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针斗

2015年11月5日 更新

  干部倒完水回头,就问我为什么跪在窗前看窗外,我跪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神荼拖着地上的鹰猎,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怎么和老干部解释,他的位置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他走过来和我一起张望,神荼已经走了。

  “你受伤了。”干部忽然叫道,我这才感觉到脖子发紧,一摸,原来脖子已经被划伤了,流了很多血。

  赶紧用苏用剩下的绷带捂上,干部就莫名其妙,刚才他没看到这个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

  我小心翼翼的走出屋子,四处探头观瞧,就看到神荼叉着双手靠在外面的石头栅栏上,转头看着我,刚才的鹰猎和那只黑鹰都不见了。

  他显然是在等我,我四处去找,看不到那鹰猎,心说该不是踹到山下去了。

  一想又不可能,俄亚的位置是一个高原山谷,两边都是大山,整个村建在南山的坡上,在山谷的中心位置有一条小河流淌过,进村要通过一座老石桥。算是附近山势平整的区域,没有悬崖可以用来抛尸。

  于是战战兢兢的走过去,问道:“壮士,这么巧啊,谢谢救命之恩啊,这个费用?”

  神荼看着我:“你姓安?”

  我点头,“壮士这么快就知道我的信息了,壮士真的棒。”

  “你们到这儿来做什么?”他问道,我当然没法说实话,而且实话肯定别人也不信啊,想了想说道:“嗯,我们是来旅游的。”

  刚说完,这个叫神荼的人忽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什么感觉都没有,肩膀就忽然一沉,手就抬不起来了。转头一看,我的手臂上,扎着一根金针。

  我立即想用左手去拔,却发现半边身体都使不上力气,左手抬到胸口就再也伸不过去。

  “想说实话的时候再来找我。”神荼越过我,直接走进屋里去了,我立即一瘸一拐的跟了进去。苏看到神荼进来,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艰难的坐起来,我在身后想提醒他。嘴巴一张,我就说道:“笑姓搭呦将涨。”(小心他有金针)

  说完我就惊了,心说自己怎么说出了这种声音,摸一下嘴巴,发现嘴巴一半已经麻了。

  我一下就急了,手舞足蹈,想拦在苏和神荼中间,苏对我摆摆手,让我暂时不要激动。

  “何必这样?”他问神荼,神荼道:“不说实话。”

  我努力说话,但是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手抬不上去擦不到。神荼没有靠近苏,保持着一只茶几的距离,干部又凑过来,已经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怎么一会外伤,瞬间又中风了,我这个人毛病太多,他有点管不过来。

  干部跑出去找大夫,神荼继续问道:“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我要是不说实话,你也会这么对我吗?”苏冷静的看着神荼,神荼的手指摔出三根金针:“这是你那天晚上给我看的,你见过我师傅吗?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魁道的规矩?”

  “三针问路,是知道你的来历,我也学习过各种针法,魁道的针法我只是有一些皮毛,所以我不认识你师傅,但是我知道这三根针可以让我们避免冲突。”

  “你只懂一些皮毛?”神荼忽然上前了一步,伸出双指去拍苏的脖子,在伸出的瞬间,金针已经弹出,几乎是同时,苏去抓他伸过来的手,同样的,瞬间苏的金针也弹出了手指。

评论
  • 苏少爷:

    好厉害的样子

    回复
  • 张眼瞎:

    好炫酷的样子

    回复
  • 哇咔咔:

    一会儿外伤,一会儿中风…莫名笑点

    回复
  • 沧海:

    干部已崩溃

    回复
  • 神荼是我身下受:

    姓安?应该是安岩吧,好鸡冻

    回复
    • 安份是我,我是安份:

      安份小生表示安岩谁啊

      回复
    • 残月:

      安份是安岩表哥!

      回复
  • 跟我回家:

    好了我知道了,主角姓安名岩23333

    回复
    • 安岩他哥:

      人家是安份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