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霜降

2015年10月22日 更新

我翻到在地不停的往后退,放开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连滚带爬的跑进阴影里,躲到那个巨大的影子身后。

门被鸟撞开,外面的鸟全部飞了进来。同时我看着那个巨大的影子从阴暗处探了出来。

那是一只巨大的鸟,足有一人多高,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我以为我产生了错觉,它巨大的钩嘴像一个大鼻子一样,这只鸟不是猫头鹰,但是两只眼睛面对我的时候可以同时看到,眼窝深陷。

看美剧的时候听说过,两只眼睛都朝在前面的,很多都是高效率的捕食者。它的身体同时告诉我,它捕食的对象体积可以非常大。

而这只鸟的头部的羽毛犹如扇子一样可以合拢散开,最奇特的是,我从这只鸟的脸上,看到了表情。这只鸟慍着脸看着我,一种难以言语的阴狠的表情。

其他的鸟飞进来之后,被我扑棱了几下,都落到我四周的地面上和梁上,狂叫起来。

“怪物!”我从喉咙里挤出这样的声音,刺耳的鸟啸中,小女孩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咯咯咯咯笑了起来。

下一秒,这只巨大的鸟就展开了翅膀,巨大的翼展一下撑满了房间。一股禽类特有的恶臭朝我扑面而来。其他鸟被吓的到处乱跳,乱叫。

我爬起来,夺路而逃,我的这一生,可能最大的幸运就是无论何时何种状况都能立即用正确的本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冲回到院子里,用力顶住门。心说你力气虽然大,但是鸟是没有腰的,要推开门还是困难。

果然门后一撞,把我撞了个踉跄,但我竟然还能顶住。忽听身后有人“呲呲呲”的叫我。

我回头一看,见草坪上翻起一块草皮,一只手在草皮下招呼我。

“你娘。”我看到那是苏,这草坪下面竟然有一个暗道。难怪他刚才问我是什么树,难道有槐树的院子里都有暗道。

撞了两下,后面的鸟好像撤了,我深吸一口气,冲到暗道口,苏翻开我一下顺了下去,几乎是同时,二楼的窗户直接被撞碎,一个巨大的影子,从二楼飞了出来。

苏赶紧缩起头,把盖子盖上,里面是一块生锈的铁板,上面是六七个大插销,我和苏手忙脚乱的把插销插上。

这道密道的翻板门非常厚,盖上的时候闷“嘣”的一声,上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我们愣了一秒,立即往密道深处缩,往下的密道两边都是坑,可以用手脚攀爬,我们一路攀爬了下去,下面是一个低矮的甬道。

水泥的,是现代建筑的密道。冰凉冰凉的,摸着不舒适。

我浑身是血,想喘口气,被苏推着继续往前蹲着走。

一路走到一个很大的空间,里面是水泥毛胚,我看到无数的黑白老电视在里面叠成了好几堆,地上到处是电线,所有的黑白老电视都亮着,屏幕上闪动着着整个靶子房的个个区域的画面。

“监控室。”我心说,怎么用的都是黑白的老电视。这种电视现在想买都买不到了,看电视堆上都有天鹅绒盖着。现在有人经常收拾这里。

在这些电视机围城的中心,有一只转椅,转椅边上有一只很精致的茶几,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是我还是看的出来,这些电视,电线和转移的摆放是设计过的,有一种当代艺术的感觉。

苏一定是个很麻烦的人,我当时想,这乱的地方,明摆着无法整理,他还要摆弄一下,这个人一定很难弄。

苏捂着伤口来到一台电视面前,电视的前盖打开,他从腰间拔出几根金针,插入里面的电路开始拨弄,电视画面不停转换,很快就拍到了刚才遇袭的院子,之间一只巨大的雕类,立在院子里的树上,其他的鹰隼立在墙壁的围墙上,那小女孩坐在巨雕身下的一根树枝上打电话。

“食猿雕。”苏说道:“这么恨我吗?”说着他跳动金针去看其他的监视器。画面迅速跳动。

我在不久之后了解到了这种鸟类的信息,这是一种体型巨大的猛禽,据传说因为捕食猿猴所以被称呼为食猿雕,也因为长像很忧郁,很像好莱坞巨星尼古拉斯凯奇,被称呼为尼古拉斯凯奇雕。但我当时根本对这只鸟没有兴趣。只是发怒。

“这些是什么人?”我问道:“马戏团的吗?”

“仇人。”

“这个我看出来了,能说些我不知道的吗?”

“食猿雕智商不高,应该不能告诉那女孩子我们进秘道了,罗家当年傻不愣挖了那么多密道竟然能用的上,果然祖上说的都是对的。”苏放掉金针,翻到在电视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着四周的黑白电视,有点恍惚,想也没想,条件反射回答道:“我的名字叫做霜降。”

“霜降?让我们荡起霜降?”苏咳嗽了几下,惊讶道:“你很会划船吗?”

我的注意力转向他,“你祖籍哪儿啊?这是二十四节气。我以前认为我以后会成为一个贼王,我会有二十四个兄弟,所以我趁还没有的时候,把节气里最好的名字给占了。”

苏笑了,“失敬失敬,霜降,你愿意不愿意赚点钱?”

我摇头,思绪开始回归,我四处转头找出口:“不用了,我走了。对不起以后我一定改邪归正。我回家就卖茅根水去。”

苏没有拦着我,他估计也拦不住我,但是他看着我,看的我有点内疚,但我不会再犯傻去救他了。我咬牙来到房间的一边,我看到墙壁上有三道铁门,我选择了一道,打开铁门。

我看到里面是另外一个房间,有着很多橡木的书架和储物架,上面放着很多瓶瓶罐罐,有上千个,这些瓶子里面都有黄色的溶液,很像防腐用的,在溶液里,能看到很多各种各样的怀表,手表和钟表悬浮着。

我回头看苏,心中的诡异和恐惧无以复加,我叫道:“你是疯的吗?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