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装猴子

2015年10月26日 更新

  “装猴子?”我愣了一下,“你想干嘛?”

  说起装猴子,我还挺有信心的,我喜欢模仿,对于猴子的体态有一些印象。但我不明白为这么要在这个时候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

  苏捂住伤口,吃力的说道:“这只鸟叫做食猿雕,据说喜欢捕食猴子,我需要你装猴子把它引下来。”

  我看着苏的眼睛,心说你疯了吧。引这只鸟下来干嘛?我们骑着它出去吗?基本常识我还是有的,再大的鸟,也不可能拉起一个人。人类这种东西,比眼睛看到的笨重多了。而且我常年偷窃钢筋,身体很结实。体重比普通人甚至还要重一点。

  鹰啸再起,判断方位就在附近,但看不到鸟影,应该是低空在飞。我们两个躲到树下。

  大鸟显然在搜索我们,外面消防车的警笛声此起彼伏,应该都往爆炸的地方去了,飞的低是不想被消防车发现。那小女孩也算是艺高人胆大,那么混乱的环境,仍旧不撤。

  苏对我道:“你装猴子的把食猿雕引下来,食猿雕抓你的时候,你抓住它的爪子,然后跳进密道口里,你的体重重,它的体积大,你抓着它往狭窄的通道一掉落,会一下把它卡死在密道口。”

  “然后呢?”我问道。“吃了他?”

  苏默默道:“然后它就会鸣啸求救。”

  我一下明白了苏的意思。他是想利用食猿雕求救的叫声,把鸟的主人吸引过来,打开院门,我们可以伺机逃脱。

  “这是临街,她不会炸了这里,我和她们家族是私人恩怨,她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只要能制服这只鸟就行。”

  “我也是无辜的!”我对苏道,“你和她私人恩怨,她炸我干什么?”

  苏看着我,大概是认为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只是问道:“你去不去装猴子?”

  我叹了口气,我有些犹豫,因为这件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对,但理性又告诉我这件事情上,苏的办法应该是有效的,想了想,我揉了揉脸,走到院子里。

  苏拍了拍鼓励我,一边捏住自己的喉咙,发出了一连串“哒哒哒哒”的声音。

  我不知道他在干嘛,他发了几声怪声之后,就听到远处一声鹰啸。我意识到,他在吸引食猿雕“和大”的注意力。

  我不由苦笑,我出生之后发现爸爸不是李嘉诚已经很离谱了,现在竟然还要学猴子,简直了,想着我拉开暗道口子的翻门,在两三步远的地方蹲下来,学着孙悟空的样子跳来跳去。

  苏在一边骂道:“别瞎玩,学可以吃的那种猴子。”

  “我怎么知道哪种猴子可以吃?”我怒道。刚说完。一个影子划过,也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瞬间那只食猿雕拍动翅膀,落到了一遍的房顶上。

  看惯了普通尺寸的鸟,这只鸟怎么看,都觉得太大了,它滑动了一下爪子,瓦片都被它踩了下来。砸到草坪上。为了保持平衡它拍了拍巨大的翅膀,瓦顶的杂草被拍的东倒西歪。

  我浑身冷汗,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和大”也丝毫不以为意,一脸瘟像的看着我,我努力平静自己的心跳,看到苏做了一个让我上的手势。

  我深吸一口气,稍微冷静了一下,才感觉到心跳速度非常快,我继续镇定了几秒,然后做了几个猴子常做的动作。

  气氛非常尴尬。和大纹丝不动,好像对我完全不感兴趣。我看向苏,苏用嘴型在暗示我。

  我的头昏昏沉沉的,看了半天,才意识到他在和我说:露个破绽。

  我看着和大,明白了它为什么没有立即攻击,小样,挺鸡贼,我心说,鸟类捕猎有攻击性的动物,很多都是从背后攻击。鸡啄死蛇大部分都会绕到蛇的身后。它在等我露出破绽,一击即中。

  我深吸了一口气,头皮上的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疼,心说千万别再抓伤我,一边缓缓的转过身子,视线刚刚离开那只大鸟的瞬间,我就听到瓦片被蹬踏的声音。

  我浑身的毛孔瞬间紧缩,瞬间就感觉鸟已经在我身后,身子不由自主的收拢。一股巨大的本能让我回头,我死死咬牙忍住,在心中读秒。

  三,二!

  我大喝一声,一下转身,正看到满眼一个巨影,翅风扑来,两只利刀一样的爪子,直抓我的眼睛。我条件反射,反手一把抓住两只爪子的上段。然后猛起一跳。

  鸟的反应比人快,立即收爪子,我的手腕直接两道血痕血肉模糊,但我还是死死的抓住了,跳起瞬间,翅膀狂打我竟然真的被提起来了一个巴掌高,我用力一扯,再一落,直接跳入密道口。然后任由自己的体重完全落下。

  一下我就把它的下半身扯进通道,它的翅膀卡在上面。它的爪子不停的挣扎划过我的手腕,我的手立即没有一块好肉。

  如果不是以前偷东西被人打过能扛,这么疼我早就放手了。我扯掉自己的皮带,单手抓住雕腿挂着把它的双腿捆住。然后抓着皮带吊在它身下,它就抓不到我了。

  雕不停的挣扎,我死命扯着它,一直过了一只烟的功夫,它的力气才耗尽。

  我手臂上的血都流到我肩膀上和脸上,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到苏喊道:“上来。”

  我松手,大鸟直接翻身就蹦跶开了,我大叫别让它跑了,一边爬上去,看到苏坐在和大身上,用金针刺进了它的翅膀和身体的连接处。

  “和大”似乎穴位被钉住了,无法拍动翅膀,只能仰天长啸。一边用喙去啄苏。

  苏跌跌撞撞的逃开,“和大”只能用肚子一蹦一蹦的移动,然后鸣叫。

  我去扶着苏,把他拖到一边,两个人都瘫倒在地靠住墙壁。我对着鸟大骂:“喊啊喊啊!老子迟早把你炖了。”鸟自顾自哀嚎,竟然有些可怜。

  苏让我别说话,指了指密道口,我扶起他,两个人再次下去,我们在底部坐下来,膝盖顶着膝盖,这下再也没力气动了,喘着,我慢慢冷静下来,忽然意识到不对:“我刚才装猴子的时候它不理我,我转身的时候它来攻击我,难道我的背影比较像猴子,不对啊。这么想,无论我是不是猴子,它都会来攻击的我,为什么我要装猴子?”

  “这会让,我把你当诱饵这件事情看上去比较轻松一点。”苏说道。

  我皱起眉头看着他,苏说道:“人是这样的,做出来的坏事,用好玩的说法说出来,就感觉是好事一样,就能毫无心理障碍的做了。”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苏继续说道:“那女孩子和这只鸟的感情很深,我的针她一时半会发现不了,鸟很重她不可能翻墙带出去,她只能打开门走。外面的锁她们没有钥匙只能破坏,所以,门一旦打开就不能再关上,今天子夜之后,我们就能出去。”说完,他顿了顿:“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把我丢在这里,自己离开?”

  “都这样了,我何必呢?”我说道。“我会救你的。”

  “我最后给你一次忠告,不要救我。”苏看着我:“也许对于大家来说都好。”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