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38 我在黑暗中待了很久…

2015年8月14日 更新

我在黑暗中待了很久,一直到这个地方已经没有黑暗给我隐藏,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在他们之间穿行了很久。他们没有一个人抬头注视我,迷茫的看着四周,看着手里的东西,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干脆睡了过去。

我捏紧了手里的石头,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这样的场景,和我无数次想象的都不一样。

把他们都杀了。我的心里不停的涌起这个念头,不管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我不要那么复杂的局面。

我拿着石块,来到一个睡着的吴邪身边,冷冷的看着他。我把石头举了起来。

他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恐惧,这个时候忽然意识到,我在什么时候见过他。

他疲惫的睡在石头上,手里拿着一瓶没有标签的白酒。

这是我回到杭州最初的样子,我躺在铺子前,对着面前的西湖。人流如织,我喝着白酒,我根本就没有酒量,刚清醒一点,喝两口又晕乎乎了。

那个时候,我觉得疲累绝望,一切都回到原点,我失去了所有,竟然什么都没有获得。

我放下手里的石头,看着四周的吴邪们,我意识到他们都是我这十年里面的一个瞬间,每个人,都是十年中的一个自己。

穿着不同的衣服,带着不同的警惕,拿着不同的武器。

人从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那么清晰的注视自己,我爬到一块大石头上,心里忽然想到,这是幻觉吗?为什么我那么多的过去,会在我面前投射出来,难道,我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青铜门的里面,我手电照到的青铜门的光泽,是门的背面。

我这么想着,看到身下的火光一点一点的熄灭,四周缓缓的恢复到黑暗,只剩下一团火光的残影,接着,我感觉到有东西在舔我的嘴唇。

我的意识缓缓的回归,意识到我在睡梦中,耳边有人说话,等我睁开眼睛,我朦胧的看到面前的篝火,小满哥在舔我的脸。

不知道小花给他吃了什么,口水臭的要命,我翻身坐起来,看到四周有几摊篝火。

一边有人递水杯给我,心中一松,接过水杯,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的伤痕被缝好处理了。

“来了?我怎么睡着了?”我说道。

有人往我水杯里倒入热茶:“你不是睡着了,你是休克了。”

“胡说。”我喝了口热茶,十年里,我经历过比现在严苛很多的环境,我怎么那时候不休克,在这里休克。

我转头,我以为会看到胖子或者小花,或者是其他人。但我看到了一个穿皮衣的男人,戴着墨镜,端着杯子看着我。

“我还没有醒对吗?”我喝了口茶,“否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的,我是你的幻觉,你马上就要死了。”黑瞎子和我说道:“这里的温度很低,你躺在石头上睡着了,他们在你死透之前找到你的可能性很小。”

“我不会死的。我死前的幻觉,怎么可能是你。”我说道,看着小满哥,我忽然有些不好的感觉。黑瞎子肯定是我的幻觉,但是我为什么会幻觉这条臭狗。

我强烈的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清醒。我站了起来,看向四周,一眼,我便看到胖子死在我背靠的巨石后面,他的脖子断了,手脚扭成了麻花,露出了脊椎骨,一只口中猴正在吞咬脊椎里的东西。

“他在下来的时候,滑落下锁链,摔断了脖子。”黑瞎子来到我的身后,勾住我的肩膀,示意我看另一边。

我转头看到小花头滚在一堆碎石里,身体不知所踪。

“你把他的头带出去交给秀秀,看看她这次理不理你。”黑瞎子说道:“他被人面鸟撕成了碎片。你的手下想去救他——”

在小花的头颅边上,坎肩被压在一块石头下面,眼珠子被压出,脑汁从他的眼洞里流了出来。“这里的鸟抓着石头,像炸弹一样丢下来。”

我朝他们走去,看着四周伙计的尸体,都四分五裂,四周弥漫着血腥味和令人作呕的内脏臭味。

竟然没有一个活着。

我的手发凉,看向黑瞎子,黑瞎子说道:“我和你说过,也许会是这样的下场。只要有一个人继续走下去,他身边的人就会不停的遭遇这些。”

我没有说话,早十年,我也许会因此崩溃,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已经认可了人生的无常了。

黑瞎子看着我:“不说话?来,跟我来。”

“去哪儿?”

黑瞎子用手电指了指前方,我发现,那座巨大的青铜门竟然已经洞开,青铜之间,出现了一条缝隙,正在缓缓合拢。

他从地上捡起一把枪,甩给我,说着朝着缝隙冲了过去,我检查了一下子弹,从胖子的尸体上捡起手电,也跟着他朝缝隙冲了过去。

人面鸟朝我们俯冲下来,我在他背后,抬枪射击,每十发一发曳光弹,漫天的光弧,混乱中,我冲进了缝隙之中。

小说推荐:《活人禁地》

上一篇:
  1. 胖子和小花肯定没死!两种可能:1、当时的环境会让人产生幻觉.可能是类似青铜铃铛那样的导致的;2、这些人都是汪家人假扮的,包括小花胖子黑瞎子,还有很多的假吴邪。但是我更倾向于第一种猜想,因为吴邪在墨脱的时候就曾被汪家人张海杏假扮成张家人,用青铜铃铛控制产生幻觉过,那里面的幻觉也很逼真,味觉嗅觉说话声音痛觉等全部都能感觉到

  2. 胖子和小花肯定没死!两种可能:1、当时的环境会让人产生幻觉.可能是类似青铜铃铛那样的导致的;2、这些人都是汪家人假扮的,包括小花胖子黑瞎子,还有很多的假吴邪。但是我更倾向于第一种猜想,因为吴邪在墨脱的时候就曾被汪家人张海杏假扮成张家人,用青铜铃铛控制产生幻觉过,那里面的幻觉也很逼真,味觉嗅觉说话声音痛觉等全部都能感觉到

  3. 主啊,这虐心的节奏啊,三叔不是说让瓶子去福建山里养老的么,干嘛小花和胖子要死,不科学啊

  4. 这简直就是梦中梦嘛,估计是无邪心里最矛盾的一面,一方面想接回小哥,一方面也知道此行有多危险,胖子小花可能就是那样悲惨的下场,矛盾之中想来想去,最后就在梦中梦到了这悲惨的画面

推荐链接