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垭口鹰飞

2015年11月3日 更新

  苏和我说,他对于各地少数民族的计时器都有兴趣,纳西族有一支还在山里的寨子,还保有古时候的计时习惯,使用的装置很特别,和中原的很不一样,他就去寻访。结果遇到了一些意外。

  “现在竟然还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我意外道,“那东西是古董吗?”

  苏皱着眉头,没有回答,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表情不太对,他本来就很白净,现在脸上现在几乎毫无血色了。

  “大哥,你肚子疼?”我之前的房东女朋友痛经的时候,我常看到这样的表情,那时候我就得去煮红糖水。

  他解开自己的衬衫,我看到里面的绷带上,有血渗了出来,看来是伤口裂开了。

  我换了他开车,我的开车技术是帮卖水产的拉货学的,拉的手动档的小皮卡,就是没证,不过我身边有一个大伤员,遇到警察我还是有借口的。

  看着导航,我明白赶路肯定不合适了,顺着最近的口子我就拐下国道,虽然手里有钱,但从来没有住过高档酒店,县级市5星级酒店应该也不会太多,于是找了一家从外表看去很像洗浴中心的酒店,要了间房。

  苏下车的时候已经走不动,我扶着他好像扶一个酒醉的人一般,门口站着两排姑娘,都穿着旗袍欢迎我们,她们似乎都很习惯苏这样的状态,直接上来问要不要醒酒药。

  进到房间里,我给他换了绷带,他沉沉的睡去,我肚子饿的够呛,下去找了餐厅炒了两碗粉干,糊弄糊弄吃了一碗,另一碗放在苏的床头。

  第一晚就这么凑合过了,第二天,苏的情况好转,继续上路。苏在开车前,很认真的说,不要把食物放在他床头。

  一连断断续续开了三天,我们才开进木里,俄亚是纳西最后的据点,我们得骑马进去,进到木里已经到处都是少数民族的风味,各种民族在这里混居。为了表示我们土豪,我们选择了当地有名的卡卓大酒店。

  晚上苏调出木里的地图,和我商量,他说我们进到木里山区之后,还要往里继续走,山里面有一些非常零星的寨子和很多藏族的集居地,那一带有一条峡谷,里面有几个大庙遗址,凶舍利一直指向那个方向。纳西乡就横在我们的路上,是我们补给的最后一站。在俄亚是安全的,再往里走有一些零星的寨子,其中有一个寨子,就是他的仇家,如果被发现,在山上遇到那些鹰猎,估计连躲的地方都没有。

  “一般到俄亚之后,就再不会进的更深,你在导航图上会发现,俄亚大乡附近没有任何的人类地标,什么都没有。”

  那些寨子是没有标示出来的,只能靠步行到达,而且很长的路程没有山路,只有被踩出来的一些痕迹。再往前就是滇藏线上的香格里拉。

  步行完全进入核心区域,都需要5天时间。以苏的身体,完全是吃不消的。

  到了高原地带,空气干燥寒冷,我的身体也有点不适应起来,听着苏的讲解,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当起来,但我始终没有产生任何一刻退缩的念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答应的事情,我就不太懂的反悔。

  “罗为什么要进到这种深山里去?”我就问苏,这简直不符合逻辑,如果要隐居,到木里这个县城里来已经很隐蔽了。

  “大概是因为蠢吧。”苏认真的思考了几分钟,这么回答我。

  我们在木里修养了大概一周时间,我采购了装备,和各种本地人聊天,做攻略,我觉得,所有的攻略上,都写着大大的要死两个字。一周之后,我们上马前进,一路往高原山区挺进。到了海拔3000米以上,我连烟都抽不动了。该死的骡子一边拉屎放屁一边悠闲的往前走。那只猫几乎就完全不动弹了,我每次都以为死了,但都没死,不知道猫科动物会不会有高原反应。

  苏的身体显然不太好,他只要有自己行走的几段,都会非常疲倦,但在骡子上的时候,显然他比我放松,身子随着骡子的走动轻微摇晃,在几乎60度的大坡上,都好像在江南踏春一样。

  他一路闲聊,和我说他抓到我的时候,就去查了我的资料,关了我半年时间,发现我反而安定了下来,就知道我不是一个普通人。

  “你是天生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他这么评价我,“因为你对你自己的现实更不满意。所以,意外情况和困难,会让你更加适应。”

  我是后来才知道那是什么病的,但苏并不知道,我当时被困安定下来的真正原因,我也不愿意和他说的那么清楚。

  到达俄亚补给,往后再进入只能步行,我们需要找一个纳西族猎人或者牧民当我们的向导,我们停在村子十公里外的垭口等待来往的猎人,喝了点酥油茶暖身体,忽然就听到几声鸟叫,接着,一行穿着纳西服装的猎人就鱼贯下马。每个人手上,都拖着一只大鹰。

  我一下感觉到窒息,因为我看到之前的那个小女孩,也在里面。

  因为太过寒冷,我和苏都带着帽兜,我看到和二在小女孩身边一个大汉的手臂上,那个大汉非常魁梧,和二在他手上就和大个乌鸦一样。我把头转过去,心说狗日的太巧,一想又不对,这里他妈的只有一条山路,会碰上很正常。

  他们应该就是在我和苏修养的时候赶上来的。我和苏对视一眼,两个人蒙头喝茶,就听那小女孩用地方语言和身边的大人说话。纳西话我听不懂,但纳西话里现在已经夹了很多汉语发音,我只听到了一个词语:“望远镜。”

  我想立即离开,但苏把我按住了,我看他的表情,他在聚精会神的,听这群人聊天。

  他们显然是急行军到的这里,都很疲倦,所以歇息的时间很长,聊天也断断续续,苏的注意力空前的集中。我几次想走都没走成。

  大概坐了有40分钟,我紧张的汗流浃背,忽然垭口的老板搬来了一些有点像肉干的东西,所有的鹰一下就就躁动开始,开始鸣叫。几乎是同时,我背包里的猫听到了鹰叫,吓的猛的扑腾了一下。发出了一声猫叫。

  在争抢食物的老鹰和休息的纳西猎人全部都回头,看向我的背包。

  1. 一身猫叫全都暴露了,如果是我,我只能醒着头皮,自己马上假装猫再叫一身,不过,那个小女孩在,应该会被认出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