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对面的古庙

2015年11月9日 更新

  我现在面临的无非是两种选择,一种在这里等待神荼,把这些凶舍利给他,然后自己回去。我不知道此去命运如何,但至少回到城里之后,我能过上一段时间平静的生活。或者,我按照凶舍利的指向,跟上去,但事实上,我感觉如果跟上去,肯定活不过今晚。因为光靠这些石头,要在这片峡谷中找到任何的东西,简直是天方夜谭。即使能让我看到峡谷中某处是我的目的地,我都未必能活着到达。

  我内心是不甘心的,但前路的风险确实过大,让我迈不开步子。同时,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苏还有大量的现金,藏在我的书架后面,如果我回去之后,将这些钱打包打包自己跑路,我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这种感觉在那个瞬间实在太诱人了,我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就选择了后者。我是一个小偷,本来就不是什么性格高尚的人。这种选择才符合我的身份。

  我没有跟上去,我爱好消磨时间度日,无所事事的感觉。每天看片抽烟打游戏,不用和外界有什么接触,让我觉得特别踏实。如今在这么险恶的环境里折磨自己,对于我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我继续烤火,等待神荼的出现,从中午一直等到黄昏,无趣的时候就收集柴火,希望能把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部都烤干。神荼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我晚饭吃的是烤方便面饼,因为没有地方烧热水,所以就这么烤热乎了干巴吃下去。

  到了晚上真的已经困的不行了,靠着打瞌睡都打了好长时间,到最后在篝火边终于完全睡着了。

  等到天蒙蒙亮,我被冻醒,神荼仍旧没有出现,我忽然意识到,神荼是不是也中途放弃了。

  像他这么高冷的人,也许忽然觉得不爽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我还在这里等他,我还是个好人。我这么安慰自己。

  我收拾了包裹,重新吃了点东西,一刻也不想耽搁,灭了篝火就开始往回走。走了大概十几步,我看着晨雾包围下的林子,忽然意识到,我根本不认识路。一路过来都是在斜坡上走,所有的精力都在让自己不滑下去,哪里还有时间记路。

  往上走,往上走总是没错的。我心说,于是开始攀爬,这一下难度又更大了,爬到日出,眺望整个峡谷,还能看到之前篝火的位置。往上连50米都没有爬到。

  这个位置加上日出浓雾散去,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我没有看到熟悉的山势,而是更加陌生,说明我进入这片深山更深的区域了。

  难道是走反了,我心里难过,我爬上一颗树,看的更远,我竟然看到,在山谷的对面,有一座寺庙,掩映在树林里。往四周去看,除了这个位置,其他都是一从一从的大山,这里的山不像南方的丘陵,都是凶恶万分,看着就断了能爬过去的念头。

  因为做贼,视力极好,我竟然能看到那寺庙之中,有篝火在闪动。似乎是有人在其中。

  我心中疑惑,但峡谷对面的山上,意味着我到达那里,需要先下到谷底,然后再翻上高山。我又不是猴子,臣妾根本做不到。

  如果是罗家人盘踞在这个荒废的寺庙之中,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我很少对其他人的事情产生好奇心,如今却好奇了起来,因为一群人在这种地方常驻,实在奇怪,这绝对不会是苏说的笨,而是“怪”,从罗家人的身手和体力来看,他们是像军人一样受过训练的。

  不过苏一路过来说的那些东西,仔细想想,很多都未必是实话。这个人一个人住在一片古宅的中间,然后一路带着我进到山林之中,很多行为都有所诡异。之前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什么格尔斯德摩综合症,我竟然都没有怀疑,如今一个人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很多的疑点和不通顺的地方。

  不过也没关系了,五千块是真的就行,藏在我家书柜后面的钱是真的就行。

  我爬下树,继续找路回去,一路走,很快又到了晚上,我找到了相对平坦的地方,烧起了火儿。又凑合了一晚,早上起来,继续寻找,到了晚上仍旧完全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我心中的恐惧上升到了最大的程度。

  我意识到我自己迷路了,而且,两天的跋涉超过了我们来时候的花的时间,如果我方向是错的,我可能已经到了这片峡谷从来没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再也没有心思睡觉,而是急切的想循着自己来时候的脚印,而是做了一个火把往回走,我要走回最开始避雨的那个篝火点,这样我至少知道,我离那个垭口不会超过一天的路程。

  往回走了三四个小时,浑浑噩噩,又累又困,在迷蒙间,我忽然看到前面的一颗很大的树上,挂着什么东西。

  我揉了揉眼睛,用火把往上探去,就看到一个人形的影子,垂在树枝下,头耷拉着。火光能照到的,是一对被完全冻住,悬挂着的双腿。

  我瞬间就意识到,就看这颗树的树枝上,吊了一个死人。吓的一个退步,差点滑下山坡。

  稳下来,装起胆子,我把火把举高,就照出了这具尸体,从身上的民族服装看,似乎是这里的本地人,死了已经有一些日子了,在冰冷的环境里,这具尸体逐渐脱水,所有的皮肤变成了黑色,面部萎缩,犹如骷髅一样。嘴巴大张着,脖子因为重量变成了很不自然的形状。

  我不敢细看,刚才我也路过这里,这具尸体就在我头上,想想就感觉可怕,不知道他为何要在这么深的深山想不开,如有什么烦心事,这走的也够决绝的。连收尸的机会都不给别人。

  正准备尽快离开,忽然就看到在尸体吊死的这颗树上,有人刻了几行字。

  难道是绝命诗?我又害怕,又奇怪,上去看了一眼,发现写的是。

  “逃不出去了,他们把我骗进来,我找不到出去的路。”下面还有一行非常潦草的:“我知道他们一直在看着我取乐,我不会让他们得逞。”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