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开箱

2015年10月28日 更新

  我盯着他的眼睛,这人讲话挺有方式的,我倒是也听说过通行老祖啊这些东西,但按逻辑我是外八行里的,贼偷说的就是在下。但旧社会所谓门就有道,门道门道,不是随便怎么样都可以的。所以我这种毛贼偷偷回收垃圾的,在旧社会应该是社会最底层的了。

  苏继续说着,扯闲篇,想来是想我了解更多,但我这人轴,直接就问他道:“留四票号,解放后怎么样了?”

  因为我觉得在旧社会,怎么传奇都可以,皇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咸丰之后那么多洋行进入中国,开办银行,现代银行的逻辑是不允许“传说”存在的。更别说解放后了。

  苏说道这件事情就说来话长了,总之银行的4号柜台,不只是苏家在用,苏家只是千千万万使用留四柜台的一支而已。而为何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和60年代一次“研讨会”有关。

  苏说这些苏家做的箱子里,装着一种邪物,这种邪物谁也不想拥有,也不想拥有的人使用。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东西是无法销毁的,这种东西的特性很奇妙,它一般会有一种:我不想拥有它,但是我想保管它的必要。比如说,无法治愈的可传染的疾病。

  我问苏道:“你这箱子里,装的是细菌?”说罢,我离开这个箱子远了一些。

  “也可以这么理解,当然不是细菌,是另外一种和细菌可以造成同样后果的东西。”苏说道,“拥有这东西的人,往往自己会死的很惨。至于到底是什么,我打开你就知道了。”

  我立即拦住他,“你确定要在这里打开,这栋楼里可不少人。”

  苏拿出金针:“没事,不是你想的那样。”说着来到箱子面前,摸了摸箱子上刻的各种日期。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这些都是历史上打开过箱子的时间。说完他用金针,找了个地方刻上了今天的日子,就把金针刺入锁孔中,轻微的拨动了几下,咯哒一声,锁松开了。

  我想伸手去扶,被苏按住了,“没好呢。”

  苏的另一手也翻出一根金针,刺入锁孔内,继续搅动,两只手的方向不同,又听到咯哒一声,这次我没动,苏果然从左右的另外两根手指中间,又翻出一根金针,如此这般,一共四声咯哒声。锁才完全松开。

  苏收起金针,缓缓的翻开这只箱子,我咽了口唾沫,探头去看。

  我看了一眼就觉得头大,我看到了一箱子的坛子,上面封着褪色的白纸,每个都有柚子那么大,满满当当,难怪箱子那么重。

  这些坛子,看纸封的口,第一个反应是骨灰坛,或者叫将军罐,是用来装骨灰的。原因是白纸,如果是红纸那就是女儿红了,二百多年的女儿红,确实太值钱。

  “你知道高僧圆寂之后,火葬形成骨灰,会有很多烧不尽的小石头,被称为舍利子。只有大彻大悟,得道的僧人,才能烧出舍利子。但你知不知道,十恶不赦的人,火葬之后也会烧出舍利子?”

  我摇头,苏拿出一只坛子,让我把窗户和门都关上,光无法直接照到,说道:“十恶不赦的人,烧出来的舍利子是黑色的,形如焦炭,苏家到淮南之后,为了迅速融入当地,也为了自保,罗家带人拔了淮南二十八个土匪寨,当时淮南土匪几乎是和衙门对半收税,土匪根深蒂固,作恶不可计数,官家和土匪都结成了亲家,因为土匪数量太多,过于凶恶,报复性极强,所以上头几次想清剿都失败了,只要官兵一退,土匪就下山报复,所以罗家的这个举动当时是受到全城的反对,但是罗家充分发挥了他们体力好的特点,一次清剿持续两年,所有土匪大部分全部都被斩杀,断了淮南的匪患。当时的二十八个匪头,全数吊死在城楼上。”

  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匪患被清后一年,城市里忽然闹起了瘟疫,都说是城楼腐尸造成的,这才把尸体放下来,进行焚烧,结果这二十八具尸体,都烧出了舍利子,舍利子通体发黑,像是虫卵一样,苏家博闻强记,一看就知道这是凶舍利。又叫厄难舍利。是极大怨恨而死的人形成的。

  这些舍利无法丢弃,因为它认主,如果它认了你是主,你丢了它,效用也不会消失,而且坚硬如铁,火烧不化,谁杀的人,谁就来承担这些舍利的后果,父死子背,子死孙背,生生世世。

  “什么后果?”我打了个寒战。

  “我今年29岁,30岁的时候,我才会知道。”苏朝我笑笑,“但肯定是非常不好的后果,因为我的父亲,没有活过30岁。”

  我看着那个坛子,心说那么猛,那按你所说,你再不生几个崽,明年你家就绝种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二十八个匪首中,有一个名字叫乔松年,对吗?这些都是他的凶舍利?”我问道。

  苏默默的点头,我咧嘴道:“乔松年烧完之后有这么多舍利?”它是绿巨人吗?

  苏淡淡道:“凶舍利,只要见光,就会慢慢的变多,数量越来越多,苏家的寿命越来越短。苏家后来寻访到了一个风水先生,他给苏家一个办法,用来处置这些凶舍利。”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