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岁月神偷

2015年10月31日 更新

  木里是是一个少数民族的自治省,历来都是白领和有钱人寻找灵魂的地方,我因为穷,所以灵魂没有路费,倒是一直趴在我身边。穷苦的人是不会迷茫的,我很早就知道,但我还是很希望我以后能把灵魂丢了。

  我说出去的话,收了钱的活,怎么样都是要完成的,而且木里那边虽然是山区,但旅游那么发达,也不会那么危险。说到底,我只是一个高端的陪游而已。

  想到这里我相当释怀,为了表示我的工作能力,我立即租车,准备水,然后做了一些沿途的地理研究。苏说凶舍利的指向是直线指向,所以只要顺着那个方向一直开过去,那个人不移动的话,就一定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撞到这个人。当然路不会那么修,所以我们肯定得绕一些路。人也一定会移动,所以每一天都要修正方向。

  财大气粗,所有让人家送车上门,苏对着地图发呆,我趁机去了顶楼,顶楼被称呼为房东领域,住的都是房东,我的房东是个30多岁的生物教师。深吸了口气,敲了敲她的门。

  从小就是学渣,对于老师的恐惧和因为常年多次拖欠房租,对于房东的恐惧混合在一起,让我喉咙发干。当然,我的不适应有更深的原因。

  门很快被打开了,她男朋友穿着背心拉开一条门缝,看着我。

  “干什么?”他问道。一看是我,楞了一下:“你不死了吗?半年都不见人。”

  “我上半年的租金是交全的,我空着是我的自由,我想把今年的都先交了。”我有些呼吸急促。透过她男朋友的肩膀,我能看到后面的床上有一条白大腿动了,女房东也穿着背心从床上下来,她套上一条运动裤,喊道:“呦,难的你主动上来交房租。”

  我的心抽了一下。

  她男朋友看我的表情变化,戏谑的笑了起来:“他说他交一年的。怎么,发财了?”

  我一个月的房租是170,我数了个大概,也不到二千五,她男朋友过来接,我没给,因为我知道她男朋友不是个好鸟。因为在水产市场有个老爹留下的铺子,平时吃铺租啥也不干,也能买车泡妞。

  女房东把门全部打开,他男朋友就进去,开始打电动,那游戏机是我去年初时候抵房租给她的。那个时候,我和她还是男女朋友,一起在这个沙发上打电动。

  我们在门口对视着,她接过钱,冷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终于坐牢去了呢。”

  “我找到正规工作了。”我撒了个慌,其实并没有,我现在的工作无法定义。

  她从一边放在门边的脸盆里拿出收据,数了一下钱,自从她谈了这个男朋友之后,其实收租就没有那么勤快了,因为这个男人的收入够养活她做很多事情了,所以这些小钱她也逐渐不太在乎。想当年,我们两个还是因为你来我往的房租逃避战熟络起来的。

  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适合她,我总是觉得我自己要比这个男人好的多,那是个二世祖,并没有太多本事,但现在看来,她跟着他,确实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要轻松很多。

  拿了收据,她直接关上了门,我听到里面她说了一句:晚上喝一杯去。

  我咬了咬下唇,低头拿出手机,给我弟弟打了一个电话,他在北京马上要大学毕业了。我把事情的经过大概的和他说了一遍。回到自己房间里,再次环顾了一下。

  苏并不打算把所有的钱都带走,我知道钱在书架后面,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但仔细想,我是楼里出了名的穷光蛋,真不太可能有人盯上我这个屋子。但为了以防万一,我和苏等车来了之后,苏开车,还是上街采购了一些衣服和东西,苏给我买了一只肾5,给他自己买了6s,还买了加固的锁。回来都处理完了,听到一声猫叫。前天那只猫出现在我视野里,这几天估计吓坏了,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苏把猫捞起来,我们带了一部分现金,锁上门,上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

  跟着肾5的导航一只往木里开去。我在路上就想起一件事情,问苏道:“不对,咱们当时的约定不是这个。”

  “你说。”苏说道。我道:“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老是问我时间?你地下室那些瓶瓶罐罐里的手表和时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苏沉默了一下,抽我给自己准备的一条烟,抖出一盒来,抽出一根点上。“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生活中,有些时候,一天过的很快,有些时候,一天过的很慢。”

  我当然知道,这是因为每个人每一天的心境不一样,如果人一年内做了很多事情,他总是会觉得,这一年怎么过都过不完。如果一年内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干,他也会有相同的感觉,但如果一年里一直重复做一件不急不缓的事情,因为人对于相似的天数是不重复记忆的,所以就会感觉时间过的飞快。

  “其实并不是这样。”苏说道:“人有绝对判断距离的能力,但很少有人可以绝对判断时间,如果没有钟表,所有人都只能以日出与日落为单位来判断时间,当一个人被关在绝对黑暗的地方,他很快就会失去时间的感觉,如果每一天你减少一个小时,他也不会发觉他一天的时间变少了。”

  这一点我承认,苏继续说道:“这个世界的时间正在被人用这种方式偷走。我们每一天的时间,都在变少。”

  “你别胡扯了,这怎么可能?”我笑了起来,这简直中二,老师说了,时间就像乳沟,要挤总是挤的出来的。

  苏看了我一眼:“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那些钟表,就是我获得证据时候做的实验。”刚说到这里,窝在后座的小猫忽然叫了一声,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车窗一边。我转身看后视镜,就看到后面马路上,有一个影子,立即转头看天上,透过侧窗,看到一只鹰正在车的右后上方滑翔着。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