秦家只获得了这个线索。

  苏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还原那个零件,他很快就发现,那个零件来自于一个非常复杂的古代仪器,这个仪器是用来进行一项非常复杂的数**算。

  在公元3到13世纪,不可能有任何一种科**算,会使用到那么大量的运算。就算在现在,这么巨量的运算,也大多出现在天文运算里。

  “苏知道十年之后,他一定会被要求继续进入那个地方,所以他一直试图了解,这个零件所属的机器在运算什么。”罗子听和我说:“3年前的一天,苏看着秋天的树叶落下,忽然得到了答案。”

  苏并没有将他的答案告诉罗,罗只知道从那个时候起,苏就变了,他变的非常恐惧,恐惧十年时间的到来,苏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的画图纸,罗问起过很多次,他到底在害怕什么,苏只说了一个词语:“这会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迷宫。”

  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实在引述一个人的话,并不是自己想表达。但他由那个答案,推出了几个决定,用以应对2016年可能到来的秦家。其中一项他最看重的就是,寻找有一种特殊技能的人。

  苏非常确定的告诉罗,这个人姓安,他的能力在于,他有绝对的距离感和方向感。也就是,他可以清晰的知道,自己每一次行走,行进了多少距离。不需要借助任何的测量工具。也可以在瞬间分辨出自己面对的方向。

  他们挑选了这一片森林,苏设计了一个迷阵,使用毫无特征的地貌和这些飞蛾,来困住待选者。他们将人骗进这里,暗中监视,看他们的能力是否是真实的。

  罗当时并没有苏这么做的其他目的,但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苏的精神出了问题。他不知道苏做了什么,但是被苏困在树林里的人,开始出现了自杀的现象。

  苏对他的解释是,除了能力,心理承受能力也必须要测试,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非常的可怕。

  罗并不认同,但苏的权威很大,苏坚称他们自杀都是意外,罗家找不出端倪,只好作罢。直到后来又发生了一件罗不愿意透露的事情,苏和罗家正式闹翻决裂了。

  两个家族一直持续合作了几个世纪,中间摩擦不断,但一直没有分裂,这件事情让罗家忍无可忍,我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但罗表现出非常不友善的气息,我不敢追问。

  分裂之后,罗家人所有的经济和理财全部都失去了,同时仍旧面临秦家忽然出现的危险,在没有智囊的情况下,罗家族长罗子听想出了一个妙计,就是他们可以进入树林,以打猎为生。于是罗家人就来到了这个峡谷。苏自己一人仍旧在老宅不停的还原设计,并寻找他认为的,有特殊能力的那个姓安的人。

  苏来到这里之后,大吼让罗家的听奴萝卜听到,萝卜带着罗家人带走了苏,但苏告诉罗家人,他已经找到了那个姓安的人,就是我。

  “不仅仅是进入,还要走出来。”罗子听很认真的和我说:“那个地方,进入了就几乎无法出来,需要那种有特殊才能的人,才能出来。但经过我们的测试,我认为苏搞错了,你不姓,他才姓安。”

  罗子听指着神荼。“苏指的肯定是他。”

  我看着罗子听,心说你这么强行改姓,真的可以吗?你因为穷就直接开始打猎为生我也是醉了。苏家祖先不愿意你们姓苏,我忽然非常理解。

  1. 记得以前高中时候,宿舍就我一个人有洗发水。老是被人偷偷用,还抓不着人。 忍无可忍的我把剩下半瓶洗发水倒了。买来一瓶脱毛膏兑了进去。 没过几个几天,宿舍除了我以外都成了秃子。后来我就因全身骨折住院了。 一个程序员社区 http://www.1024xyz.com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