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杀鹰

2015年11月4日 更新

  “冷静。”我用汉语轻声和苏说道:“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苏喝了一口茶,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把茶杯一摔,直接投掷向托着和二的大汉,一边揪住我就往铺子深处跑去。

  垭口就是一个山口,一般会平整出几块地方,做骡子和客人休息的区域,会搭着雨棚,升起篝火,储备很多食物,以前都是熏干的肉类,现在大多都换成20块钱一碗的方便面和红牛了。当地人还会喝一些酒。人都是坐在板凳上,

  垭口的棚区后面一般都是悬崖,大部分情况,如果没有特殊管理,应该堆满了各种空方便面碗和饮料瓶子,挂在陡坡上。

  我们狂奔着穿过两个大棚,把路边的骡子惊的大叫,瞬间已经冲到了陡坡边上,往下望去,果然是如此。转头看鹰已经飞了起来。苏拉着我一下就跳下了陡坡。

  陡坡将近80度,一旦翻滚起来容易撞树直接撞死,我们用后背紧紧贴在泥土上,用手抓草,树干,想尽一切办法减缓自己的速度。

  好在那些垃圾一堆一堆的,我们撞进去,把各种腥臭的方便面加雨水垃圾的撞散。脏水冲飞我一脸,直往我嘴巴里灌,恶心的我几乎崩溃。

  手忙脚乱之下,我一下失去平衡翻滚起来,连撞几颗大树,陡坡忽然完全垂直,我一下腾空,心说完蛋了,屁股一空,我们已经冲出悬崖,往下连撞两棵树,一下就看到一条泥路就在脚下,上面都是泥水坑,表面漂浮着酱油一样的骡子尿,我双手护住头,摔了进去。

  苏摔的不轻,我勉强扶着他起来,一身骚味,苏抹掉脸上的尿水,我意识到这是到达垭口之前的山路,山路之字而上,我们从垭口摔下来,摔倒了几十米下的泥路上。

  “走!”苏咬牙就往山下跑去,泥土崎岖不平,骑骡子的时候那么轻松,但跑起来几乎寸步难行,抬头就看头顶老鹰一只一只飞入峡谷,鹰长啸回音来回波动。我就知道绝对跑不掉了,问苏:“有什么绝招现在就该使出来了。”

  苏来到路边,往下又是悬崖,苏对我道:“我们唯一的活路就是跑进密林子里。鸟没法俯冲下来的地方。”

  这样的密林都在山谷的谷底,这里海拔已经很高,虽然也有大树,但是都是在悬崖上。

  鹰在山谷中盘旋,我们的位置一目了然,很快就有鹰朝我们俯冲了下来,我都有点烦了,蹲下去双手掬尿,看准鹰过来就扑了出去。

  鹰一下躲开,我一看,呦呵,这臭鸟还挺爱干净。

  苏眼睛一亮,立即学我,也泼开了冲下来的另一只鹰。对我道:“一边往下跑,一边找骡子尿。”

  我们就像两个调皮的孩子,一路冲着骡子尿特别浓的水坑冲去,有鹰俯冲下来,我们就泼尿还击。那些大鸟果然怕这些**,一路跑下去两个折口,竟然没有一只鹰近身。

  很快我们浑身都湿透了,身上的骡子骚味已经浓到我无法大口呼吸,再往下一路看去,这一折的土路竟然非常平坦,没有土坑,骡子尿就在地上的烂泥里,掬不起来了。

  我命休矣,我长叹一声,被鹰活活啄死可以列为世界十大缓慢死法里的一种了,几乎是同时,我们就听到头顶上土路上,有人吹鹰哨,抬头一看,那群鹰猎已经追了下来,开始指挥大鸟协同攻击我们。

  正惊讶着,忽然就听到鹰猎那边混乱起来,所有的鹰一下子飞到了高空,我心中惊讶,却听到脚下传来了槽杂的声音。来到边缘往下看去,就看到一行大概十几个游客,鱼贯骑着骡子上来了。

  我一下明白了,那些鹰猎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干掉我们,毕竟两个人在俄亚被老鹰活活撕裂,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于他们在这个地区的活动还是有影响。

  我们也不知所措,这只队伍是往上走的,我们如果站着不动,等他们过去了,我们必死无疑,如果我们走相反的方向,下山路的都是这样,走6个小时才能回到来时候的垭口,我们还是必死无疑,唯一的活路,就是混在这十几个游客中。慢慢走上去,而且绝对不能离开他们太远。

