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日出

2015年11月13日 更新

  照相机是一种很特别的技术,它基于人的基础美学工作,所以照相机只有人类可以正常操作。神荼说不是人,我真想不出是什么。

  据神荼的描述,他在被拍摄到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任何人在自己身后,以他的警觉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这里这么冷,人的感官总会变的迟钝一些。不过为了让他装逼装的舒服,从而对我产生情谊最终把我带出林子,我很殷情的问他:“您觉得会是什么做的手脚。”

  神荼摇头,将照片直接丢进火里:“都是旁门左道。”

  这不是能让我信服的理由,几乎是精神胜利法,但我确实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不过,我是知道一种可以在不靠近我们的情况下拍摄到我们照片的可能性,我看过一些小说,里面有人可以通过心灵感应让照相机成像。不过现在还没有一例被证实的案例说明这是真的,而被发现的大多数是骗子。

  说话间,我已经暖和了起来,不由感慨,这神荼看着不通人情,但其实很会照顾自己,这栖身的地方比我在外面干熬可舒服多了。于是就问他:“壮士,您到底是干什么的?您一直在鬼市混,是做古玩生意的?”

  神荼看了我一眼,“不是,我一直在找一个姓安的人。”

  这我是知道的,但据我所知,找一个姓安的人不算是一种职业,于是又问:“这个姓安的人,是不是对你很重要,是你失散多年的亲人吗?”

  “只是受人所托。”神荼道。

  受人所托找人,难道是私家侦探吗?我心说,这倒也说的过去,不过中国的私家侦探大部分都是以婚外情为主业的。这人看着很年轻,不像是有很深社会阅历的人,但是处事满老练的,感觉和私家侦探可能的性格不是很搭。

  其实,他的处事态度让我有些惊讶,我无法影响他的任何的情绪,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

  “我们老安家,就剩下三个人了。”我道:“不知道你要找的姓安的人是什么样子,想必不会像我这么窝囊废,我还有一堂弟,比我稍微强点,但听说天天打游戏。对了,你就这么干找,天下那么多姓安的,你找到什么时候去。”

  “我有自己的办法。”他冷冷道,似乎是有些厌烦了。

  我只好闭嘴,场面变的很尴尬,沉默了片刻,我昏昏欲睡,眼皮开始重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心中其实有着警惕,但敌不过剧烈的疲倦,好在一夜无事,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神荼坐在我对面也睡着了,我摸了摸脸,他瞬间也醒了过来。

  两个人爬出洞口,外面的阳光明媚,照在身上,浑身的力量都恢复了。我问壮士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我是一刻都不想留在这个林子里了。神荼对我道:“要走出这里没有那么简单,这个树林很不一般。”

  树林是自然长成的,有些树林可以长的非常茂盛,加上特殊的地理情况,可能会让进入树林里的人迷路,人在行走的时候会自然的避开难以行走的地形,这也使得很多人在大片的树林中容易转圈。但这是高原大山,只要往上走,一定可以走出森林,进入高原草甸,那个地方除了难以通行,方向是一目了然的。我不相信还能被困死在这里。

  神荼摇头,这片峡谷之中曾经有一些藏传的古庙,都已经荒废了,这种深山之中的寺庙,往往有一些神秘的理由。而古人之所以选择在这样的峡谷中隐藏这些神秘的理由,峡谷肯定也有所与众不同。

  他在这里以极快的速度进行过探索,但是这片林子似乎每个晚上都不相同。

  “我在树上一路做了很多记号,但是我每次折返,我找不到这些记号。”

  “你的意思是,你从来没有走过两条相同的路线?”我问道。他默然不语,好像是这片森林里,所有用眼睛能看到的东西,才是真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都在不停的变化。

  没有迷路之前,我是不相信森林会那么可怕,但一路走了几天,确实我也找不到任何的出路,而这么几天,我也再没有听到那些鹰猎的声音。不知道他们是放弃追踪我们了,还是我们确实走的太远了。

  “这林子肯定不是苏种出来的,苏将人引入林子杀人,说明苏知道树林的情况,而之前那些罗家人接走他的时候,也是胸有成足,说明虽然树林复杂,但绝对有出路。树林中悬挂的那些尸体和闹钟,行为诡异,肯定有所意图。”我说道:“我们应该趁天亮,再回去看看那些尸体。”

  那些人单独一个人困在树林里多日,晚上闹钟响起,那些照片如影随形的告诉他们有人在看着他们,玩弄他们。他们精神崩溃很正常。但如今我和神荼两个人,我没有那么容易被击溃的。

  神荼却摇头,指了指山谷的另一边,我知道那一边的悬崖上,有一些古寺的遗址。那边有篝火的痕迹。

  “你有没有想过,那些罗家人,也许并不是自己愿意在这里活动的,他们会不会也是走不出去?”

  我楞了一下,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因为他们看起来太自信了。但如果苏是个变态,那这些罗家人,难道也是因为他的关系,被困在了这里。

  “他们人多,在这里无法出去,往往会寻找据点,那个喇嘛庙的遗址,可能就是他们的据点。”神荼道。

  我想的一身冷汗,还真有这个可能性。问神荼他是什么意思。

  神荼忽然就不说话了,他吃惊的看着我的背包。原来我背包里的喵开始扭动起来。

  背包里的猫靠火腿肠度日,火腿肠显然不够它吃的,饿的喵喵叫,我觉得猫的方向感比人强,之前想让猫带路,但是这只猫怕冷,只肯呆在背包里。

  我把猫拿出来之后,神荼就一直盯着这只猫,等我喂完它吃火腿肠,把它放回到包里背起来,神荼才问我:“这只东西是从哪儿来的?”

  我和他据实说了,神荼还是看着我的背包,我心中觉得好笑,看不出他是那么喜欢小动物的人。“你也喜欢猫吗么?”

  “二货,这不是猫,这是一只狐狸你没看出来吗?”神荼冷冷的看着我的包。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