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留四票号

2015年10月28日 更新

  我坐在地上,就和一个小朋友听大人讲故事一样,继续听苏給我讲他们家里的事情。

  苏的家族分为三支,虽然对外都称呼为淮南苏家,但其实有三个姓氏,但最后一个姓氏,苏没有告诉我。

  三个姓氏分为三个家族,其中罗这个家族,除了承担一般的工匠雕刻等职责之外,还有保护苏的责任。在祖训里,这个责任是不可推卸和放弃的,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场战争,罗家必须为苏家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这种规则的由来,苏自己有所考证,最开始的时候,苏家因为精湛的手艺,会承接大量皇家的工程,而皇家的工程,除了设计师和监督之外,还必须有很多的工匠进行施工,苏家于是各地寻访一些身手敏捷,力量过人的工人加以培训,罗家的祖先就是这样出现,因为罗家人身体强壮,力大无穷,很快成为了苏家的常用工人,因为长期朝夕相处,罗家和苏家之间的子女有了通婚的情况,两家缓缓变成一家。

  最开始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发生的,苏自己笑称,这些和罗家通婚的人,生下的孩子每每身体健壮,手脚粗壮,很少生下如苏家祖先这样的玲珑巧手。但苏罗联姻的后代,往往地位显赫,罗家人吃的下睡的着,特别好生养又活的很久。

  时间一久,苏家衣钵的人丁,就开始凋零。苏的祖先估计也有强迫症,手腕粗大的苏家人一律改姓了罗,苏家的人丁就越加稀薄。

  而苏家的玲珑巧手,又是很多苏家祖传记忆和特定工具必备的条件,苏家祖辈为了传承衣钵,就规定了苏罗两家不可继续通婚。此外经过两代之后,两家有血缘关系的姻亲过多,两家正式变成了一家人,通婚就停止了。但此时,有玲珑巧手的苏家人,也只剩下寥寥几个。

  在所有行业中,有通行老祖这一说,也就是所谓的行行相互,每个行业,都要为其他的行业,留一个行方便的门路。传说,钱庄暗规中,有一条叫留四,也就说每逢六月初四,入的钱庄的钱,用的秤会短四分,这一天钱庄所有进出中,都会硬出四分利,这种做法其实叫做改变度量衡,也就是通行老祖定下的规矩,所有钱庄在这一天的进出仍旧是统一的,但多出的利会在第二天体现出来。

  三百六十行为什么是三百六十行,因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却五天所有人都不干活,剩下的每一天,都有一行会偷行方便,而其他所有行当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传说后来被不老实做生意的人用来当缺斤少两的借口。

  苏告诉我,这种规矩当然是谣言,但相似的规矩并不是没有,留四的真实用意很是有意思。早些时候,一个钱庄为了让别人相信自己财力雄厚,最好的方式是积蓄现金和贵重的抵押物,而钱庄兴盛都在盛世,“宝物”这种东西,是钱庄争相争夺的物品。而那个年代的宝物,无非就是书法墨宝的真迹,以及,工匠做出的匪夷所思,不可复制的艺术品。所谓无价之宝,有价得之,以无价保平安。得到的时候是有价值的,但作用是无价的。

  为什么钱庄需要这些名声呢?是因为古代中国人不兴借贷,你存到票号里的钱,放贷款是放不出去的。票号如何赚钱呢?就是收储户的利息。

  对,你没有看错,票房钱庄最开始的时候,是收储户的利息的,他只是代为保管你的钱,要承担很多风险,所以储户要给保管费。所以,票号的安全性和实力,就是吸引储户过来的巨大因素。票号的主要作用是兑汇,比如说我要去京城置办产业,我不可能带着几吨银子上路,不被抢劫也会累死。所以就存入票号换取汇票,到了北京之后,我就以汇票提取银两。

  那么储户的风险是什么呢?我带着一张纸去京城,想把纸兑换成钱的时候,钱庄倒闭了,那我手里就是一张废纸。所以选择一家看上去不可能倒闭的钱庄票号,就是风险抵御的首要因素。

  相传,封建时代王公贵族没落的时候,没有现金,他们会使用物品,这些物品在当铺往往半价,而在钱庄是全价,有一些物品是等于现金的。这些物品,能兑换多少银两,全看当时的商谈,但这些物品的实际价值往往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成倍的增长。所以长期经营以来,有多少这样的物品,就是一个钱庄票号实力的象征。

  当年钱庄此风盛行的时候,就有人求“箱”,比如说,一件宝甲,只有一件,但入钱庄的时候,往往带有几只空箱,入库的名字为宝甲一“套”,预期价值会大上很多,对民众刺激更大,到了后来,连宝甲都不需要了,只需要空箱子一套,然后大肆宣扬一番,就足够了。一时之间,有宝物的人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有宝物的钱庄也越来越多。

  这种事情很快就被人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这些宝物的真实性,而很多钱庄开始胡编乱扯,什么麒麟骨也被编了出来作为宝物的一类。为了让自己不至于导致信任危机,钱庄便开始寻找其他背书。苏家的名匠背景,当然也被盯上了。

  用苏自己的话说,苏家起家靠的就是做箱子,那是担心以后被查,会和钱庄同窜通之罪,所以,这些箱子被设计成无法打开的。只有使用苏家特殊的办法才能打开。而如果强行打开箱子,则会触发其中的机关。

  苏家人没有对外说任何:机关会造成什么后果的话,苏家做的箱子,显然是没有人敢轻易涉险打开。皇家工匠家出来的宝贝,价值可信度也高了很多。苏家因此大兴。

  后来咸丰年间,大量的票号倒闭,兼并,宝物的骗局逐渐被做实,当时严办,牵扯到了苏家。查办大臣让苏家亲自打开箱子以证清白。

  打开箱子的经过谁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皇家并没有降罪苏家,反而给箱子贴了封条,亲自办了一家票号,就叫做“留四”,一二三号台柜面对普通百姓,而四号台苏家可用“断币”随时提取他们当时制作的那些箱子。而他们不提取箱子的时候,留四还要计算利息,生生世世,以几百年期。

  不管当时这些箱子值多少钱,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积累的利息是天文数字,我想起柜台里那女孩子说的话,不由心痛起来,也不知道当时利息被清零了多少钱。

  “这说不通啊?”我问苏:“为什么皇帝要这样对你们家?”

  “因为我们家给出去的箱子,并不是空的。它里面是有东西。”苏说道:“但那些不是宝物。而是另外一种东西。因为这些东西的特性,所以它们必须属于我们,又不可以存放在我们这里,而因为我们家承担了这些特性,所以皇家要生生死死养着我们,一直到箱子里的东西,灰飞烟灭。”

评论
  • 胖子:

    操,老子又掉坑里了

    回复
  • 嫦曦:

    一起交流!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朋友们

    回复
  • 嫦曦:

    谢谢分享!!

    回复
  • 张寒夜:

    唔,不过这样

    回复
  • 雨打浮萍:

    开头不是说这个苏是个神经病的吗?到后面怎么成工匠天才了?逻辑不对呀三苏。。。

    回复
  • 露露:

    你没看懂吗??神经病只是霜降自己想的 苏就是苏家人 做工匠的 好奇箱子里有什么?活物不会是粽子吧[阴险]

    回复
  • 张眼瞎:

    爸爸又掉坑里了

    回复
  • 嫣:

    完全看不明白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