  苏和我都有默契,看着那几个游客,有中国人,有老外,显然是路上遇到的,结伴进来。浩浩荡荡。

  我们两浑身骡子尿,人家未必愿意和我们同行,我一下子把苏给过到肩膀上,做出精疲力尽,刚刚从泥石流里爬出来的感觉。默默的看着那行人走到我们的土路上,然后为首的老外首先叫了一句似乎是北欧话。就下了骡子,冲过来帮我接过苏。

  “helphelp!”我大叫,苏确实是不行了,那个老外的老婆是个娇小的中年妇女,也下了骡子,把我和苏过到骡子上,就让牵骡子的本地向导干净带我们进村子里治疗。

  我们两个坐着骡子,苏伏倒在骡子背上,浑身挂尿,大摇大摆的经过了那些鹰猎,所有的大汉都在路边恭送我们,眼中喷射着对苏的刻骨仇恨。老鹰在天上很高的地方盘旋。

  我们经过之后,他们就一路跟着骡队后面,我们被送过垭口,再往前又走了很久,忽然下雪了,我浑身发冷,冻了半路,终于下到山谷,来到了俄亚。

  进到村子里,云就开了,阳光照了进来,后面的鹰猎就跟在十几步外。丝毫不放松,我们找了乡政府,给我们找了大夫,我是没事,但苏确实重伤,烧水洗澡之后,两个人在乡政府边上的一间也不知道是老乡家还是宿舍的平房农宅住了下来。当地的干部来询问情况,我就说贪玩从垭口摔下去了。

  当地人都善走山路,听了哈哈大笑,又惊讶苏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往山里走。

  我一边和他聊天,一边看着窗户外的鹰猎,他们大部分都散入了村子里,只有一个精瘦的青年,一直在我们窗口站着,让我有些在意的是,他的手臂上停的,是一只纯黑的喜鹊大小的小鹰。

  干部和我聊着去给我倒水,在床上闭目养神的苏趁机和我说道:“他们不耐烦了,黑鹰是杀人用的,你要小心——”

  我点头,刚转头,就看到那只小鹰已经停在了窗框上,我心说搞什么,我这儿还有人呢,刚想拿扫帚,那只黑色的小鹰悄无声息,瞬间起飞,犹如箭一样朝我的咽喉直扑过来。

  我一下躲过,鸟的爪子上挂着刀片,挂过我的脖子,再转头,放鹰的青年已经来到了窗口,反手拔刀,想翻进来。

  就在这个瞬间,我就看到一个影子从房顶上翻下,一只手抓住那青年的头发,直接拽翻在地上。

  那青年反应很快,立即想站起来,被袭击他的人抓住头发,直接往地上一撞,撞的没动静了。

  我惊讶的看着房顶上翻下来的那个袭击者,他穿着皮衣,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神荼,他用膝盖卡住那鹰猎的脖子,开始搜索他的口袋。几乎是同时,那只黑鹰见主人吃亏,如一道黑光从屋子直接冲出窗子,冲向神荼,神荼头都没抬,直接一把伸手,把鹰凌空捏住,手掌用力一捏,鹰发出了一声鸡叫,直接不动了。

评论
  • 德玛西亚:

    神荼开挂!

    回复
  • 鸡叫:

    鹰发出一声鸡叫…

    回复
    • 张眼瞎:

      莫名戳笑点

      回复
  • 苏少爷:

    正看到兴奋处,居然又没了!

    回复
  • 修迦蒂的麒麟猫:

    神荼再一次闪亮登场

    回复
  • 杨洪:

    6666666

    回复
  • 王子豪:

    我想说~神荼是张家人吧~

    回复
    • 跟我回家:

      不是好吧,神荼是外国人,被中国家庭领养了,看过勇者大冒险动漫的都知道好吗

      回复
      • 神小荼:

        荼哥不是外国人啦,是小时候被父母带到法国去的

        回复
  • 少女情怀总是诗啊喂:

    已然变成脑残粉~!

    回复
  • 月婵:

    看的激动。。。 谢谢博主了

    回复
  • 月婵:

    支持一下哈

    回复
  • 瓶水相逢°:

    召唤神荼!

    回复
  • 雨打浮萍:

    神茶是谁呀?之前三叔的文章里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个人呢?

    回复
  • 123:

    凡是强大的人都喜欢一言不合就掐脖子……

    回复
  • 沧海:

    神荼很有小哥的风范 我喜欢

    回复
  • 鹰:

    我是鹰,鹰。不是鸡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