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铜片

2015年10月26日 更新

  我没有去理会苏的最后一句话,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太多的兴趣,知道苏背后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朝他敷衍的笑笑。

  在等待子时的过程中,苏昏迷了过去,我觉得他是先睡了过去,然后转向昏迷的。等我看时间差不多,推他的时候,他已经人事不省。

  我背着他来到院子里,大鸟已经不在,大门洞开,远处的路灯光找出了半夜萧索的街道。

  我来到院子外,这里没有夜总会和大排档,路上两边停满了车,沿街店铺全关了。因为当时想作为旅游区,老宅靶子房的四周很多大树都被保护了起来,都是梧桐,路上都是落叶。

  我背着苏一直沿着路,在阴影里走着,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也没有手机,只能搭车。我也不敢找警察帮忙,毕竟这里刚发生了爆炸案,我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

  走到了比较热闹的地方,我叫了一辆黑三轮,一路给我骑到家里。我家在城乡结合部的一栋老楼里,以前是这里的一座学校家属楼,后来老师有钱了,都办出去买商品房了,这些房间都陆续被租了出来,每间隔出来N间,住着很多人。晚上都睡了,只有一些老年人失眠,会开着门对着走廊发呆。我也不理会他们,直接背着苏到我房间里,踹开房门——反正也只有一个褡裢——进去拿了钱付给黑车司机。

  我把苏放到床上,自己点了根烟,镇定了一下,想起了很多电影的画面。我先打了盆热水,给自己处理伤口。

  我所有的存款只有231块4毛,摸遍了苏的全身,摸出了一只小包,里面有一些奇怪的铜片。一分钱都没有。我就长叹了口气。拿着我的全部身家,我去楼下药店买了绷带和双氧水。上来给自己的伤口消毒,包扎,然后再给苏的伤口处理。

  我们的伤口都差不多,看上去都不致命,苏身上有一些爆炸的玻璃和瓦砾打进体内,我用牙签挑出来,也都没有伤及筋骨。包扎之后。他沉沉的睡去。

  然后我自己再下楼,在路边板车夜宵炒了一碗粉干,回房间,在地上摊了个席子倒头就睡。

  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被油爆的声音吵醒。

  爬起来就看到苏不在床上了,走出门,这里的街坊都在走廊里做菜,苏借隔壁那家的煤油灶台在炒菜。是红烧豆腐。

  我看着我的房间,只有9个平方带一个蹲坑厕所加洗澡,一台电脑桌是我从网吧里买二手的,电脑也是二手的。一个书架,上面全是二手书,我也算是爱看书了,武侠小说和网络小说一堆一堆。

  我没有吃饭的桌子和凳子,平时就是坐在电脑桌前面吃点炒面,八宝粥瓶子做的烟灰缸,里面的烟头都快叠出来了。

  总之是一团混乱,但我也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单身男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不过现在我环视一周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书架被整理过了。里面的书的摆放顺序被重新排列过。我过去从第一本开始看了一遍,发现他是按照首字母排序重排的。

  然后我发现我的衣服也被整理过了,但并不是全部叠好形成体系,而是变成了两堆,其中一堆只有四五件衣服,内裤和袜子,另外的衣服全部丢在了角落里。

  外面的菜都好了,邻居招呼我去吃饭,说这年轻人自愿做饭,换两双筷子。我和邻居的关系比较冷漠,因为我都是晚上活动,白天睡觉见不太到,这小子来的第一个早上竟然就和别人混熟了,这多少让我有些不舒服。

  我坐下来,这地方用的都是折叠桌,放三四盘菜就满了,菜式也简单,不过苏的手艺在这里,红烧豆腐的香味让我食指大动,我扒了几口饭,就对苏说道:“哥们,你身上的药加上绷带,一共84块钱,你得还给我。还有你如果住我这儿,住几天都得算房钱。”

  苏吃的很少,端坐着看着我,“你很穷,嗯?”

  “我住在贫民窟里,你住在兰若寺,你没资格笑话我。”我冷笑道。

  苏夹了口青菜,“之前我说了,你如果救我,我肯定能让你赚点钱,我说到做到。”

  我冷笑,心说你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你牛逼个鬼啊。但我也不想吵架,却看他递给我一块之前我从他身上找到的铜片。

  “你拿这块东西,到任何一个分行级别的银行,如果他有4号柜台。你就去4号柜台,把这块铜片给他,什么话都不用说。”

  我看着苏,苏看着我:“我知道你不信我,你去试一下,你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最多被人骂神经病。为了不产生误会,我帮你从你的衣服里挑了一身出来,你穿那身衣服,人家不会怀疑你有资格拥有这块东西。”

  我拿起铜片,仔细观瞧,铜片上有很多的花纹,我说不出个所以然。

  “这是什么东西?”我问他。他笑而不语。

  吃完饭之后,我带着这块铜片,就溜达着去找一个银行,有4号柜台的银行,离的挺远,我还坐了三站公交车。下车之后,我在银行门口站了一会儿,走了进去。

  我想起了让我装猴子的事情,这个人说的话都很古怪有趣,但并不是瞎说拿人取乐的人。所以我还是相信他的。

  我和前台说了要办卡,填写了资料,就在位置上等候,几次中途站起来想放弃,都忍住了。

  一直等到我的时候,我战战兢兢的坐到四号柜台的对面,银行职员是个还挺好看的小姑娘,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我把铜片,在互通格里推了过去,她用手一捞,拿了起来。接着,她抬起眼睛看了看我。一言不发的拿起了边上的电话。轻声说了几句。

  我有些尴尬,觉得她的眼神有些古怪,心说是不是去叫保安了。小姑娘放下电话,我看到她的手在发抖。“苏先生,您的箱子还有70年到期,您确定您要现在提取吗?现在提取,以前那么多年的利息,都会作废。”

  “利息,多少年?”我鬼鬼祟祟的疑惑道。

  “苏先生,这只箱子是在1819年存入的。”

  我仰起眉毛,抬头看了看银行的LOGO,将近两百年了,两百年,中国人民共和国都没有成立呢,哪来的你们银行。但我也不敢多问,知道与其问她,不如回去问苏。于是点头。

  “好,苏先生,请您在之后的4个小时的时间里不要离开这里,箱子应该会在4个小时内,从淮南运过来。”小姑娘脸色惨白的看着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请您一定要将箱子带离这里。”

评论
  • 一大波妹子:

    我惊呆了,好贴啊,很难得的好贴

    回复
  • 一大波妹子:

    支持,我认为你太厉害了

    回复
  • 张小凡:

    淮南[可怜]

    回复
  • 张寒夜:

    哦,那个呀。

    回复
  • 沧海:

    居然会提到我大淮南?!好吧 就冲这 这部小说我追定了。不过 三叔 你快把藏海花给填了吧,快两年了都,急死我了

    回复
  • 寒:

    这个苏苏一定是个如小哥一般牛逼神秘的人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