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罗家

2015年11月15日 更新

  我屏住呼吸,仔细观瞧,意识到有一种东西,覆盖在对面那棵树的树冠上,似乎是阿米巴虫一样,正在缓缓的变形。那东西体积巨大,动作缓慢而安静,黑暗中如果不是我们在和它同一个水平面的位置,很难发现。

  那是什么?我心中奇怪,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们看不到的树冠上,会有这样的东西覆盖着,是一种会动的苔藓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常识里没有这种东西,我还在纳闷,神荼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石子,拉开自己腰部的韧带,整个人弯成一个弧形,然后猛一发力。

  他的下盘很稳,树木几乎没有任何的晃动,只是使用腰部和手的力量,将一颗石子打向对面,瞬间那个膨胀的黑影收缩了一下,就好像藤壶被什么东西刺激到,瞬间收缩防御。

  神荼再次恢复那动作,将十几颗石子全部打出,那黑影不停的变化,终于有一下,我发现在那片黑影子的边缘,竟然出现了分离的情况,有几款黑影子脱离了大的影,飘了起来,然后再次落下。

  神荼眯起了眼睛,忽然喝道:“是蛾子。”说着跳下树,直接冲向对面的那颗。落地之后我看他顺手就点起了火把。

  我立即跟着下去,但我只能一步一步爬下来,落地之后,神荼已经上了对面的树,小狐狸早就吓跑了,就见神荼上树,挥动手里的火把,整个树冠立即抖动,我看到无数的叶子一样的飞蛾,树皮一样的飞蛾,被惊扰的飞上天空。

  飞蛾的数量惊人,翅膀长的和树叶一模一样,飞起来之后感觉是满天的树叶在飘,却飘出各种轨迹。如果不是我看到飞蛾之中隐藏的东西,我一定会被这奇景吸引。

  我看到飞起的飞蛾之中,藏着一个人。这个身着一袭黑衣,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

  神荼还不罢休,对我大叫:“拦住他!”

  我立即点起火把,我冲将上去,挥动火把,对方直接一拳打在我的喉咙上,还好我反应够快,瞬间缩短脖子,没有受到重创,但也让出了空档,对方越过我往树林里冲了过去,被跟上来的神荼一下扑倒。

  神荼抬拳就打,对方也不含糊,每一拳都被手掌结实的挡住,手腕挡拳的时候没有一丝抖动,说明这人的腕力甚至在神荼之上。

  三拳之后那人抓住一个空档,直接收掌把肘部送出,猛击神荼的太阳穴,神荼往后稍微一让,对方已经翻身起来。

  在那个瞬间,就看天空中飞舞的蛾子瞬间朝他落下,他矮身继续往树林中逃窜。我继续想追,神荼一把把我拉住。

  “怎么了?”我问道。神荼抬手,我看到他的手上一根金针缩回进袖子里,看来刚才打斗的时候,神荼的针已经全部刺了进去,他应该跑不远。”

  飞蛾陆续飞走,有些重新落在树上,再也分辨不出来。

  “他一直跟着我们,在我们宿营的四周喷撒药物吸引飞蛾,覆盖我们的记号,改变树冠的形状。”神荼道。飞蛾中有一部分非常像树皮,只要在记号上喷上药物,飞蛾就会飞过来覆盖掉。

  我闻了闻气味,这种吸引飞蛾的药物应该是无色无味,只有飞蛾能感知到的。

  “他能够准确的知道我们的位置,说明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告诉他我们的位置,那些舍利我已经全部检查过了,你的包我也检查过了,唯一的可能性是那只狐狸的胃里。”神荼道。“走,跟上去。”

  所有这些行为,我们在树林的夜晚是看不见的。无论我们在树木上做任何的记号,第二天都会消失不见。不过这办法实在巧妙。

  我们向那人消失的方向跟去,走不到几十步,就看到那哥们以一个奇怪扭曲的动作摔在地上,留着口水,不停的抽搐。

  我上去,小心翼翼的把他翻过来,就认出来这个人是之前接苏的那批人中的一个。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根金针,扯动着他整个下巴。

  神荼上去扯掉那根金针,他的嘴巴终于恢复正常了,神荼道:“让他们都出来。”

  那人看着神荼,一副非常震惊的样子,神荼对着四周的森林,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在,出来。”

  他的声音穿透力很强,顺着陡坡四散出去.

  最初的几秒钟,森林没有一丝变化,我以为神荼只是在自己yy,如果这个树林里还有其他人,他叫一声就会出来吗?恐怕未必。

  但几分钟后,我就发现我错了,慢慢的,从一颗一颗的树木后面,走出了一个一个的黑衣人。数量之多,让我咋舌。

  我一直认为孤寂冰冷的树林里,竟然藏了那么多人。

  其中一个几乎有一米九高的黑衣人最后走出来,他朝我们走来,我看他的头发不长竖立着,是之前接走苏那群人中,一看就是首领的那个。

  他指了指神荼:“你过关了,你可以加入我们。”又指了指我:“他不行。”

  加入?我越听越糊涂,加入什么?为什么要加入你们。老子才不要,神荼也不要。

  “你们到底是谁?”神荼盯着他们问道。

  对方沉默了下来,我看着神荼,心说你这么问对方会回答你才怪,那首领却直接就道:“我叫罗子听,淮南罗家。”

  “你们在这里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困死姓安的人?”神荼继续问道。

  这些罗家人互相看了看,罗子听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瞒你说,我们在这里生活,是因为穷。”

  我实在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在神荼的追问下,这些罗家人升起了篝火,拿出了干粮,一边烧烤,一边认真的回答神荼的问题。

  我以前一直觉得苏说罗家人比较蠢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但看到罗家人认真的烧烤肉串给我们吃的样子,我忽然意识到苏说的是实话,这是一群思维非常简单直接的人。

  我一直不受待见,罗家人一直在对神荼重复一个原则,我不能加入他们,而神荼可以。但在我灌了罗子听几瓶酒之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说的比什么都清楚。

  所有的一切,要从3年前说起。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